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龙猿吞天诀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哗~~~”

    在崖阁小厨房将水烧好的纪凡,提着大桶来到浴房,将水倒入偌大的浴桶之中。

    “好了,主儿让你回去,别在筑崖逗留。”婢女试了试水温之后,对纪凡不客气道。

    将打水的木桶放在浴房中,纪凡看着婢女在往浴桶中撒花瓣,不由暗笑洗个澡也能洗得这么精致。

    深秋的山风有了冷意,若是在俗世,已经到了最为担心的时候,因为冬天是最难熬的,若是境遇不好,被冻死是常有的事。

    打扫完筑崖的落叶,再弄完洗澡水,纪凡能离开的时候已是入夜。

    天空皓月高悬,虽看不太清星辰,可是夜晚的大衍峰,却是接引着霞蕴般的星光。

    在大衍峰住了三个月的纪凡很清楚,星辰之力并非是师娘宁安媛一人所牵引,而是大衍峰的各处,有着星辰石像。

    到了崖道上,看到黑袍男子燕宽还没走,依旧在参悟石壁上的星纹,纪凡来到他近前恭敬躬身,称呼了一声大师兄,却没得到什么回应。

    “纪凡……”

    没等纪凡离去走远,黑袍男子燕宽的突然召唤,也没能让他有丝毫迟疑。

    “你是想说,在大衍峰没有纪凡,只有阿大吗?”看着纪凡的身影消失在崖道,燕宽心中暗暗言语道。

    “若是不改头换面,想在这样的大宗门中藏下去,还真是不容易,不只是我,估计藏土和狄铠也让他发现了。”纪凡回去峰西杂院的过程中,心思着也该为往后打算打算了。

    纪元时风暴过后,剩下的东西本就不多,纪凡带着悠悠和玲珑,修炼资源更是格外吃紧。

    “你胆子可真大,竟然追来了大衍峰!”峰西山路的林间,纪凡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抹搭着眼皮言语道。

    “知道地魔界的修士,要与道玄宗论道吗?”一棵古树后方,面纱女子绕了出来,小声对纪凡笑道。

    “讲经论道吗?”

    纪凡虽是听少女说才知道,但却故意往它意上扯。

    其实纪凡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一些宗门是有着讲道崖的,长辈每隔一段时间,会在崖上讲解道法,宗门弟子在修炼一途上有什么不解,也可以求问。

    “看你可不像平和的人。”

    面纱少女拿出了一个酒葫芦,扔给了纪凡。

    打开葫芦嘴,纪凡谨慎闻了闻,一股辛辣的酒气,甚至让他面容一热。

    “什么酒,怎么如此呛!”

    纪凡甚少喝酒,可让他感觉到酒劲儿,却极为不容易。

    “十年醉,要不要出去走走?”

    面纱少女向着西方看了看,从西面离开了大衍峰,也就离开了道玄九峰的范围。

    “算了,我同你并不熟。”

    纪凡盖上了酒葫芦嘴,将之重新抛还给面纱少女。

    “论道你会参加吗?”

    面纱少女这时已经能意识到,纪凡这个人很正经,也很有原则,不像有些男人一样,谁都可以牵走。

    “一个杂役论什么道。”

    纪凡嘀咕了一嘴,就已经沿着山路,向杂院走了回去。

    “嘤~~~”

    纪凡刚进杂院的门,里院站在架子上的白头鹰就已经叫唤,而一身睡衫穿着小布鞋的悠悠,很快就从里屋跑了出来。

    “小凡!”

    悠悠抱着纪凡,好像等了好久一样。

    “一有点儿动静,你就出来了。”

    纪凡一脸发自内心的轻松,对悠悠笑语道。

    “小凡陪我写字。”

    悠悠拉着纪凡就往小院中走,兴致很高昂的模样。

    进入屋中,烛灯下悠悠那青葱色的睡衫,美好而单纯,甜甜的,腻腻的,干净不失活泼。

    看着榻座的纸张上,那些歪歪扭扭的字迹,纪凡忍不住一笑。

    “以后我会写得很好的。”

    悠悠羞涩的样子,就像春天里刚刚开放的花朵。

    自从来到大衍峰之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经常化为人形,悠悠对于女儿家的一些东西,渐渐感兴趣起来。

    不只是看书写字,在悠悠的房中,还摆放着绣架,没事的时候,她已经能做些针线活儿,偶尔还会同纪凡弹弹琴,舞上一曲。

    “又去折师娘的梅花了?”

    闻着小桌上花瓶中的红梅香气,纪凡坐在悠悠的对面,一边写字一边对她道。

    “悠悠去告诉师娘,那些人总使唤你。”悠悠的琼鼻嗅了嗅,似乎就知道纪凡干什么去了。

    “那些人也是师娘的弟子,咱们在大衍峰住着,不能太矫情了。”对于悠悠去告状,纪凡露出了苦笑。

    “嗯。”

    悠悠倒是很听话,答应了纪凡。

    “悄悄静思灯阑珊,依依深情见笔端,繁花片片齐白首,道是无缘却有缘。”纪凡提笔静静写了一副字,觉得合情合景。

    “好美,拿去给师娘看。”

    悠悠被纪凡的字吸引,凑乎过来说出的话,让纪凡面容微微抽搐。

    “现在就去吗?”

    看到悠悠拿着字,欢喜下地,纪凡不免傻眼道。

    “明天一早去。”

    悠悠拿着字在地上转圈,欢喜的不得了。

    尽管纪凡的字,是给悠悠写的,可是对于她要拿去给师娘看,还是觉得很尴尬。

    “好了,早些休息。”

    纪凡干巴巴对欢实的悠悠言语,这才让她小心翼翼将字卷起来,放入了书筒中。

    “小凡,悠悠想听你吹箫。”

    都躺在了床上,悠悠还不放纪凡走。

    “大晚上的,吵到别人。”

    纪凡帮悠悠盖上被子,将床帐拉上。

    到了外面,纪凡这才仔细打量悠悠所写歪歪扭扭的字,以及绣得不成样子的盘飞金龙。

    纪凡大手摸在绣面上,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这一路走来,真是辛苦了!”

    纪凡回想起小时候,就同小刺猬相依为命,在心中默默感叹道。

    来到大衍峰的三个多月时间,纪凡只要有时间,就会陪着悠悠,倒是觉得很有意思。

    出了房屋,纪凡并没有睡下,而是在小院的大树下盘坐。

    白头鹰站在架上,像是睡着了一般,纪凡却知道,它是不敢出声,就连躲在花坛下面的麟甲蝎,也害怕悠悠这个大王。

    在这个杂院中,也只有不怎么说话,没什么情绪的玲珑,被悠悠欺负没反应。

    一想到这么一个不大的杂院,也是讲秩序的,纪凡就不免忍不住笑。

    “这段时间修炼资源有些紧张,能吃的基本都吃了,而我现在的情况,也不适于让你蛰,暂且忍耐一下,我会想办法的。”纪凡将几株药龄不错的含星草,放在了花坛的缝隙中。

    这五百年药龄的含星草,就连大衍峰也没有,是纪凡当初杀死周天宫太上长老聂贞所得,也是他现如今为数不多的家底了。

    “这么下去是不行的。”

    麟甲蝎爬了出来,竟口吐人言小声对纪凡道。

    纪凡又起身给白头鹰倒了些髓液,这才重新坐了下来。

    三个月了,修炼方方面面都停下的纪凡,从未感觉休息的这么好,就算每天干些杂活儿,身心也是分外的轻松。

    “应该差不多了吧?”

    纪凡本能想攥一攥拳,略微思量还是放弃了。

    “我的阶位并没有掉下来,战力与灵元归于平凡,究其原因还是失去了灵动,不过近段时间,气息很舒畅,这应该预示着,情况在潜移默化中好转。”纪凡静静感受着自身。

    在纪凡想来,他之所以陷入这样的困境,很可能是吸收体外所生凡古灵力过于浩瀚所导致的,这对于他本身所生的凡古灵力,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不知道那个花骨朵是什么东西,没见过关于它的记载,它是人罗山脉的经脉所生,如果不是被我种下凡古灵力炼化,种下其它的灵力,是不是也能蜕变出其它的力量?”一想到悠悠找到花骨朵之前说的话,纪凡这时已经确定,花骨朵是一个蜕变力量之物。

    “远古大能修士在漫长的修炼中,应该也会不断的做出调整,那花骨朵绝对称得上是逆天改命的手段!”纪凡对于花骨朵凡古灵力彻底耗尽为之湮灭,暗叹有些可惜。

    “以前通过十二长生守护、石佛,以及其它体外手段炼化出的凡古灵力,虽是体外所生,而且深深扎根我的修炼根基,但也毕竟是用我自身的凡古灵力所种,包括花骨朵生出的浩瀚凡古灵力也是如此,在我无法将体外所生凡古灵力炼化的情况下,倒不如让自身适应体外的凡古灵力,这也算是一种变相的蕴养自身进行蜕变。”纪凡觉得放宽身心,状况反而出现了好转。

    此时纪凡体内气息舒畅,他认为差得也只是一个激发灵动的契机,这也是他为什么独自面对强者会有信心的原因。

    “论道吗?”

    回想着之前面纱少女的说法,纪凡能明白,这应该算是一种光明正大的挑战与较量。

    不管谁赢谁输,弱者向强者低头,这是纪凡能想得到的。

    “最好是能维持现状。”

    纪凡不想出头,他只希望道玄山脉能安定,但若是便宜了地魔界的强者,倒不如这窝边草被他吃了。

    毕竟道玄宗的古道隐藏,传说对于道基期的道悟大有助益。

    修炼界的愈发兴盛,也就意味着多事之秋来了。

    以前纪凡只知道,地魔界与灵墟界的逆行通道,很可能已经被打开了,但确定的地魔界修士非常有限,也只有岑熙一人而已,可现在却到了要向灵墟界宗门发起挑战的地步。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