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网游大相师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卧槽……”

    看到这一幕,直播间里面的观众都是同时心里一寒。

    虽然大部分人都能够理解贺兰雪此刻的所作所为,但依然还是觉得这姑娘未免也太果决了一些,惹不起,现在的女生真心不能惹,一个个比男人还要生猛……

    “有意思……”

    左旸却是勾起了嘴角,表示非常欣赏这姑娘的做法,因为如果换了是他,在同样的处境之下肯定也会做同样的事情,一秒钟都不带犹豫的。

    现在最令他关注的事情,还是这姑娘到底是不是“三奇贵人”,又是否真的拥有什么异于常人的能力……人就是这样,一旦对某个事情产生了好奇心,这好奇心就再也压制不住了,左旸也不能例外。尽管贺兰雪就算真的是“三奇贵人”,也确实拥有特殊的本事,对他而言也未必有什么好处,但他就是忍不住的想要求证一番。

    更何况,贺兰雪刚才的一系列怪异反应,已经露出了一些迹象……

    ……

    游戏里,那些黑色小虫依然还在向贺兰雪围拢。

    “唰!”“唰!”……

    贺兰雪“象征性”的使用了几个群招,剑气所过之处那些黑色小虫触之即死,它们的气血值实在是太少了,甚至还不如刚进入游戏时新手村外面的那些小怪。

    但是它们的强大之处在于数量。

    无论贺兰雪怎么去杀,作为一名玩家她总会有招式回气时间,内力也终归有一个极限,但这些虫子却是源源不断的从那些树桩子中间的缝隙之中涌出,似乎根本就没有极限……

    因此。

    贺兰雪此刻的一切举动,看到直播间的观众眼中都只是螳臂当车,更何况他们早就已经知道贺兰雪放弃了,同时他们也觉得贺兰雪那“突如其来”的放弃没有任何问题:

    “靠,如果这些虫子就这么没完没了的话,真心没办法打。”

    “最可怕的是,从进入五遁阵法开始,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些东瀛倭寇的影子,光是这些乱七八糟的遁术,就已经差不多把腿精雪他们给团灭了……”

    “心疼腿精雪一秒钟。”

    “不知道腿精雪还打不打算继续带这个副本了,反正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她好像也没什么好办法。”

    “见识了,难怪这副本已经开了这么长时间,副本通关记录还没有出来,只怕那些大公会的开荒队也是卡在了这个阵法上面……”

    “真心难……”

    “……”

    在直播间观众的讨论之中,贺兰雪很快就彻底放弃了抵抗,将长剑收入剑鞘闭目而立。

    那些黑色虫子自然不会留情,很快的就汇聚在了一起,如同黑色的潮水一边迅速涌向贺兰雪,顺着她洁白挺直的玉腿向上攀爬,很快就将她彻底包裹了起来,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个黑色的人形雕像……

    “好想成为那些虫子……”

    “我也是,生不如虫啊……”

    “羡慕……”

    “我说楼上的这些人,你们够了啊!”

    就在直播间观众们的唏嘘声中,仅仅只是片刻……

    “啊!”

    贺兰雪便发出一声悦耳的惨叫,整个直播画面变成灰暗的死亡视角,随后她又立刻选择了复活,脆生生的站在了苏州城外的义庄之内。

    这姑娘所在的主城居然也是苏州城,可惜此前左旸从来都没有见过她。

    此时此刻,一些个黑粉顿时又跳了出来,幸灾乐祸的在直播间内发起了弹幕:

    “呵呵呵呵,我说什么来着,早就说这个主播根本不可能过了这一关,现在那些脑残粉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哦哦哦,十个火箭省下了。”

    “主播趁早改了直播间的标题吧,用这样的标题又过不去,那就别怪有人来黑你,是你自己不自量力,招黑。”

    “某主播直播团灭月入百万系列……”

    “……”

    这些弹幕出来,自然是又激起了贺兰雪铁粉们的不满,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骂战再次展开,各种不堪入目的脏话层出不穷,房管又有的忙了。

    但贺兰雪本人却似乎对这种情况早已见怪不怪了。

    她的神色都没怎么变,只是安抚了一下自己的粉丝,语气淡然的让他们不要再骂,随后又颇为实在的将直播间的标题改成了“古墓女武神,试水倭寇本”。

    做完了这些,贺兰雪凝神思索了片刻,才在直播间里面说道:“刚才的副本虽然失败了,但是我还是从中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有没有人愿意再陪我下一次这个副本?”

    此话一出。

    “我我我我!”

    “雪姐带我!”

    “腿精雪,我给你刷火箭,带上我!”

    “……”

    直播间的弹幕立刻就刷起了屏,甚至一度将直播间的画面全部遮挡了起来,这热情……不过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未必是为了通关副本,更多的则是希望和这样的美女直播来一次近距离接触。

    “大家先别着急,目前我也只是开荒而已,虽然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但是能否过得去还是个未知数,所以为了提高开荒的成功率,同时也避免大家承受一些不必要的损失,这一次我需要组几个功力排行榜比较高的队友,希望大家理解。”

    贺兰雪笑了笑,随后才又试探性的问道,“不知道现在直播间里面有没有功力排行榜排名在1000以内的高手,愿意陪我再去尝试一下的可以报名,排名靠前的优先。”

    有了这样一个限制,立刻便关上了大部分观众的希望之门。

    不过贺兰雪说得有理有据,粉丝和观众们自然也都说不上什么来,大部分达不到这个条件的人只得默默的停止了发送弹幕。

    这么一来,直播间瞬间又变得冷清起来,只剩下几条偶尔扯皮的弹幕。

    “排名在1000以内的高手……这怕是没多少人吧?”

    左旸心中暗自想到。

    毕竟,功力排行榜上排名在1000以内的玩家都是各大公会争抢的顶尖高手,在各大公会利好条件的诱惑下这些高手也绝大多数都已经加入了其中,现在正是他们为公会出力的时候,应该不会将宝贵的副本次数耗费到这里吧?

    除此之外,左旸其实已经打算报名了,他有自己的算计。

    这么做的话,一来,可以近距离与贺兰雪进行一些交流,建立起相对和谐的关系,这样才能顺便问一下她的四柱推算一番,看看她是否真的是“三奇贵人”,若是的话又有什么不同之处,从而满足自己那颗已经压抑不住的好奇心;

    二来,还可以借着这个机会一下子将自己推到各大公会的视线当中,从而开始实施自己的“冤大头”计划,去顺理成章的收集铸造神兵的稀有材料……

    当然,这完全是建立在左旸知道怎么能够在众目睽睽之下破解“五遁阵法”,还能够不被任何人看出来的基础上。

    否则人人都知道了破解方法,他的“冤大头”还实施个屁呀?

    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报名的人居然想象中的要多:

    “我来,我是菊部马赛克,少林,功力排行榜第649名,够了吧?”

    “算我一个,我叫一剑封神,唐门,功力排行榜第292名。”

    “还有我,春未老,极乐谷,功力排行榜第455名。”

    “……”

    一下子居然有十几个人同时报名,而且全都非常自觉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与排名,方便贺兰雪进行选择。

    这个副本的人数限制是5人,这些人差不多都够组成三个队伍了。

    不过他们的排名都不算太离谱,最高的就是那个排名292的叫做“一剑封神”的玩家,与贺兰雪的排名比较起来,还是要差出一截的。

    这倒也无可厚非,且不说比贺兰雪排名高的那些玩家,就算只是功力排行榜上能够排进前100的玩家,那在一些庞然大物的公会里面也都是大熊猫一般的地位,最差也得给个精英团团长之类的重要职务,那种人在现在这个档口可都忙着为各自的公会开荒呢,谁会有功夫来直播间陪一个美女主播消遣?

    “这……”

    一看人数都已经超了,左旸在考虑自己到底还要不要报名。

    与此同时。

    “谢谢大家,就像我刚才说的,这次因为还是开荒,所以我们的阵容要尽可能的强大,只能先从排名比较靠前的朋友里面挑选了。”

    贺兰雪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我刚才看到有一个峨眉的美女也报了名,作为报名唯一的奶妈,她就不用……”

    结果话刚说到此处,贺兰雪却忽然停顿了一下。

    因为她一不小心在弹幕上看到这样一行小字:“我也想去,铁口直断,移花宫。”

    这行小字不像房管那样有特殊的颜色和字体显示,甚至都不怎么符合报名的规则,根本就没有报上自己在功力排行榜的排名,但是却立刻令贺兰雪无法将要说的话说下去了。

    因为自打开服不久之后,游戏内便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大事件都与“移花宫”这三个字有关,而“铁口直断”这四个字……虽然目前功力排行榜上左旸依然还是用了之前的匿名设置,但是他的游戏名字在诸多玩家那里,其实也早就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贺兰雪这种层次的高手,得到的消息自然要比普通玩家更多……

    同一时间,她的直播间里也是瞬间炸了锅,弹幕再一次飞起:

    “我的天,我刚才看到了什么!?”

    “铁口直断,移花宫的无缺公子,功力排行榜上稳居第一的超级高手居然也来看腿精雪的直播,而且主动要求和腿精雪一起下副本!?”

    “应该是假的吧,这怎么可能?”

    “八成是假的,随便发条弹幕谁不会呀?”

    “发这条弹幕的人只是个游客……”

    “……”

    有些人甚至开始怀疑这条弹幕内容的真伪,毕竟,这实在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了,尽管此前直播间里根本就没人开这种玩笑的先例。

    “你……”

    贺兰雪动了动嘴唇,语气竟然也变得有些不太连贯,“你……你真的是移花宫的铁口直断么?”

    直播间里的粉丝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贺兰雪这种状态,惊叹之余瞬间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要被夺走了似的,一个个连忙在弹幕中劝道:

    “腿精雪,你要矜持一点啊!”

    “就是啊,别说现在还没办法确定他是不是无缺公子,就算是真的,你也不能这个样子你造么,注意形象才能卖个好价钱……”

    “完了完了,要是无缺公子真的来了,腿精雪瞬间就不是我们的了我跟你们讲!”

    “我反对这门婚事!”

    “我反对这门婚事!”

    “……”

    这群家伙真是什么节奏都能带,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看着这些弹幕左旸也是无奈的很,不过他既然已经发出了刚才那条弹幕,那自然是已经想的非常明白了,于是便又发了一条弹幕:“如假包换,你先组好其他人,我们在苏州城的副本接应人那里见面。”

    “……”

    见左旸承认,贺兰雪又迷了那么一秒钟,这才终于应了一声,“……好。”

    直播间里的粉丝们同样是有那么一点迷,片刻之后才开始讨论:

    “好像是真的哎……”

    “是不是真的一会就知道了,但腿精雪的这个状态真是令人担忧呢。”

    “要真是无缺公子,这个副本应该没问题可以通关了吧?毕竟,他可是无所不能、连那些大公会都不放在眼里的无缺公子啊!”

    “你们说无缺公子忽然来带腿精雪,会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肯定有啊!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敢打赌他肯定是看上腿精雪了,毕竟我们腿精雪可是官方直播平台的第一美女主播,谁会没点想法啊。”

    “呵,男人。”

    “我反对这门婚事!”

    “我反对这门婚事!”

    “……”

    又来了……

    左旸只觉得这些粉丝有毒,实在看不下去了,便在弹幕中发了一句:“我去准备一下,一会见。”

    说完,他就直接关闭了直播间。

    随后为了防止自己的照片随后出现在各大论坛上,甚至被人拿去辟邪,便又从行囊中取出戴在了脸上,这才迈开大步朝副本接应人的方向走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