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 天机_飞升失败_黑岩阁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飞升失败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魔祖给自己开辟的这个不算完整的世界,取名为“山”。他最开始的打算,就是想要把这里当做修为高绝之人的娱乐场。所以,取之于“一山还有一山高”中的“山”字来给这个世界命名。

    然而,耗尽了所有的智慧和办法,魔祖依然还是没能把山界变得完美无瑕。一万多个流光裂痕,是山界最大的缺陷。

    世界之所以能够存在,自然是需要阴阳平衡,五行无缺。然而,这些看似简单的要求,却并非一件容易达到的事情。阴阳失衡,会导致阴阳相冲,阴阳二力的冲撞,也就形成了那一万多个流光裂缝。

    魔祖曾经异想天开的想过一个办法,就是从轮回之地取回一块轮回石,以轮回石的力量,来中和阴阳二力,使之随时保持平衡。

    然而,魔祖失败了。

    他不明白,轮回石为何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天地有阴阳,阴阳生万物,万物生轮回。”魔祖告诉陆野,那神奇的轮回之地,其实就是世间万灵的灵性汇聚而生,所以,轮回道,其实是有灵性的。而取之于轮回之地的轮回石,应该也是有灵性的。这种灵性,本该可以中和阴阳二力,道理上应该是这样……失败的原因,魔祖的残识思考了无数岁月,也没能参悟。

    “如炼气至凝脉,炼材成器,秘境生域……诸如此类,虽然困难,但并非不可完成,此谓之有中生有。而世间之事,最难莫过无中生有。以不依托于任何世界而生一界,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谓炼气至凝脉,炼材成器,并不难理解。至于那秘境生域,就好比有云上人开辟魔域,南辰开辟地球,甚至是龙族的龙域,这些地方,都是依托于修真界而存在。而魔祖的山界,则并不依托修真界。换而言之,纵然是修真界彻底坏了,甚至不存在了,也不会影响山界。

    “你若想继承我的衣钵,继续完善山界,亦或是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想要另辟一界,至少需要精通魔宗三大绝学之一……”

    “魔宗秘典中记载了魔宗三大绝学……”

    “道生一。世间万法,无外乎道……”

    “心剑。心中有剑,剑自在天……”

    “天伦。世间万法,无外乎道,但必合乎天伦!”

    “三法有强弱,道生一至强,心剑次之,天伦最弱……以你的资质而言,能修炼成,已经是侥天之幸,想要再学习和,已经不可能了……”

    “不过,艺在精而不在多。能至大乘,也足以……”

    “而且,虽弱,但却遇强则更强,亦更顺应天道。修行之法,乃逆天之事。取天地万物之灵而归于己有……然则刚好相反……”

    不愧是开创了修行之法的大智慧者,有了魔祖的指点,陆野对于修行之事的了解愈发透彻了,特别是对于一直并不太了解的,更有了清晰的认识。

    魔祖说陆野无法再学习和,但却也并未藏私,依然将两大绝技的心法告诉了陆野。对于这个“弟子”,魔祖显然是给予了厚望。

    魔祖的信任,反而让陆野心中有愧。他不太明白,只是凭借自己的一面之词,魔祖就这般信任自己了吗?不过,他也没有问。魔祖愿意指教他,他自然乐的好好学习,断无质疑的道理。

    仔细参悟了和的心法之后,陆野才确信,魔祖没有说谎。以自己的资质而言,根本不可能修炼成和了。而且,想要修炼这两种心法,就必须从头再来,自己显然不舍得放弃现在的修为。

    同时,陆野还惊讶的发现,秋蓉当初祭出的那把剑……竟然并非天剑,而是之法!

    心中有剑,剑自在天。

    秋蓉心中有天剑,天剑自在天地,供其取之。

    眼看着魔祖的残识消散,陆野重重拜倒,之后离开了流光。骑上飞鸟,朝着大泽王朝的皇都方向疾飞而去。

    他要去找海北,纵然只是海北的傀儡,陆野依然不希望她出事。

    陆野飞得很高,以免被人看到,从而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到了皇都之后,陆野就再也没有了隐藏踪迹的兴趣。他直接落入皇宫,之后逼退皇宫守卫,找到了大泽王朝的君主。所谓镇殿将军和皇朝供奉,在陆野手中,一招都坚持不下。

    “告诉我!海北在哪!”

    吓得瑟瑟发抖的大泽君主无法回答陆野的问题。

    “就是一个和我一样厉害的修真者。一个很漂亮的女子,她之前曾经来到这里寻找轮回石……”

    “这位仙长……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君主虽然吓得发抖,但到底是一国之君,又是个气满的炼气士,他还是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您也看到了,我皇朝守卫,在您手中,不是一合之敌,若是和您一样厉害的高手,我们岂能拦得住?至于轮回石……我以大泽皇室的名誉保证:大泽皇宫,并无此物……”

    “仙长冷静,吾皇所言是真。”一位白发苍苍,身穿官服的炼气士朗声道,“轮回石的传说,老朽也是知道的,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也早失去了踪迹太久,若是真的在我大泽皇宫之内,吾皇吸收了轮回之力,大概不至于只是个普通的气满炼气士,也不至于在仙长面前不堪一击了。”

    大泽王朝的官员还是有些骨气的,一个个的吵吵嚷嚷的跟陆野解释着。翻来覆去,无非就是没见过海北,亦没有轮回石之说。

    陆野最终还是放过了大泽君主。

    他觉得可能是海北暗查了一下,得知这里并无轮回石之后就离开了。略一沉吟,陆野祭出飞鸟,直奔叶国国都。

    飞鸟的速度很快,陆野来到叶国国都之后,同样造成了轰动。

    叶国皇宫里很热闹。

    竟然正赶上叶国国君生日庆典。

    在大庭广众之下,陆野一手抓住了年纪轻轻的叶国国君。

    同样的问题,又复述了一遍。

    同样的答案,却让陆野陷入了茫然之中。

    海北没有出现在大泽,又没有出现在叶国。那她去哪了?即便她暗中查探了,得知两处并无轮回石,至少也该跟自己打个招呼吧?

    “陆兄?!”一个声音,喊了一下一脸茫然的陆野。

    陆野一愣,循声看去,却一眼看到了望月。

    望月的身边,是晋公子和杨青。

    国君生日庆典,三人打扮的光鲜亮丽,显然是来祝贺的。

    “陆兄,这是……这是怎么了?有话好好说,麻烦先放开吾皇。”杨青急道。

    陆野放开那国君的脖颈,却是紧紧的盯住了杨青。他缓缓朝着杨青走去。杨青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但却还是站住了身形。他的周围,除了晋公子和望月,旁人都慌忙躲闪。

    “你到底怎么跟海北说的?”陆野冷声质问杨青。

    杨青一头雾水,不解道,“陆兄是否有什么误会?在下与陆夫人相见仅有两次,每次陆兄都在一旁,在下并未跟陆夫人说过什么啊。”

    陆野一时愕然。

    呆了好大一会儿,陆野才又问道,“你潜入雁城,所为何事?!”

    杨青听到陆野的问题,顿时有些不自在。看了一眼国君,见他点头,才苦涩的说道,“这本是我朝不外传的秘事。在下乃是夜行卫一员,专门暗查封疆大吏的忠心程度。莫说雁城,国内各处城池,均有我夜行卫的踪迹。”

    “不是为何查找轮回石?”陆野凝眉问道。

    杨青苦笑,“陆兄缘何有这种想***回石已经不见了那么久远的岁月,哪里还能找得到。哦,陆兄有此怀疑,莫非是因为在下之前曾经跟陆兄提及轮回石?陆兄实在是误会了,在下提及轮回石,只是见陆兄夫妇修为高绝,似乎比我等气满炼气士还要强悍许多,因此怀疑陆兄可能有轮回石而已。”

    陆野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才盯着杨青,道,“最好你没有说谎,不然……”他哼了一声,直接走出皇宫,骑乘飞鸟,腾空而起。

    吹着高空之上清冷的风,看着身下乱糟糟的人群,陆野忽然有些惆然若失。

    海北……

    你……

    你骗了我吗?

    又为了什么?

    ……

    魔祖说的没错,他留在那一万多个流光裂缝里的残识,已经坚持不了太久了。

    陆野一个个流光的走来,有些地方,确实已经没有了魔祖的残识,还有些地方,刚跟魔祖说了没有几句话,魔祖的残识就消散了。

    对于魔祖而言,陆野这个“弟子”,永远是突然冒出来的陌生人。而对于陆野而言,魔祖却是越来越熟悉,如同一个真正的师尊。

    期间跑空了十多个流光裂缝,终于再一次见到魔祖的时候,陆野鼻子一酸,眼睛湿了。

    听完陆野简单的叙述,魔祖欣然笑了。“好孩子。你学到哪里了?咱们抓紧时间……”

    魔祖认真的指点着陆野,讲述着修行的关键和开天辟地的要诀,陆野却忽然插话。“师尊,您能不能帮我一个小忙。”

    魔祖笑道,“说吧。”

    “我想进入窥天找一个人。”不等魔祖质疑,陆野就大概讲了一下林小舟陷入窥天的事情。

    魔祖看着陆野,良久,摇摇头。“把你送入窥天,也并非不可能。毕竟天环已经陷入窥天,只要通过天地二环的连接,你就能进入窥天。不过……以你现在的修为而言,进去容易,想要出来,就不可能了。”

    陆野默然无语。

    魔祖道,“这样吧,我进入窥天帮你找一下吧。不过,我肯定也是无法活着出来的……”

    “师尊……”

    “呵,无妨。我不过是残识一片,即便不进入窥天,也是要消散的。”魔祖掐着灵诀,推算了一下,道,“时间还来得及。我教你使天地二环,你学会之后,我通过地环进入窥天,然后你就能看到我所看到的一切了。”

    陆野拜倒,“师尊,弟子……”

    “呵呵,我传你口诀,你记下……”

    不过半个时辰,陆野就熟悉了地环的用法。之后魔祖的一只手搭在了地环之上,转眼消失。

    陆野直接掐动灵诀,双目变得一片煞白。

    陆野看到了一处扭曲到极限的一片光彩。紧接着,魔祖进入了那光彩之中。

    那是一片白茫茫的虚无。

    什么也没有。

    却又强大的力量不断的攻击着魔祖。

    魔祖大开大阖,速度极快的在这片虚无中瞬移。

    然而,唯有一片虚无。

    什么也看不到。

    “我快不行了。”魔祖的声音,在陆野脑海中回荡。

    陆野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师尊……再……再坚持一下!”

    “嗯。”魔祖答应了一声,继续用尽最后的力量,不断的在这片虚无中疾飞。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魔!你又来了……”

    “弟,好久不见了。”魔祖回应着。

    “我看你的下场……”

    “你觉得我该是什么样的下场?”

    “我看你的下场……”依然还是那句话,不断的在虚无中回荡着。

    魔祖叹气,“他已经死了,只有怨念留在这里,并不是完整的元神,无法正常交流。”

    陆野没有回话,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他现在只关心林小舟的安危。

    忽然,魔祖停下了瞬移。

    他的面前,那片虚无之中,天环安静的悬在那里。

    只有天环……

    陆野泪如雨下。

    魔祖轻声叹息,身形终于消散……

    陆野平躺在地上,看着满天星斗,任由眼泪滑落……

    ……

    又是一处流光,又是一个新的魔祖的残识。

    “师尊,我一直很好奇,为何您只是因为我的一面之词,就愿意相信我,甚至还教了我很多东西?”陆野看着魔祖,终于问出了自己长久以来都很好奇的事情。

    魔祖笑了。

    “没有我的帮助,没有人能炼成。你炼成了,所以我之前肯定帮过你。你是我的弟子,这一点应该是没错了。”

    陆野却摇了摇头。“这个解释不严谨。您最开始帮我的时候,我并未拜师。而且,那也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魔祖依然笑着,“以后你会明白的。”

    “哈哈,卖关子吗?”陆野道,“坦诚一点不好吗?悬念什么的,其实最无聊了。”

    “哈哈。”魔祖大笑,“无聊,有时会让你受益良多。”

    陆野一愣,不解道,“师尊的意思是……”

    魔祖又道,“等你的修为到了我这般境界,就会一种本事。”

    “什么?”

    “窥伺天机。”

    陆野惊了一下。“预测未来吗?”

    “天机,并非未来,但也大同小异。”魔祖道,“而且,严格说来,不是窥伺,而是推算。推算天机,往往需要无数岁月的潜心,不能有任何杂念,那样的日子,是很无聊的。”

    陆野拧了一下眉头,道,“师尊推算出什么了?”

    “在流光中的这无数岁月里,起初我是一直在参悟着如何修复山界。不过,后来我发现无能为力之后,便开始推算天机。如果我推算无误的话,现如今,除了修真界,应该还有个仙界。”

    陆野心里咯噔了一下,仔细看着魔祖,发现他并没有如第一次听到仙界时那样大笑而消失,才松了一口气,说道,“师尊第一次听到仙界的存在,大笑而消失,害得我一直不敢跟师尊提仙界的事情。”

    魔祖微微一笑,道,“大笑可不会让我消失,或许是因为巧合,那个我,刚好要消失了。”

    陆野点点头,道,“弟子觉得,或许是因为各处流光的力量有所不同,所以才导致师尊的残识,有些存在的时间更长一些。”

    魔祖道,“不错。”

    陆野笑道,“仙界已经出现,师尊的心愿,算是了了。”

    魔祖却摇摇头,道,“心愿么……呵……我的残识虽然各自拥有残识记忆,但性格使然,若是没有外界干扰,所思所想所做,应该都大致相同。所以,我之前听到仙界的存在,之所以大笑,大概……大概是因为兴奋于自己推算无误吧。”魔祖没有陆野想象中那般高兴,甚至还有些哀伤。顿了顿,他又道,“我在这里的所有残识,大概都快要彻底消失了。”

    陆野拧着眉头,想要说点儿什么,最终却只有叹气。

    魔祖微微一笑,“关于这山界,你是否已经足够了解了?”

    陆野点头。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魔祖道,“希望你能尽快提高自己的修为,真正成为这山界之主吧。”

    陆野跪在地上,重重的给魔祖行礼。

    魔祖道,“好孩子,你不要悲伤。咱们师徒,并非无再见之日。”

    陆野大喜,仰着脸道,“师尊,弟子要到哪里,才能找到您的本体?”

    “本体么……呵,你可以去魔宗本部,那里藏有我的一个残识。”魔祖道,“相对于流光和混沌中的残识,那里的残识应该存留的更久。或许他早已开始窥伺天机,自然也比我更清楚该怎么做。”

    陆野不解,“师尊为何会在那里留下一个残识呢?”

    魔祖道,“到时候你问他吧。”

    “好吧。”

    魔祖轻声一笑,伸手摸了摸陆野的脑袋,“走吧,孩子,找到轮回石,离开这里,去魔宗本部。”

    陆野道,“魔宗本部……弟子记下了。”

    魔祖沉默了片刻,又道,“若是有可能,将来帮我毁掉窥天,让逝去的人,安息吧。”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