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重生之资本帝国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第二百二十五章必赢的赌注

    ……

    郭守云看得出,连续的成功,让张少陵以及他的小组信心有些膨胀。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他们都是刚进入金融圈的年轻人,经验不多,欠缺沉稳。当然,郭守云比他们更年轻,但他两辈子加起来的经验,尤其是生活经验却比他们更丰富。

    “看来要让他们吃点亏才行!”

    郭守云心中暗道。一个骄傲自满的团队很容易捅出大篓子。

    虽然这么打算,但如何让整个团队既得到教训,又不让他们完全失去信心,也是一个颇费思量,而且考验郭守云经营手腕的事情。

    “对了,等这次黄金交易完成后,我准备把我自己的投入,以及这次基金赚来的钱全部捐出去!”思虑片刻后,郭守云意味深长的笑道。

    “捐出去?全部?”

    张少陵惊讶道。

    “嗯!”

    “老板,做慈善确实是好事,我也非常支持您。但您是不是也应该给公司留一些资本金?”张少陵忍不住道。

    “怎么?雷霆基金的客户资金达到11.23亿美元,加上两次黄金期货投资所得,扣去服务费后,也有接近16亿美元。这么多资金还不够你们操作吗?”郭守云反问道。

    16亿资金放在之前肯定是足够的,在加入雷霆之前,甚至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但现在操作几百亿的头寸变成习惯后,再操盘这16亿美元,即便加杠杆也不会超过百亿的资金,无论怎么都觉得少。要知道,他期待的是郭守云即便要把他的投资抽走,最少也要留下两次黄金投资所得的资本金给他们操作。现在来看,这种愿望好似要落空了。

    而且,还有一个压在张少陵,以及所有‘所罗门黄金交易小组’心底念头。根据当初他们签订的协议,如果他们的投资买入和卖出全都是来自郭守云的策略,那么最后他们只能拿到相当于总利润1%的奖金。但如果是他们自己操盘赚到的利润,他们可以拿到5%。

    显然,16亿美元赚到的利润,与45.6亿美元赚到的利润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概念。

    看着欲言又止的张少陵,郭守云微笑道:“咱们打个赌如何?”

    “打赌?”

    郭守云点头后继续道:“现在是五月七日,咱们就以三个月为限。在这三个月内,你们团队跟我共同操盘10亿美元。如果三个月结束后,你们赚取的利润能超过我。那么45.6亿美元就留给你们操盘。如果你们输了,这笔钱就按照我说的捐出去。如何?”

    “老板,您是认真的?”张少陵眼神中透着精光,以及浓浓的挑战欲。

    “我从来不食言!”

    郭守云微笑道。

    “那一言为定!”

    看着张少陵朝自己伸过来的右掌,哑然失笑之余,伸手跟对方拍了一下。

    “好了,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你们忙吧!”

    话落,郭守云转身出了房间。

    “为了钱,为了美女,为了巴西美丽的沙滩,我们要打败老板…!”

    听着里面隐隐传来的声音,郭守云很快就辨别出他属于最活跃的操盘手路易斯·基坎。

    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后,郭守云驻足听了一会,却并没有再回去。

    “老板,您有信心能赢得赌局吗?”

    回到客厅后温蒂问道。

    “没有!”

    “没有?”

    看着她惊讶的表情,郭守云笑了笑。

    “所罗门团队的每一位成员都是我精挑细选的金融精英,他们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我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比不上他们整个团队。”

    “那您刚才为什么还要打那个赌注?”

    “给他们一些鞭策而已!”郭守云笑道。

    事实上,在不包含9·11这个特殊时期的情况下,他确实没有把握赢。但知道大势的情况下,他能保证自己肯定可以在黄金上赚到钱。道理也很简单,只‘做多’就可以了。即便他建仓买入的价格会有一定的下跌,那么也会在9·11这个时间点也会涨回来。

    当然,如果金价能够突破他设定的卖出心理价,那么他也不介意在9·11这个节点来临之前做几次短线交易。

    至于刚才的赌局。如果三个月结束后,张少陵的团队在黄金上赚到的钱超过他,那么证明他们确实在黄金投资上有非凡的才华,45.6亿美元的资金交给他们管理,郭守云也能放心。

    如果最后他们失败了,10亿美元也不会出现超过他承受能力的亏损额。而且,他在黄金上的收入还能冲抵亏损。顺便也让整个所罗门黄金交易团队得到教训,让他们成长。

    所以说,尽管郭守云没有把握自己肯定会赢的赌局。但从长期来看,最后赢的一定是他。

    “比尔·洛克耶那边问了吗?”

    “问过了,后天上午九点半,他约您在约克球馆见面!”

    “约克球馆?”郭守云诧异道。

    “是的,加州总检察院附近的一个网球体育馆!”

    “网球吗?”郭守云点了点头。他对网球不太精通,但也会打两下。

    “另外,这是秦发给您的一份传真件!”

    郭守云点了点头,接过来看了两眼后,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针对世通、安达信和安然的信用违约掉期,秦志成已经购买了接近50亿美元。而这份文件是合同复印件,他签字后,秦志成就能拿到温蒂手里的钱,从而正式让这份合同生效。

    看完后,接过温蒂手里的钢笔,签上自己的名字后,递换了过去。

    “给他发过去吧!”

    “是!…另外,秦还在您的邮箱里发了一份邮件!”

    “邮件?”

    念叨了一声,郭守云起身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打开电脑后点开邮箱,果然里面显示自己有一份未读的邮件。

    点开仔细的一番后,郭守云的眉头逐渐皱了起来。用了半个多小时看完这份资料,沉思半响后,他拿起了桌上的电话给秦志成打了过去。

    很显然,秦志成也早就想到他会打过来,所以电话拨通的速度很快。

    “老板!”

    “你的邮件我看了。泰科国际和阿德尔菲亚通信公司真的像你资料中说的那样存在财务造假?”郭守云直接道。

    “百分之八十的可能!”

    “80%?这可不是一个低数字。…你是怎么发现的?”郭守云问道。

    “自从老板让我购买安达信和世通的信用违约掉期后,我就一直在搜集这两家公司的资料,发现安达信的合作名单上有它们的名字,一时好奇就了解了一下。结果发现,这两家公司跟安然、世通和安达信有一个共同点。”

    “共同点?”

    “是的!她们都采用了‘公允价值计算法’!”在提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秦志成明显加重了语气。

    ‘公允计算法’,郭守云的眼神瞬间变得深邃起来。作为斯坦福大学经济系毕业的英才,他自然了解‘公允价值计算法’的含义。

    一般而言,大家所熟悉的财务计算法,称为‘通用财务计算法’。采用这种财务方法的企业,在制作公司资产负债表的时候,一年的亏损、收益,流动资产、非流动资产等等都会的很清楚。赚了一块钱就一块钱的营收,赔了五毛钱就五毛钱的亏损,一切都很清楚。

    但‘公允价值计算法’却并不是这样。它首先的是收入。比如要建立一家电厂。当这家电厂刚开始动工,甚至有时候它还在图纸上,还没有产生任何收益的时候,它就已经被到了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

    而且,那怕后面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的时间,这家电厂都没有产生正收益,它正常情况下产生的营收也会被。简单点说:那怕这家电厂一毛钱不赚,但在采用‘公允价值计算法’的情况下,它也是一笔能产生完整收益的盈利企业。

    有人说:TMD这不是骗子吗?没错,这就是骗子。这也是安然、世通、安达信会爆发财务丑闻的原因。它直接促成了‘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的诞生。

    那这种财务欺诈的根源在哪呢?当然是美国金融的心脏—华尔街。对股票有所了解的人都清楚,一家公司的营收越高,她的股票在市场上也越受欢迎。尤其在90年代,美国经济大牛市的情况下,所有华尔街金融巨头都会帮着你掩盖财务漏洞,抬高营收,拉升股价。在股价上升的过程中,他们不仅低买高卖,从中赚差价,而且还让这些产生财务漏洞的公司心甘情愿的签下了一张张利息高昂的贷款单。

    在这种情况下,华尔街金融巨头和大企业管理层都很高兴,因为他们都在赚大钱。但普通投资者和养老基金、退休基金等投资机构却成了最后的背锅侠。

    不过,在纳斯达克危机产生,牛市转熊市的时候,这种财务造假的游戏便玩不下去了。毕竟‘公允价值计算法’只是一种财务方法。如果没有实际的,能够产生盈利的资产作支撑,终究只是一只纸老虎而已!

    “他们的资产负债表你看了吗?”郭守云继续问道。

    “看了,我分析了泰科国际和阿德尔菲亚过去十年的资产负债表,以及他们对外披露的经营信息我都详细的看过。”

    “结果呢?”

    “泰科国际的财务漏洞更大,不过相比较之下,阿德尔菲亚更有可能倒闭!”

    郭守云挑了挑眉,泰科国际的实力比阿德尔菲亚强得多。前者是营业收入达402亿美元,员工人数超过26万,全球500强排名第91位。相比较之下,阿德尔菲亚只是美国第五大有线电视提供商而已,她的营收只有不到60亿美元。抗风险的能力自然是不如泰科国际。

    “实力强大不代表‘大而不倒’。另外,资产负债表只是企业真实财务状况的一部分,表外资产才是关键。”郭守云道。

    “表外资产是一家企业最核心的机密。一时半会很难查的清楚。不过,没有表外资产的真实数据,从现有的资料来看,她们的状况也很糟糕。另外,现在美国的能源市场一直很低迷。电信市场受纳斯达克危机的拖累,也破产、倒闭成潮。因此,这两家企业的状况肯定不会好。”

    微微皱眉思索了片刻后,郭守云继续道:“你是如何考虑的?…做空?”

    “做空泰科国际,购买阿德尔菲亚的违约掉期产品!”秦志成果断道。

    在秦志成心里,始终认为阿德尔菲亚的情况比泰科国际更糟糕。

    “你需要多少资金?”考虑一番后,郭守云道。

    “3~5亿美元。最好是5亿!”

    “你倒是一点也不客气。”郭守云笑了笑,思索片刻后,“想要我支持你也容易,准备一份更详细的资料给我。”

    “我已经准备了一份两百页的资料,马上给您传真过去。”

    “看来你是有备而来!”

    “如果不做足了准备,我怎么敢打扰您。”

    “少给我来这一套。我还不知道你吗!”笑骂了一句后,“好了,没事我挂了。只顾着给你打电话,晚饭我还没吃呢!”

    “祝老板用餐愉快!再见!”

    微微摇了摇头,道了声‘再见’后郭守云挂断了电话。转头看着电脑屏幕上还未关闭的邮件,他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对于21世纪初期集中爆发的美国企业界造假丑闻,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安然、世通、安达信和维迪旺四家公司。当然,他也清楚能够产生如此大的影响,直接促成‘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的诞生,肯定不只是这几家公司出现了财务造假。但无奈时间久远,他已经记不清了。

    “等看完老秦的资料再说吧!”

    想到这里,郭守云关闭电脑,转身走出了书房。一楼餐厅里,乔治·菲尔茨已经按照他交代的准备好了精致的中式晚餐。

    吃过晚饭后,照例跟远在英国埃塞克特的莫莉·贝文通完电话,又写了一会后,在晚上十点半,准时的上床休息。

    然后,一夜无话!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