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第三九九章三大难题

    除了贸易,令大员陷入财政危机的,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原先,他们在大员另有一个重要的金钱来源——劫掠。

    当初,费尔堡的前辈们抢占大员这个地方,建立一个东亚贸易据点只是原因之一,他们更主要的目的,是为了阻击西班牙人自马尼拉至美洲的遥远航线。

    由于西班牙政府规定,他们的殖民地只许同宗主国贸易,不允许任何其他国家染指,导致随后崛起的“海上马车夫”在远东地区始终打不开局面,迫使他们动起了武力抢劫的歪脑筋。

    西班牙人的这条航线,东起墨西哥西岸的阿卡普尔科,西至菲律宾的马尼拉,被称为马尼拉大帆船贸易。

    “马尼拉大帆船”(Manilagalleon),每年六月乘西南季风自马尼拉启航北上,然后顺着北太平洋上的“黑潮”一路东行,最后抵达阿卡普尔科,行程万余海里之遥,需历时约六个月,而回程时,由于是顺洋流直航,只需三个月。

    马尼拉大帆船抵达墨西哥的阿卡普尔科港后,就在当地举办盛大的集市,再由商人把这些亚洲特产用大轮车运往其他地方,部分货物甚至转运到危地马拉、厄瓜多尔、秘鲁、智利和阿根廷等地。

    明朝价廉物美的生丝、丝绸等货物在当地深受欢迎,十分畅销。

    比如,1637年,墨西哥一家以中国生丝为原料的丝织厂拥有一万四千名工人,由此可见,运抵墨西哥的中国生丝数量是何等巨大。

    由于美洲是刚开化的新大陆,西班牙人的这种贸易,实际上就是用在美洲开采的金银,换取亚洲尤其是中国的产品。

    大帆船载着亚洲的商品到墨西哥去,在回程中,他们再将墨西哥产的金币、银元、银锭,以及可可子、羊毛等土特产运回亚洲。

    此外,美洲的玉米、烟草、花生、西红柿等农作物也借此渐渐传入了中国和亚洲,而东方文化特别是中国的工艺美术,也对美洲文化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

    这么多年来,他们尼德兰人以大员为基地,屡次成功拦截西班牙人的回程船队,每每能抢到大量的金银币,收获颇丰。

    虽然在茫茫大洋上,要找到船队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只要在西班牙人回程的季节大量派出侦察船,一旦被发现,庞大而缓慢的货运船队便是他们嘴里的肥肉。

    就在数月前,一艘大型炮船“独角兽号”回国时,他托其运回国内的分红中,就有三十万枚金币,以及银币数百万枚——几乎全是抢自西班牙商队。

    可是,费尔堡知道,如今这种好日子快要到头了,大员的一大经济来源即将面临颗粒无收的窘境。

    因为,西班牙人已经下令限制马尼拉大帆船的贸易量,同时又增加了防御力量,改用大型炮船来运输货物,导致他们拦截的成功率大大降低。

    西班牙人的炮船不仅火力同样凶猛,而且航速很快,一旦错过最佳拦截机会,就再也追不上了。

    就在两个月前,他们就经历了一次失败的行动,不但被西班牙人溜走,还差一点被击沉了一艘侦察船……

    最后,令费尔堡头疼的,还有当地土人的袭扰。

    由于大员没什么工商业,为了增加米、糖等农作物的产量,他们大量招募福建沿海和澎湖的居民迁往大员本岛开荒种植,以致短短十数年内,大员的汉人居民总数由两万多人迅速扩张到了十多万。

    这样一来,势必出现一个难以解决的矛盾——随着开垦区越来越进入内陆,引起了当地原住民的激烈反抗。

    事实上,明初的时候,岛上汉人早已不止两万,官府还在此设置过管理机构,隶属于澎湖巡检司。

    但是,由于海禁,不思进取的明廷最终撤销了官方机构,并把大批居民迁回漳州、泉州一带,丢下了边远地区的少数汉人,任其自生自灭。

    因而,很长一段时间内,除了澎湖列岛外,大员主岛上的汉人很少,主要与本地土人一起生活在岛屿东部的高山上,随着明朝的收缩政策,一些人趁机迁移到了西部平原,形成了一些较大的本地社团。

    如今,周围的几个原住民社与尼德兰人的关系非常紧张,甚至为他们服务的汉人也不断的遭到了麻豆社、目加溜社等土人社团的袭击,其中既有毫无意义的猎头杀,也有出于利益的冲突。

    就在前几天,他的五十多名士兵在被派遣出去催收税款的途中,就遭到了当地麻豆社的突然袭击,导致全军覆没。

    近年来,与此类似的事情层出不穷,特别是当地土著,对尼德兰人和中国移民同样仇视,中国人在狩猎、开垦时,常常遭到当地土人的袭击……

    防备大陆明军的进攻、打击佛郎机人、镇压土人,这,就是摆在这位荷兰联合东印度公司驻“福尔摩沙”第十任行政长官面前的三大难题。

    其中最要命的,自然就是明军的威胁……

    就在一个多月前,他们干的那桩蠢事立即遭到了报复——他们通过代理人设在濠镜的几间货栈全被捣毁,从喽啰、伙计到暗线一个都没能幸免。

    正是这件事,令费尔堡后脑发凉——他们杀的,一定是那伙明人的重要人物,否则,他们不应该如此震怒。

    费尔堡越想越懊恼,东西没抢到,却凭空引来了杀身之祸,愚蠢至极!

    一开始,费尔堡还是心存一丝侥幸的,或许,明军的报复并不针对他们而来——整个濠镜的葡萄牙当局都被团灭,濠镜重又回归明军的手中。

    可是,为何许多西班牙人的商铺都没事,被获准照常经营,偏偏他们的货栈却被连根拔?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

    左思右想之下,费尔堡越来越坚信自己的判断,也越来越悲观……

    大限将至!

    一定要早做打算才行!

    身为大员的行政长官,颇有抱负的费尔堡,当然不希望大员这块风水宝地,断送在自己的手中。

    他还一直梦想着能够打通与中国直接贸易的渠道呢!

    虽然,迄今为止他还没有成功过。

    事实上,费尔堡是军人出身,非常能干,他1620年出生于代尔夫特,现年才三十一岁,正是一个男人大展宏图的黄金年龄。

    1637年,他来到巴达维亚担任低级商务员,通过自己的方式不断立功升迁,1646年就进入了联合东印度公司的评议会,不到三年后,终于获得了评议会的任命,出任福尔摩沙总督。

    (提问:“荷兰人筑于海边一个鯤鯓岛上的热兰遮城,以及更深入内陆的普罗民遮城,哪一座城堡又叫赤嵌楼?”)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