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家主【为彷徨的山青椒舵主加更!】_直播之工匠大师_黑岩阁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直播之工匠大师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就是最近这风波闹的,业界人士对百工门都有点敏感了。

    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徒弟都这么厉害,对上应轩,他们又有几分把握?

    “如果是来道歉的他就不会那样发了。”有人气哼哼地道:“肯定是来挑我们的呗!明天让二哥去!看不把应轩打得落……”

    薛欧横了他一眼,嘲讽道:“对,就这样说,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是吗?立这种FLAG。”

    “……薛欧你别得瑟,别忘了这事全是你折腾出来的,要是真出什么事你该负全责!”

    “都给我闭嘴!”薛家大伯有些烦躁地喝了口茶,看向薛欧:“你为什么会想到要改?你发之前我和你再三确认过的。”

    说起这个,薛欧神色有些微的不自然,眼睛盯着地上:“就是我觉得这样更好。”

    “好什么好!好好儿的你去激怒陆子安做什么!”

    “就是,这不是拿鸡蛋碰石头嘛,还拉着我们垫背!”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直把薛欧骂得头都抬不起来。

    坐在一边的薛欧父母和他姐姐都垂着头没说话,薛欧这事真办得不行,引起众怒了。

    “行了。”薛大伯目光一直盯着薛欧,眼沉沉地道:“薛欧,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要是平时就这么不搭调,我也不敢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

    薛欧微微握了握拳,哑着嗓子道:“我知道,我辜负了您的信任……对不起。”

    “我要的不是你的对不起。”最初的恼怒过后,薛大伯此时已经冷静下来,他目光炯炯地盯着他,一字一顿:“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改?”

    什么这样会更好之类敷衍的话,他是一个字都不会信的。

    脊背微僵,薛欧咬着牙道:“是我一时恼恨陆子安行事乖张,犯了糊涂。”

    众人神色显而易见的都有了些松动。

    这个理由倒是比较合理,也恰恰说到了他们的心坎上。

    如果不是百工门最近行事太过嚣张,他们也不会说要站出来。

    “本来最初不就是因为看不惯百工门吗?”却是薛欧的姐姐薛珊忍不住了,红着眼道:“现在结果也一样呀,效果还更好!”

    “薛珊!”

    “小珊!别说话!”

    “姐!”

    三道不同的声音,都带着不同程度的恼怒,薛欧更是添了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虽然不明显,但薛大伯是何等人物,哪会察觉不出来?

    他目光冷冷地看向薛珊,慢慢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都散了吧,事已至此,好好打足精神迎接明天的挑战才是要紧,回去后都好好想想自己擅长什么。”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薛大伯把杯子不轻不重地搁在桌上:“老四一家子留下,我有话要说。”

    听了这句话,薛老四心里咯噔一声。

    其他小辈都慢慢散去,几个长辈却都端坐着没动。

    等到所有小辈都离开了,薛大伯才抬眼看向四周:“都回吧,天也不早了。”

    “薛大你也别哄我们,我过的桥都比你吃的盐多。”薛老爷子哼了一声,拿恶狠狠的目光剐了薛珊一眼:“你问吧,我们只看着不插手便是。”

    知道他们不会轻易离开,薛大伯也没再坚持。

    薛欧咬了咬牙,心一横大声地道:“是我的错,大伯,是我鬼迷心窍,想着给陆子安一个教训……”

    “啪!”不等他说完,薛大伯直接拂了桌上的茶水。

    薛欧站得极近,还热着的茶水便就这么直接泼在了他身上。

    本就是大夏天的,衣裳很薄,烫得他浑身一哆嗦。

    但薛大伯却丝毫不觉得解恨,他眼里头淬着火,恨不能烧死他:“你是什么东西,你也配给陆子安教训!”

    “大伯!”薛珊再也憋不住了,泪流满面,悲痛欲绝地道:“我……”

    “姐!”薛欧咬着牙回头瞪了她一眼,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大伯,是我行事鲁莽……”

    薛大伯心头火起,再也没能忍住,不等他说完便抬起一脚踹在他肩头,直接把薛欧给踹翻了。

    “大哥!”到底是自己儿子,薛老四虽然不好上去扶,却还是咬着牙道:“过了。”

    “过?”薛大伯讥讽地笑了起来,又急又怒:“我这些年怎么对薛欧的你们都看在眼里,我事事带着他,为的是什么?他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对这个侄子,薛大伯当真是付出了所有心血。

    不是亲生,胜似亲生。

    他自己儿子性格跳脱,又不喜欢传统工艺,不适合做一家之主,这些年他一直将薛欧在往下一代家主的位置培养。

    结果到头来就给他这么个结果?

    被这句话堵住,薛老四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还躲在后面哭丧吗!?”薛大伯一拍桌子:“要我把你赶出去你才肯认错是不是!”

    目光凌厉,却不是对着薛欧去的。

    薛老四浑身一僵,惊讶地扭头看向自己的大女儿。

    他媳妇更是整个人都吓懵了,不敢置信地道:“怎,怎么会……”

    “是我。”到了这个地步,薛珊反而镇定了不少。

    她向前一步,扶起弟弟,挺直脊背直挺挺地跪在正中间:“大伯,是我说我肚子疼,让小欧去给我拿药了……然后偷偷改的,和他无关。”

    “你,你怎么敢!”薛老四气得面色铁青,手恶狠狠地指着她,浑身直抖。

    薛大伯俯视着她,是审视亦是分析。

    半晌之后,他勉强算是相信了她的说词。

    “早说不就行了。”他竟一敛刚才怒容满面的模样,慢慢恢复了平时的温和模样:“起来吧。”

    “是我的错……”薛珊咬着牙,泪水一滴滴淌在了地面,不一会眼前便有了一小滩水渍。

    薛大伯摆摆手,声音温和地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像你们说的那样,本来我就准备和陆子安摊牌的,眼下不过是形势更加紧张一点,没什么太大差别,快起来吧,地上凉,马上要结婚的人了,可不兴生病,不吉利的。”

    听了这话,薛珊心一松,怯生生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面色微微泛红:“谢谢大伯。”

    “老四家的,你带小珊回去休息吧,我和小欧说说话。”薛大伯和颜悦色地道。

    薛老四的媳妇早吓得不成样子,她嫁过来这么些年,还真是少见大伯发脾气的样子。

    当下如临大赦,赶紧拉着薛珊走了。

    等她们走了出去关上门,薛大伯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了。

    薛老四自从薛珊跪下之后,眼里已经古井无波,恍若寒潭。

    他看了他大哥一眼,起身走至堂前神龛下直接跪下:“是我教女无方,请家法吧。”

    “薛老四,你教的好女儿啊。”有长辈终于忍不住冷笑道:“还没嫁过去,就给人家铺路,拿自家垫背不说,把自己的亲弟弟亲生扯到泥里用脚踩,当真是女中豪杰!”

    薛欧面色惨白,咬着牙走过去跪在他爸身边:“我的错,罚我!”

    “都给我起来。”薛大伯目光微冷,讥笑道:“薛家就你俩技艺还算拿得出手,全给折这里了,明天的挑战谁去?”

    这个……

    父子俩面色俱是一僵,只得缓缓站了起来。

    “大伯,等这事过了我再回来领罚。”

    “你的事先搁一边。”薛大伯目光在他脸上顿了顿,移到薛老四身上:“老四,不必等年底了,我看下月初是个好日子,你准备准备,把薛珊嫁过去吧。”

    这么赶!

    薛老四心一紧,却什么都没争辩,嗯了一声:“我来安排。”

    这不行啊,时间太急,外人该怎么看他姐!

    薛欧有些着急,连着看了他爸几眼,但是他爸无动于衷,仿佛根本没接收到他的急切。

    “薛欧。”

    却是薛大伯叫他,薛欧定了定神:“大伯。”

    “你姐的压箱,就交给薛礼办,你最近好好想一下,是不是继续跟我学,如果你确定自己不是这块料,趁早和我说。”薛大伯眉眼带着三分凉薄,语气也不复以往温和:“趁着,我现在还没死,还有些时日,可以尽快培养一个新的家主。”

    这话当真是说得极重,薛欧猛然瞠大眼,如遭雷劈,连压箱的事宜都忘了在意。

    怎么就,这么严重?

    “我看也是。”有长辈冷笑一声:“耳根子软,优柔寡断,确实不是做家主的料,太容易被人拿捏。”

    “我!”

    薛老四用力拉住薛欧,低着头道:“谢三叔教诲,我回去会好好教他的。”

    “散了吧。”薛大伯摆摆手。

    所有人都走了以后,薛大伯独自坐了许久。

    直到夜风寒凉,吹得他半边身子都麻了,他才慢慢起来,准备回房。

    却在半路遇到了薛老四。

    “大哥。”薛老四走上来,与他并肩而行:“你似乎做了决断。”

    “嗯。”薛大伯也没想瞒着他,镇定地道:“凤家这一次,吃相太难看了。”

    凤家是第一个提出守旧派的,薛家原本打算中立,但是到底是碍于情谊,只得站在了凤家这边。

    加上凤家小子和薛珊在一起多年,早就订了婚,明年初完婚后,两家就是亲家了。

    薛家之前一直认为这是好事,但此时看来,凤家似乎并不这么想。

    “你还记得吧。”薛大伯脚步不停,语气有些凝滞:“当时在直播间里,那些人猜测的应轩会挑战的,大部分说的都是……”

    “凤家。”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