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嫡女虐渣手册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苏茵浑身无力,只能任由他们带去菜市口。

    等苏茵到的时候,一向用来处斩犯人的菜市口,已经集满了围观的百姓。

    自从亲眼看过苏茵把凤凰引来,以及令人记忆犹新的万鸟朝贺的壮景之后,谁也不敢在把苏茵与妖妇联系在一起。

    可如今太后亲下懿旨,说苏氏阿茵是祸国殃民的妖妇,要当着全城所有百姓的面,施以火刑,焚成灰烬。

    谁还再敢说些什么!

    黑甲军已经蓟城翻了个遍,一无所获之后,不得不把搜寻范围扩大,如今黑甲军已经出城,知悉的时候只怕苏茵已经被焚成灰烬,如今怕是再没有人能来救她了。

    春日的午后,阳光灿烂,一旁的树木已透出勃勃生机,春意盎然。

    苏茵被金吾卫绑在木桩之上,四周堆满木头,雨方才停歇,空气潮湿,金吾卫在木头上油,一点即燃。

    苏茵昨夜淋了雨,又受了锥心刺骨的打击,整个人浑浑噩噩的。

    她抬眼看向乌压压的人群,眼中满是化不开的期盼。

    她在心中一声接一声念着容华的名字。

    只盼着他从天而降,如之前的每一次一样,以天神之姿救她于水火之中。

    “烧了妖妇……烧了妖妇……”无数人目光落在苏茵身上,眼中满是怨恨,纵然他们与她无冤无仇,可她是太后口中的妖妇,苍天又曾降下血字碑,上面赫然出现妖妇误国四个血字,妖妇不除,燕国必然再无宁日。

    “烧了这妖妇……烧了这妖妇……妖妇误国,断然留不得!”无数人的喊声聚集在一起,一道道喊声震耳欲聋。

    太后寝殿外,跪了满地大臣。

    何萧在所有人之前,王芷将一众臣子拒之门外,谁也不肯见。

    何萧面色阴沉,面上留有余怒,跪在门外,拱手说道:“请太后三思啊!苏氏阿茵死不得啊!莫说她本人的十五万黑甲军就在蓟城外,便是赵国,乃是容氏一族都与苏氏阿茵关系匪浅。一旦太后烧死苏氏阿茵,她的十五万黑甲军转瞬就会踏平蓟城,便是赵国,容氏一族也不会放过燕国的,我燕国将有灭国之险呀!”

    何萧以死进谏的心都有了,他不知王芷为何如此愚昧无知,他都说动苏氏阿茵在不与她计较,平息了一场祸事,可她非但没有收敛感恩,转身便以妖妇之名把苏茵压倒了菜市口,要施以火刑,焚成灰烬。

    真是愚不可及啊!

    一众臣子听着何萧的话,脊背都僵了,面色铁青的厉害,何萧的每一句话都说到了众人心头,从前还不觉得这个苏氏阿茵怎么样,如今听他这么一说,才明白她的重要性。

    “请太后三思啊!”何萧之手,所有官员重重的将头磕了下去,一脸惶恐不安。

    十五万黑甲军就在蓟城外,苏茵一死,瞬间便可踏平蓟城,苏茵乃是赵国的茵公主,赵国自然要出兵伐燕,便是容氏也不可能袖手旁观。

    如此一来,燕国亡矣!

    而他们这些人便会成为亡国之臣,焉能活得了。

    王芷坐在寝宫之内一言不发,一旁服侍的婢子战战兢兢的,不敢多看她一眼。

    “姑姑……姑姑……我要姑姑……”王芷怀中的燕泽,扯着王芷的衣袖,一声接一声说道,眼中噙着泪可怜巴巴的看着王芷。

    王芷心中烦闷,沉声说道:“把大王带下去。”

    几个婢子上前把燕泽抱了出去。

    “恳请太后收回成命,不然燕国危矣!”何萧一声高呼,也把头磕了下去。

    王芷紧紧抿着唇,双手死死地握着,咻的站了起来。

    可她并没有推门出去。

    而是独自一人,在偌大的寝宫走来走去,不停的走着。

    她何尝不知这些,可她也是身不由己呀!

    偏偏这些话她还不能说出来。

    她心中也是苦闷的厉害。

    便不知苏氏阿茵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求金,不求银,偏偏求了她这么一件事,她有选择的机会吗?

    她如何能不应允。

    “太后,若不肯收回成命,燕国就要断送在你手中了……”何萧的声音震得天上的飞鸟一惊,险些从空中跌落下来,使劲拍打着翅膀从天空掠过。

    何萧一语说完,猛地站了起来,他一脸决绝对着寝殿高声喊道:“燕国若是灭亡,他日九泉之下,太后有何颜面再见先王。”

    见何萧猛然起身,所有人皆是一惊,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太后!”何萧声音凄厉,一字一句的说道:“若是不肯收回成命,今日臣就撞死在这寝殿前,以死进谏,燕国灭亡,老臣愧对先王,更是无颜再见大王。”

    何萧说着,猛地朝一旁的柱子撞了过去。

    “何大人……”在场所有人一声惊呼。

    “砰……”的一声,何萧撞在一旁的柱子上,瞬间血流满面,倒了下去。

    “何大人。”就在那时,王芷命人拉开了寝殿的门,她眼睁睁的看着何萧朝后倒去,厉声吼道:“快传御医。”

    “何大人,何大人……”一众官员朝何萧围了过去。

    一个人将何萧上半身抱了起来,何萧躺在一个同僚怀中气若游丝的看着站在他面前的王芷,一字一句的说道:“太后,苏氏阿茵死不得,请太后收回成命。”

    御医很快赶了过来。

    王芷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她什么都知道,可她不能答应他。

    还好何萧撞得不太重,捡了一条命,在御医的陪伴下,他很快被抬了下去。

    “请太后收回成命!”剩下的所有臣子跪在王芷面前拱手说道。

    他们不止是为了苏茵求情,更多是为了自己。

    亡国之臣焉有颜面活在这世上苟且偷生。

    王芷抬眸看着所有人,沉声说道:“本宫心意已决,再无更改!”

    她说着抬步朝寝宫走去,徒留一地一脸死灰的臣子。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越来越多的人围在菜市口。

    “焚了妖妇,焚了妖妇……”不管男女老少都被这个氛围感染了,他们高举着手,一声接一声喊道。

    一旁的金吾卫已经点燃火把,一脸肃然的看着苏茵。

    苏茵一袭红裙,银色的长发垂在肩头,眼下一片青黑,整个人说不出的疲惫,她死死地盯着面前的那条路,紧咬着唇瓣,心中一片悲凉。

    已经过去两个时辰,他还没有来。

    这一次,他要弃她于不顾了吗?

    还是……

    苏茵根本不敢想下去。

    姬玉说他还能活一个月,现在他断然不会有事的。

    一定不会有事的。

    一道道视线之中,苏茵缓缓的抬起头,看向一旁拿着火把的金吾卫,慢慢的合上眼睛。

    这一刻她心境恁的平和。

    他不来也没有关系。

    她便先下去等他。

    在奈何桥畔,在彼岸花旁,一直等到他出现。

    他们生不能同衾,死不能同穴,便是化作一缕幽魂也要在不分离。

    “容华……”苏茵声音小小的念着容华的名字。

    “时辰已到,行刑!”一个金吾卫高声喊道。

    所有人都收敛声音,凝神看着苏茵。

    “轰……”拿着火把的金吾卫几步上前,一把将手中的火把丢在浇了油水的木头之上,堆成小山的木头瞬间点燃,红色的火焰顷刻间将苏茵吞入其中。

    苏茵慢慢的抬起头,看向赵国的方向,她嘴角唇角微微一笑。

    母亲,阿衍,无为,阿若,杜叔叔……

    永别了……

    她已经给他们留了书信,同时给赵初何容允都留了信,她之死是心甘情愿,没有半分怨言,让他们不要迁怒燕国。

    如今她心中真真再无半分牵挂。

    一个月而已,她很快就能等到他的。

    热气逼人,所有人不由得朝后退去。

    浓烟呛得苏茵眼泪横流,可她心中却是愉悦的。

    很多人都怕死,可很多时候死不在可怕,而是一件值得期盼的事。

    生无可恋的活着,才是无止境的煎熬。

    火已经烧着苏茵的衣裙,她再也不觉得冷。

    “阿茵……”就在那时,她听到了一声久违的呼喊,那声音是她午夜梦回期盼了无数次的,熟悉中带着惊恐。

    下一秒,她慢慢的睁开眼,一个熟悉的身影就那样闯入她眼中。

    她勾唇笑起,眼泪一行一行落下,口中喃喃说道:“容华……”

    终究无论何时,他都不会放任她于危险之中置之不理。

    他从不曾变过。

    只是她始终不愿意去相信他而已。

    过往的一幕幕跃上苏茵心头,视线落在他苍白的脸上,她泪如雨下,整个人忍不住颤抖起来。

    容允衣袖一挥,燃烧的木头瞬间飞往一旁,连苏茵身上的火也被熄灭。

    “容华……”无数思念化作利刃插入苏茵心头,即将失去他的恐惧,犹如啐了剧毒的匕首,千刀万剐凌迟着她。

    他大步走了,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声音低沉且沙哑:“别怕,我来了。”

    苏茵死死地拽着他的衣袍,用力的抱着他,宽大的衣袍下,他已经消瘦的只剩下骨架,再不似往日那样匀称,身体健硕,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容华,再也不要丢下我。”苏茵将头埋在容华胸前,眼泪打湿了他的衣襟,她始终紧紧的拽着他的衣袍,生怕他再次丢下她。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