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鹤魔再现_天魔地仙记_黑岩阁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天魔地仙记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就在谢代林快要撑不住的时候,突然便是一排暗器直接挡住了杜瑾瑾的长鞭,吓得他只得连忙避开。但这几排暗器似乎威力太大,杜瑾瑾似乎似乎也有些招架不住,只得连连后退而这时有一道刀光而来直接把这些暗器都挡了开去。

    其中一个人的声音急切问道:“小师妹,你没事吧。”

    杜瑾瑾一言不发,连忙闪退到了一边,似乎对前来之人有些敬而远之,只一个劲地看着血魔。

    其中一人扶住了有点昏昏沉沉并且差点栽倒在地的谢代林,还问道:“六师弟,醒醒。”

    谢代林方才被击中数鞭,自然是受伤不轻,脸上已经有了两条青紫色的痕迹,\b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他睁眼一看却是自己的同门师兄谢枫,心中一喜,连忙喊道:“大师兄。”又见到旁边的谢祥奇,连忙又喊道:“三师兄。”

    谢枫看上去有些恼怒,而谢祥奇却是眉头微皱。方家二人见到有人来了,便也都停下了手。方才和妖族之人过招亦不过只是虚张声势,现在见到有人出现也就停止了动手,并且还向着谢家之人道:“谢家师兄,幸亏你们及时赶到,不然我们正道要在妖族和魔教之人面前颜面尽是了。”

    另一边,杜琮出现在了众人眼前,虽然杜瑾瑾对自己依旧是爱答不理的。可毕竟是自己多年的小师妹,上次被拘禁在千尸阴山还以为她已离世,为此还伤心了好几日。后来却见到了她,自然是有些意外只不过却不知因何原因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说,似乎还对那血魔颇有些死心塌地的。

    毕竟是同门,对方不知是何原因加入了魔教,却也无法去深究。谢枫方才看到乃是一女子出的手,自然便知晓是乃是那杜瑾瑾,现在见那女子若无其事在一旁便有些恼闷,直接就是几道暗器打出。

    不想还未及杜瑾瑾跟前便被人打了开去,谢枫一看却是杜家的杜琮心中一时大为纳闷不禁质问道:“杜琮,你杜家之人什么意思?”

    杜琮正想着回答,方法元不失契机的插嘴道:“这还看不出来?”这话无异于就是告诉谢枫对方直接就是针对你们,包庇魔教之人。

    果然,谢枫气急,又是几枚暗器从袖中脱手而出。杜琮似乎也不甘示弱,直接便也出招挡住。谢代林知晓被方家二人给戏耍了,可这下自己受了些伤可谓是颇为狼狈。根本不想再去做无谓的口舌之争,便也一言不发。

    谢枫大吃一惊,不想会被杜家之人给拦了下来,倒是杜瑾瑾有些无动于衷,冷冷地盯着谢代林,毕竟他方才如此污蔑自己的主公实在是该死。但却对突然出手相助自己的杜琮颇有些不屑一顾,甚至认为他是多管闲事。

    可谢枫如何会这般认为,直接质问道:“杜琮,你们什么意思?难不成想要包庇魔教之人?”

    但杜琮却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和流夜统帅交手多时的血魔。此人可谓是一切的根源,自己的师妹现在成了魔教之人全都拜他所赐。可对方道法如此之高,自己如何能去找他麻烦?可也心有不甘,只得有些愤恨地望着血魔。

    杜琮的身后是杜秋行,此人沉默寡言,可对杜瑾瑾多少还是有些同族之情的。但对方并不认自己二人,虽有些纳闷可也觉得暂无危机也就随他而去了。但刚才谢家之人如此出手对付一个女子,实在让他有些不舒服,便想要出手教训一番。

    但这时妖族的流夜统帅却被血魔一脚给踢飞开去,正准备祭出残剑了结这厮的性命之时,突然有个声音道:“小师弟,你先放过他。”

    血魔心中动容了下,在这考虑的片刻便已措施良机。而流夜统帅摔倒在地,看上去极为狼狈不堪。妖族几人连忙围了上去,死命地护着流夜。

    流夜脸上异常苍白,血魔那一脚可以说踢得他五脏六腑都像是剧烈了一般。而血魔却还冷冷地说道:“回去告诉海皇,千尸阴山几名弟子的债迟早得讨回来的。”说完,再不看他一眼。

    但扭头却见到了有些急匆匆而来的李玄东几人,血魔心中楞了一下,方才自己居然还仁慈了一下,这才放过了流夜统帅的小命。

    李玄东心中有些诧异,不想自己小师弟的修为居然到了这等出神入化之地。流夜统帅别说是自己,就算是梦清寒估计都没有多少的胜算,而自己的小师弟居然这等厉害,实在让他有些刮目相看。

    妖族中那个鸠面高瘦老者却有些深沉,看样子似乎对其血魔也有些不屑一顾,眼光冷冷地扫了在场之人几人,便向着转身离去。可这时方家之人却不想放过这些人,方介林直接几记风刀便挥了过去。

    妖族几人察觉到危机,想要脱开,可那鸠面老者浑身散发出金光,身体一震之下便把几记风刀都给化散了开去。在场之人全都震惊了一下,连忙血魔都楞了一下。

    方介林更是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对方的气场实在太强了。根本难以撼动其分毫,甚至二人觉得此人的修为比方诠还要高出许多。但却又不知妖族中什么时候有这号人物,修为可以说直追魔狼和千苣。

    可那老者似乎无动于衷,只说道:“手下留点情,日后好相见。”

    方介林一下子无话可说,也不敢再出手了。而流夜亦是大为纳闷,此人以往居然都看不出来,不想却是如此深藏不露,让他颇有些意外。可现在也不是问话的时候,也就缄默不言。

    血魔对其身份也是颇有些好奇,几个凌幻虚步踏出,瞬间到了那几人的面前。眼光阴寒地看着那鸠面老者,冷冷地说了一句道:“鹤魔。”

    那人大吃了一惊,随即又冷笑道:“想不到还有人记得老夫。”

    其余之人都大为诧异,上次在追风谷便已经见识过这鹤魔的。此人亦魔亦妖,却一直都在妖族中走动,特别是和魔狼几人关系匪浅。

    血魔面无表情,面具之下的眼神充斥着阴寒之光,半日方才说道:“你来林府做什么?”

    鹤魔见到自己的身份被人识破,也就不想着再遮遮掩掩的了,连忙说道:“血魔,想不到这么十几年过去了,你倒是摇身一变身在了妖族。老夫今日前来自然是有要事,现在却没事了。”

    身边有些气息奄奄的流夜亦是吃惊不小,这鹤魔在妖族中的地位他如何不知晓?可自己现在这等落魄,实在觉得有些丢人现眼的。

    血魔不以为意,却答道:“我只问你一句,当年魔狼几人陷害狐大王,你可曾参与了?”

    鹤魔不想对方会提及此事,对方这话明显像是在威胁自己一般,连忙便想发怒,却冷笑一声道:“血魔,我现在看在万魔子的面子上不和你计较。别忘了,当年你还杀了我几名徒儿,现在不和你算账已是给足你面子了。”

    李玄东在那边看了看身受重伤的流夜,心中到底有些念及当年的情义。若非现在在众目睽睽之下,便想上前去问问对方的。可眼光却看向了血魔,他想不到对方居然还肯听自己的话语,也算他良心未泯。

    旁人全都以诧异的目光看向了血魔和鹤魔,这二人都是有名的大魔头,看样子二人有些针锋相对之势,一时居然对他们大感兴趣起来。

    张立凡亦出现在了场中,他也想不到这个当年孱弱和不多言的小师弟会变成今天这等模样。虽然十多年未见,可毕竟当年之情是难以磨灭的。他们回去之后细细思来,除了不明白他为何会要放出妖狐外,其余之事都觉得对方似乎没什么大的过错。

    李玄东甚至还一直在找寻当年带他上山的东方明空,可此人行踪飘忽不定,多年来倒都还是了无音讯的。也曾经和自己的师父提起过,可对方态度坚决,只说自己这辈子眼光太差,收了这个一个孽徒。

    花解语在一旁一语不发,如今这里又碰到血魔亦是让他有些吃惊起来。虽然想要去叙旧,但身份殊途,如何能够让武域背上结交魔教之人的骂名。

    血魔嘴角噙着冷笑,他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谁都难以知晓面具下真是的面目。杜瑾瑾一直都在注视着她,她多渴望能看到他的真实面目。之前自己提出之时,对方一直都是置之不理的。而且有时候还凶神恶煞,让她望而生畏。

    她心中其实有些奇怪,此从自己的主公见到过武域的那位女子之后,性情变了不少。以往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之意一下子便淡化了几分,她记得之前没有任何一个女子能靠近她三尺之内,可自从和那武域女子见过之后仿佛就像见过了一个人一般。

    之前他的命令式违拗不得的,就算自己再怎么哀求都不会得到响应的,可现在他不仅会遵循自己的要求还会和自己多说几句话甚至还愿意把自己护在他的身后,而且还是如此近的距离。她眼光不禁想要找寻下那个女子的身影可却一直都没能见到,一时有些怅然若失。

    另一边的洞道中,林冠昌和身受重伤的四方金刚一直在逃窜着,身后那些幽魂一直都紧跟其后,似想把几人给逼死一般,没有放过他们几人的意思。

    狼狈逃窜的五人突然不动了,眼前出现了一个人影,一道紫色剑光一挥之下,那些幽魂居然四散开去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四方金刚再撑不住了,为了护主逃脱直接是以身挡住了那些幽魂,饱受啃食之苦。

    现在见到幽魂散去,四人都像是很脱了虚一般,连忙看向了眼前之人。一看之下却都大为震惊,此人手握紫影,却是武域的那名女子。

    林冠昌率先震惊了下,这女子他总觉得自己和他是渊源极深的,现在又见到了,更是有种迫切和她交谈甚至是了解她身世的欲望。这种与生俱来的亲切之感似乎让林冠昌颇为悸动,总觉得和眼前之人一定是有什么关系的。

    四方金刚也不知对方是敌是友,但方才已经对峙过了,虽未动手却也不难看出是敌非友。可现在四人都是强弩之末,别说眼前这握有紫影的女子了,就是寻常的修道之人都是难以抵挡的。

    林小菁一言不发地看着眼前这中年男子,她想到了这男子当年的决绝和狠心。想到了自己和母亲在严冬之时瑟缩在一个破旧的小屋中冻得瑟瑟发抖,在深更半夜经常因饥肠辘辘而难以入眠。后来病重的母亲更是枯瘦如柴,眼中蕴含的痛苦之色是她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的,而这一切都是眼前这男子所赐。

    阴风也不知从何处而来,林小菁冷然的脸上在甬道偶有一盏微弱的油灯中显得更加阴寒了几分。最终还是她忍不住开口道:“林冠昌。”她是无论如何都难以叫出那声父亲的,母亲临死前的画面消散不去。

    而林冠昌几人听她话语中有着几分的冷意便知她来者不善,一下子倒有些警觉起来,奈何这四方金刚已是自身难保根本再能去保护自己的主公了。

    可林冠昌却觉得眼前之人倒不像是来找自己寻仇的,而且方才他便想和这女子说上几句话的,毕竟不知为何自己总觉得对方和自己像是故人一般。可现在听到她的话语还是惊了一下,连忙说道:“你,你是谁?”

    林小菁似乎从这男子身上看到了一种无尽的荒凉,当年那个颇有些心狠手辣的男子到底还是老去了,变得似乎和一般的中年人差不多了。她心中楞了一下,到底还是内心深处的血缘作祟,居然再难狠下心去。

    但他说犯下的罪状却是难辞其咎的,便又问道:“你勾结蛮荒巫师,为开启邪术杀人,跟我回武域去接受制裁吧。”

    林冠昌一听直接楞了一下,也不说话,他从对方的眉宇间见到了熟悉的影子,仿佛和当年之人重合了一般。但却又不怎么确定,可最后还是试探性地问道:“你很像我的一位故人。”

    林小菁诧异了一下,居然说道:“你说的是谁?”

    林冠昌瞅了瞅身后的四方金刚,于是便不顾他们的反对,径直走向了林小菁倒让林小菁不由自主地退了开去。林冠昌却又说道:“你不必躲,我们去那边交谈。”然后转身和四方金刚说道:“你们不必跟来了,我不会有事的。”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