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大劫主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在方原晋升大典之时,不知来了多少仙门观礼。

    此后数日,已有一部分仙门使者告别归山,但却还有一些留了下来。

    而且留了下来的,赫然多是一些底蕴深厚的仙门使者。

    更出奇的是,在大典之后的几天时间里,仍然还有更多的仙门使者陆陆续续的到来,名义上都是来拜会六道魁首,庆贺他晋升青阳长老,对青阳宗弟子们来说,自然愈发的感觉兴奋,此时来拜会的仙门越多,便显得这六道魁首的名号越值钱,对他们来说也越有好处。

    不过在这表面的热闹之下,青阳宗宗主和几位长老,却早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他们初时,只以为这些道统与仙门、世家,乃是奔着方原的名头,潜力,以及九重天小公主的邀约而来的,可是后来,却渐渐觉得,这两者的因素自然是有,但怕是也请不动这么多的大人物,恐怕这些道统使者什么的,这次过来,还应该带了一些其他的目的……

    直到方原与他们谈过了一次,才总算明白了问题所在。

    “方原小友召见,不知有何吩咐……”

    “呵呵,老夫已来了两日,终于见到了六道魁首真容……”

    “方原小友勇夺六道魁首,可喜可贺,少年英雄,吾家家主特命我送来贺礼……”

    很快的,诸位仙门的使者便都来到了青阳宗飞云山传功殿。

    到了这时候,才可以一窥这些大道统、大仙门的使者真貌。

    有资格入殿来与方原直面的,便有数十人左右,而因为殿里站不下,因此只能等在了山下听候消息的各方使者之首,则还有数百人之多……

    而入了传功殿的这么多人里面,修为几乎皆在金丹后期,更有一些看起来气息可怖,似乎快要摸着了元婴的门坎,这也就不怪乎青阳宗主和诸位长老,愈是接待愈觉得心里没底了,不说这些人背后的势力,仅仅是他们自身的实力,便足以将青阳宗灭个几十回啊!

    “方某一介晚辈,有劳诸位前辈大驾,实在愧不敢当……”

    方原见人数已差不多了,便恭敬的向诸人行了一礼,而后道:“今日请诸位前辈来此,实在是因为晚辈有一件事要向天下人交代,想请诸位前辈做个见证,助我宣示天下!”

    “哦?”

    那各大仙门使者闻言,皆是微微一怔,面面相觑。

    很快的,便有人笑道:“方长老但讲无防,若是正事,我等自然义不容辞!”

    随后,便起了一片附和之声,这些使者们,无论来自何方何门,都显得非常客气。

    “其实也很简单,只是晚辈此前做过的一个承诺而已……”

    方原拿起了手里的卷轴,道:“这卷轴里面,记载的是我当年求法到了乌迟国,拜会乌迟国太华真人,得到的神法传承天罡五雷引,晚辈当初在天来城通天秘境与金家交手之时承诺,我不屑金家敝扫自珍,抱残守缺之念,世间若有人诚心向我求法,我便不啻相授!”

    听到了“天罡五雷引”几个字,众修皆是一惊,齐齐看向了方原手里的卷轴。

    不知多少人,在这时候眼神都变得有些浮动了起来。

    沉默许久,有人忍不住问道:“那方小友当初说的话,如今……可还算吗?”

    “当然算数了!”

    迎着无数又担忧又兴奋的目光,方原声音平静的回答,而后目光显得有些森然:“此法方某本就打算留在青阳大殿之中,任人参详,只不过在晚辈传法之前,还有个要求……”

    一听“要求”两个字,喧哗声同时降落了下来,气氛有些凝重。

    有人忍不住道:“方原长老,你肯传法,便是难能可贵,我等仙门又岂是这般不知礼数之人,法不轻传的规矩,是先祖留下来的,吾等继承仙祖遗泽,自当守仙祖的规矩,我中州南宫一族,愿奉上高阶玄法十道,灵精三万两,法宝十件,还换你手上这一道雷法……”

    “哎哟……”

    这传功大殿里面,包括了太石长老等人,忍不住为之动容。

    但这还没有结束,便又有一人开了口,道:“不错,神法自有神法的价值,谁也没想过可以凭空拿走,方原小友,我雷州幽雁门,愿拿宝丹三百颗,神药一株换你雷法!”

    “我幽州七戒道,愿拿一卷上古剑经,换你天罡五雷法……”

    “……”

    “……”

    一时间,这大殿之内的诸道统使者,居然你方言罢我登场,一个个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条件说了出来,看他们一个个都抢着抛出了极为诱人的代价,却连眉头也不皱的样子,应该是有很多人都是在过来之前,便已经得到了仙门秘命,做好了购买这道神法的准备了……

    “多谢诸位前辈了……”

    方原听着这么多的条件,都忍不住有些心动了,并且忍不住和善的向着那个要拿十道上阶玄法来换自己这雷法的中州南宫族使者笑了一笑,对他印象出奇的好。

    然后他才摇了摇头,道:“但说了传法,便不会收取分文……”

    周围众修闻言,顿时又是一个个惊的脸色惊疑不定。

    他们本是因为方原曾经说过要传法的话才来的,这世人传法,又哪里真有这么简单的,说是诚心求法便传,但这定是虚言,因此一个个都备足了好礼,根本就不求方原真如之前所言的免费传法,只要自己可以换得过来就行,可哪里会想到,他居?

    而青阳宗的秦长老、古默长老等人,听了这话,却顿时表情都有些复杂。

    心里,难免升起了一种割舍不掉的肉痛……

    这毕竟是一道神法啊,若是留在了青阳宗里,那会给青阳宗带来多大的好处?

    便是往外卖,又会卖出多少真金白银出来啊……

    可谁能想到,方原这个败家子,就这么答应要白白送出去啦?

    在这时候,倒是青阳宗主以及云长老,虽然也面带苦笑,但神色倒还平静。

    尤其是,那神色平静深处,似乎还带了些唏嘘之意。

    青阳宗主低声转向了云长老,苦笑道:“有没有想起一个人来?”

    “是啊……”

    云长老低声道:“从来不将秘法当作秘法的,很多年前还有一个……”

    青阳宗主道:“但这两个人,应该还是有些不同的……”

    ……

    ……

    “方原小仙师,那你的意思是……”

    一片喧哗里,还是中州南宫家的长老低声说了一句,周围人闻言,便也都安静了下来。

    “方某的意思很简单……”

    迎着无数又担忧又兴奋的目光,方原声音平静的回答,而后目光显得有些森然:“此法方某本就打算留在青阳大殿之中,任人参详,但晚辈愿传法于世人,可世人……”

    “……愿随我一起斩妖除魔吗?”

    此言问了出来,周围众修顿时一怔,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方原小仙师,那你的意思是……”

    在这时候,还是中州南宫家的大长老沉声开口,问了一句。

    周围便安静了下来,无数目光向方原看了过来。

    “神法自是要传,且不会收取分文,但传法之时,方某也要看品性如何,如今诸位远道而来,意在求法,方某也不装糊涂,神法便在此处,但传也只传予方某理念相合之人!”

    方原慢慢站起了身来,沉声道:“云州阴山宗,只手遮天,祸乱云州,六年之前,方某不过青阳一小徒,见有妖魔于太岳城作乱,与诸同门仗剑杀之,妖魔且自无话,阴山宗却谴真传明查暗访,终于找上门来,逼得仙门将我拿下,幸得师门庇佑,着人护我,阴山宗又暗中调谴九幽宫,沿途追杀,死伤我同门无数,才算是保住了方某区区小命……”

    说到了这里时,方原已是双目森然,寒声道:“如今方某终于归来,不思别事,只想到阴山宗山门前去问上一问,当初方某路遇妖魔,仗剑杀之,难道真的错了吗?”

    这一番话,直说的众人心惊,青阳宗上下脸色大变。

    而周围诸大仙门长老与使者等人闻言,则是微微一滞,旋及义愤填膺。

    “嘭!”

    中州南宫家大长老猛得一掌,拍碎了面前的玉案,喝道:“早就听说云州阴山宗与妖魔有所来往,却不知已沦为妖魔走狗,闻此不平事,老夫不能忍也,方小友,老夫与你同去!”

    “不错,是非黑白,焉能颠倒,去阴山宗问个明白!”

    “这等妖奴,也配做人?”

    有了他带头,其他各大仙门,也皆是怒火连天,纷纷大喝。

    一时满殿之内,杀气盈檐。

    而在这时,方原则是不再嗦,直接向殿外走了过来,眼中满是杀气。

    心里,有一股子郁气左冲右撞,直欲一吐而出:“你们阴山宗,果真是本领通天,与妖魔交往如此之深,沆瀣一气,结果中州出了血使者之事后,仍然可以扫清首尾,使得仙盟的怒火没有落到他的头上,越国之事更是轻轻推出了一个挡箭牌,便推脱得干干净净……”

    “只不过,仙盟你们可以躲得过,越国五大仙门的事情可以躲得过,但如今,六年前险些被你们一脚踩死的一只蝼蚁带着他的满腹私仇烧过来了,这件事,你们还有得躲过?”

    “欠下来的,总是要还的!”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