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盛世婚宠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白偌伊不退反进,光着身子就直接贴到沈霆琛的面前,另一只手绕进沈霆琛的西装里,纤细而又湿润的手指,一粒又一粒的把他的扣子解开,。

    她甚至是故意软着嗓子,声音娇媚如刚出水的芙蓉,“那就有劳沈先生赔偿一下了。”

    沈霆琛眼底的怒火一下子燃到最旺,他细长而又凌厉的眸子眯了眯。五年没见,白偌伊就变成这种德行了?

    轻佻,而又恬不知耻?

    他伸出另一手把白偌伊不安分的小手给扣了起来,嘴角勾起一丝玩味而又带着一丝丝戾气的弧度,“是吗?恭敬不如从命。”

    说完,沈霆琛直接把光着身子的白偌伊给扛在肩膀上,大步走到床边把她扔到柔软的床上。

    白偌伊眉头一紧,还没有开口再说些什么,沈霆琛就几下扯了他自己的外套,单手解开皮带,一只腿先攻下来压着白偌伊的胳膊。

    这个姿势与之前在法国酒店里,有些惊人的相似,那一次他好像也是带着怒火。

    白偌伊那双如琥珀的眸子里,映着沈霆琛那张冷冰的脸渐渐俯下来,他的脸与白偌伊脸几乎是贴在一起,两个人平静的鼻息在空气里交织在一起。

    白偌伊咽了咽口水,明明内心慌得不行,却还不得不装出一副熟练而又轻浮的样子。主动伸手勾住沈霆琛的脖子,甚至翻个身把他压在身下,两人身体所有触碰到的位置都好像有火在烧,烧的白偌伊手心发热。

    “我记得你好像是喜欢我吻你这里的对吧?”白偌伊声音里含着一丝丝娇媚,眼角眉梢都是故意做出来的浪荡之意。

    说完,就主动去吻沈霆琛的脖子,伸出柔软的舌头轻轻的舔拭着,微凉的樱唇轻抿着他的脖子,一点一点的吻下来,湿润的感觉让沈霆琛侧在一边的手指微微蜷缩了起来。

    且不说白偌伊吻着他脖子时,让他下腹的*瞬间爆发,光是她那赤祼的身子在俯下来时,碰到他身上的时候都让他心神荡漾,焦躁难耐。

    白偌伊的吻复而又反方向的吻上来,她的手心是滚烫的,可是纤细的手指还是微凉的,在拨动着沈霆琛一头细碎的头发。

    然后突然一口含住沈霆琛的耳垂,灵活的舌尖在他的耳朵肆意的扫荡,还有她那重重的鼻息声,都是像淬了情药的毒。

    让沈霆琛的身子越来越紧崩,腹部里的火一浪接一浪,要将沈霆琛的意识给吞噬。

    不行,不能就这样在白偌伊的撩拨中妥协,她越是要让自己沉迷,沈霆琛就越是要装作一副 没有多大兴趣的样子。

    白偌伊如琥珀的眸子缓缓转动,看去沈霆琛的脸,发现他还是一片清冷,好像白偌伊主动撩这么久,他都没有什么反应一样。

    真的是这样吗?白偌伊眼睛一眯,心底一横。一只手绕到他的后背,自己的身子完全的压了下去,上身那两团柔软丝丝缝缝都贴在他滚烫的胸前。白偌伊明显感觉到自己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身下的男人身子轻颤了一下。

    白偌伊嘴角勾了勾,我看你还能忍到什么时候?

    满是侵略的吻,细细密密随着他的下鄂,他的脖子,他的锁骨,一路四处点火,轻吻或重嗦的吻下来,右手在他的身子轻佻的四处游走。

    他的精腰线条极为明显,同时也是他最为敏感的地带,白偌伊手指先抚下去时,只感觉沈霆琛的身子又颤了颤。而随后白偌伊弯下腰吻到那时的时候,沈霆琛的喉咙里抑制不住的发出一声喘息。

    真是不抑制不住,对于一个深爱白偌伊这么多年来的沈霆琛来说,光是白偌伊什么都不用做,他闻着她身上特有的体香都能让沈霆琛瞬间有反应。

    何况白偌伊还在尽全力的挑衅着他的身体,每一片敏感的地带。

    白偌伊的手指还在往下,中指沿着他腹部的线条挑进沈霆琛的内裤里,在白偌伊的手指要碰到沈霆琛身下那早就难耐不已的部位时。

    身下的人突然翻身把白偌伊按了下来,沈霆琛伸出一只大手直接把她的两只手给按在她的脑袋上,永远是那种强迫的动作。

    他不想让白偌伊碰到那里,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对她的挑衅,无可奈何。

    “够了白小姐,你的功夫已经很不错了。”沈霆琛喉咙发紧发干,身下的火早就让他难耐不已,他的另一只手伸到白偌伊的双腿内侧,有些轻微茧子的手腹轻轻的抚摸着,“接下来,我得要赔偿你不是吗?”

    白偌伊笑了笑,直接把左腿抬了起来,平坦的小腹微微抬起来,整个人的身体都是邀请着沈霆琛进来的姿势。

    沈霆琛当然是如她所愿……

    房间里的空气变得无比的旖旎,两个人重重的喘息交织在一起,还时不时混着身体碰撞的声音,天花板上橘黄色的灯光打在床上两个人的身上,可是他们谁都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

    沈霆琛看不清白偌伊的脸,是因为他的眼睛。而白偌伊看不清沈霆琛的脸,是因为沈霆琛在压上来的时候,另一只手的捂住她的眼睛。

    她不明白沈霆琛为什么要这么要,但是她也觉得没有必要,大家都清楚现在在做的事,不过是互相的一场作戏而已。

    就算是他们的身体此时此刻无比的贴合,可是他们两个人的心却从来没有丝毫的靠近。

    许久,沈霆琛离开白偌伊身体的时候,两个人的后背早就是一片汗水,白偌伊侧开身子拉起被子把身体盖住。

    沈霆琛靠坐在床头上,在床头柜上摸出一根烟,点燃重重的吸了一口。然后半眯着眼睛扫了一眼躺在一边的白偌伊,清冷的嗓音根本不像是刚做完的男人,戏谑中又带着挑衅,“怎么样白小姐,我让尽兴了吗?赔偿还算满意?”

    “当然尽兴了,怎么算都是我赚了,毕竟H市里想跟沈先生睡一觉的人多了去不是吗?”白偌伊说的是真话,至少跟沈霆琛睡觉,身体不是一般的尽兴。

    至于心里……这世上本来两全其美的事,少之又少,不能有太多的想法。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