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旷世公子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任城对于任辉的痛恨早已超越了一切,巴不得直接杀死他。要不是家族中有些老家伙,看在其父亲的份上保着任辉,说不定现在已经成了一堆枯骨。

    “几个废物,简直是找死!”皇无极冷笑一声,看向白仁说道:“教训一下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

    “我去!”白仁惊讶的看向皇无极,有手指点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不错,看你半月来进步很快,是时候了解一下你的实力了!”皇无极说的光明正大,似乎很相信白仁一般。

    但是,传到白仁的耳朵里却变了味道,因为他从皇无极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这个不太好吧,我才刚刚进阶,没有完全掌握好力量,万一真的将他们杀了如何是好,还是任兄去吧!”白仁想了一下,决定拒绝皇无极的提议,与其暴露实力引起警觉,不如让他猜不透自己来的保险。

    毕竟,一个人的实力暴露会,会有所防范。但,看不透的话,只能被动的防守,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任辉听到白仁让自己来,顿时犹如打蔫的茄子,整个人低下了头,一句话都不说。

    这一下皇无极不高兴了,盯着任辉和白仁两人冷冷的说道:“怎么,你们两个想让我亲自动手!”。

    站在身后的邪尊杨素听到皇无极漏了自己,刚刚准备开口说话。只听,皇无极摆了摆手道:“邃叔,小孩子的麻烦,不劳您出手了!”。

    但是,邪尊杨素从皇无极冷漠的眼神中可以看出,眼前的这个小子是动了真怒。皇无极的话不咸不淡,平常的很,但传到任辉和白仁的耳中,却犹如一阵寒风吹过,不由的紧了紧衣服。

    “公子,不如算了吧。明天就要开始比赛了,受伤的话可麻烦了!”任辉始终在忍让任城,连带着劝说皇无极。

    在方外,世家,宗门的关系看的非常重要。一个家族无法团结的话,在方外只有被吞并的命运。而且,家族的名誉高于一切,哪怕是献上生命,也要维护到底。

    任辉的父亲,也可以说是被家族的声誉拖累而死。

    “你说什么!”皇无极眼神瞬间阴冷下来,目光如电闪雷鸣一般,双瞳中射出道道寒光如同利剑般直刺任辉心底。

    蹬蹬蹬······,任辉被皇无极冷漠无情的眼神,吓的向后连退数十步,直到撞在一棵大树上才停下来。

    但,双眼依然无神,目光涣散,瞳孔紧缩似乎遇到了可怕的事情。

    同样,站在旁边的白仁也看到了皇无极的眼神,只不过真正操控身体的是天月明珠,意志强大的许多。但,即便如此,依然被吓的退了三步,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白仁以前不是没有见过比皇无极更加可怕的眼神,但却没有如此的深入人心,好似近在眼前,整个人真的要被泯灭一般。

    任城等十几个人站的比较远,没有看清楚事情的经过,以为任辉害怕了吓的一动也不敢动,顿时间气焰嚣张起来,大大咧咧的朝着皇无极一步一步逼近。

    “白仁,还不动手!”皇无极冷漠的声音,准确的传递到白仁的耳中。

    白仁听到命令,身体本能的动了起来。可是,内心瞬间将本能压制下来,站在原地看着皇无极说道:“大哥,不是小弟不动手,实在是上次走火入魔的后遗症还没有,不宜动手!”。

    听到白仁的推脱,皇无极突然间捂着脑门疯狂的大笑起来:“好,很好,好的很,太有意思了,你说对不对白仁!”。

    看到皇无极异常的举动,白仁瞬间感到了一丝的不对劲,马上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心中不由大怒。可一想到老怪物的吩咐,顿时冷静了下来,强忍着将皇无极击杀的冲动,脸上保持微笑的说道:“大哥,您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想不到白仁你也变的如此有主见,大哥高兴的很!”皇无极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的邪意,正好被邪尊杨素看的一清二楚。

    任辉,任燕,赵会,马成,余猛,朱莉也看到了皇无极的异常,心中不知为何,有种恐惧的感觉。

    这样的皇无极,他们是第一次见到,好似在面对荒古巨兽一般,充满了无与伦比的压迫力,仅仅看上一眼,就犹如神峰压顶,呼吸急促困难起来。

    “公子,您是怎么了!”任辉知道皇无极真的生气了,连忙关心的说道。

    “没什么,只是高兴而已!”皇无极左手手掌支撑着脸颊,让人看不清楚他的样子,只是断断续续的笑声出卖了此时的心情。

    “既然你们两个不动手,看起来只能是我亲自动手了!”皇无极对于任辉有些失望了。想不到,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居然在家族势力面前,连一点反抗性质的动作都没有,任人陵辱,出乎了皇无极的意料之外。

    “公子息怒,公子息怒,千万不要杀了他们!”任辉看到皇无极动了真怒,十分害怕一时失手杀了对面的那些纨绔子弟。

    “想让我息怒很简单,不杀他们也很简单,你亲自动手,打的他们跪地求饶,我可以考虑放过他们!”。

    皇无极的一番大话,传到任城等十几个纨绔子弟的耳中,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脸上顿时露出狰狞的微笑,一个个充满杀意的一步步走来。

    “小子你说什么,竟敢说这种大话,看来你今天是不想活了!”任城身后一个有点矮胖的男子,扒开其他人从后面走了出来,恶狠狠的盯着皇无极说道。

    “刘会,给我闭嘴!”任辉害怕刘会火上浇油,不顾对方的身份大声喝骂道。毕竟,刘会不是任家的人,骂也就骂了,根本没必要道歉或者做其他的事情。

    “什么,任辉,你这条丧家之犬,也敢叫少爷的名字,是不是不想活了!”刘会似乎受到了天大的侮辱一般,盯着任辉握紧了拳头,恨不得将其撕碎。

    “放肆,刘会,你是什么东西,要不是刘家三公子的身份,你连一条狗都不如!”任辉担心皇无极对自己的看法,整个人豁出去了想要和这些家伙们拼上一拼,大不了就是死。

    不过,这只是任辉暂时性的想法,在他的心中,自己出事的话,皇无极一定不会坐视不管。

    “任辉,看来你这个堂弟,胆子真肥了不少,连我都看挑衅了。今天看起来,不打断他的四肢,是不行了!”。

    说着,刘会咯嘣咯嘣的捏起了手指间的关节,发出脆响,增强自己身的气势。

    白仁站在原地始终没有动作,皇无极用眼角余光看了他一眼,心中冷笑说声。

    皇无极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如今的白仁不在是以前的白仁。已经成为了天月明珠的傀儡,或者说已经被天月明珠吞噬,两者合二为一。

    只不过,皇无极想不明白,天月明珠明明被自己封印了为什么还能跑出来。而且,神魂似乎已经和白仁合二为一不分彼此。

    想到这里,突然间皇无极发现,血怨球还在邪尊杨素的手里,摇了摇头,血怨球就当做礼物算了,自己暂时也用不到这样的法器。

    不过,血怨球中的天月明珠本体,要找个时间取出来,重新封印一番,绝对不能让神魂和本体再有联系。

    因为,天月明珠和本体有所联系后,实力必定大增,自己想要将其拿上绝对是难上加难。为了以防万一,皇无极决定在比赛的时候,将天月明珠取出来封印到自己的体内,以策万全。

    就在此时,白仁想不到,皇无极居然猜到了自己的身份,而且做出了打算。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会后悔自己刚才的决定,保留实力是好,但因其皇无极的猜忌,才是最危险的。

    皇无极绝对不会留着一个危险的人物在身边,发现之后一定会竭尽全力将其消灭在萌芽中。这种方法,不知道救了多少次皇无极的命,至今为止一直封为良策。

    “是啊任辉,连刘三少的话,你都敢反驳了,任家的名声都给你败坏了,今天一定要代各位长辈好好教训你!”。

    任城一脸严肃,其实心中早已乐的开花,希望这一次能要了任辉的命。任辉一死,那么任家将在也没有人可以和自己争下一代的任家家主之位,这一招借刀杀人不可谓不毒。

    如果任城亲自下手杀了任辉,那么一定会被说成兄弟相残,给家族各位长老的感觉将会大大的降低。

    但是,被外人杀死的话,只能说是技不如人,甚至丢了任家的威名,自己将事情摆平,长老说不定会高看一眼。

    任城心中冷笑连连,一脸微笑的看着任辉。明眼人一看到任城的笑容,就知道是皮笑肉不笑,心中不知道又在想什么鬼主意了。

    任城的想法,他身边的纨绔子弟们,根本不会在意。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杀一个世家弃子,简直犹如捏死一只蚂蚁般那么简单,不用在意任何人的想法。

    “任城,够了,要不是为了任家的名声,不想做出兄弟相残的悲剧,就凭你也想对付我,做梦!”任辉爆发了,瞬间点在了任城的软肋上。

    不错,这正是任城的遗憾,想不到二十年前的那次意外,虽然让任辉修为大跌。但是,资质上没有任何的损伤。这也是为什么,直到现在都有长老保着任辉的原因所在。

    任辉修为大跌,任城是最高兴的。因为,自己出生以来第一次超越了他。可惜,这样的结果没有维持多久,任城资质根本无法和任辉比较。

    二十年过去了,任城还在紫丹境后期徘徊,始终无法踏出最后一步。可,任辉在一年前不知为何突然间修为大增,用短短一年的时间追上了自己。

    同时,家族中的长老包括自己的父亲在内,都感觉到了任辉了再次崛起。很多长老已经暗地里重新开始对任辉的关注,这一下任城不得不再次紧张起来。

    为了确保自己的地位不被任辉冲击,任城苦苦哀求的自己的父亲,也就是任家的家主。

    任家家主也就是任城的父亲,也感觉到了一丝的威胁,为了将任辉这只崛起的老虎给毁掉,又不能直接出手,以免引起长老们的不满,只能,暗地里设计任辉的妹妹任燕。

    想不到计划非常的成功,任燕闯了滔天大祸,要不是任辉自愿背黑锅,说不定此时任燕已经被逐出任家,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就算是任辉背黑锅,处罚依然很重。而且,所有的资源不在发放给任辉,一瞬间让他陷入进退两难。

    自己没有资源没关系,可是身边的人也是如此。任燕,赵会,马成,余猛,朱莉,都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为了他们,任辉做出了一个决定来参加道虚盛会。

    本来,任辉以前也有想过参加道虚盛会,最后在任城的打压下,只能不了了之。这一次,为了任燕,赵会,马成,余猛,朱莉,任辉豁出去了,不在林辉城参加比赛,反而舍近求远。

    到十万里外的一座小城,代表一个小型世家出赛,两者接触后感觉对双方都有利。更何况,一个要名,一个要利互不冲突,小型世家连想都没有,就答应了任辉的要求。

    功夫不负有心人,任辉的确没有让小型世家失望,一举夺得方圆十城的种子选手名额,于是带着任燕,赵会,马成,余猛,朱莉来到了道虚城。

    任辉有自信,自己一定可以进入道虚宗,不管是修为,还是资质,没有理由不选。

    可惜,任辉千算万算,想不到今年的道虚盛会,居然有如此巨大的改变,简直超越了以往的认知。甚至,第二轮开始种子选手,就要参加淘汰赛,一路上惊险连连,被凶兽追杀,知道遇上皇无极。

    一切的一切,都是任辉带着任燕,赵会,马成,余猛,朱莉来道虚城时没有想到的事情。现在,任辉不得不面对家族的恩怨,自己一生最大的仇敌。

    “任城,不要得寸进尺,我要还手了!”任辉脸上一正,死死盯着任城,沉声说道。

    任城看到任辉的眼神顿时一惊,片刻后回过神来大怒,不由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家伙要成粉碎,吞进肚子里。

    “还手,你敢吗!”任城说着哈哈大笑起来,周围的纨绔子弟跟着大笑起来。因为,在他们看来,任辉的话简直是天方夜谭。

    别说,他们每一个人的修为不弱于任辉,即便弱了少许,十几个人难道连一个都打不过。况且,凭他们十几个人的身世,任辉别说打伤他们,就是随便动一下,都有他受的。

    “你们······!”任辉想不到自己说了怎么多,这些家伙依然顽固不灵。

    皇无极的厉害,任辉非常的清楚,真要动起手来,包括任城,刘会在内全部必死无疑。当日,凶兽在皇无极面前毫无还手之力,杀的血流成河至今历历在目。

    刘会看到任辉被气的说不出话来,顿时得意洋洋的哈哈一笑:“怎么,任辉不敢说话了!”。

    “是啊,任辉你这个孬种,丧家之犬,也就是嘴皮子厉害,一动手和龟蛋差不多,哈哈·······!”其他人纷纷附和,把任辉扁的的一无是处。

    “任辉,事到如此,你还能忍的下去!”皇无极看了这么长的戏,知道差不多了,全看任辉的了。要是任辉再让自己的失望,只能证明皇无极有眼无珠,看错人了。

    到时,任辉的生死,皇无极也不会再管,即便死在自己面前,也不会出手相助。

    “大哥,我忍不下去了,我要把事实说出来!”任燕看到自己的哥哥被如此凌辱,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

    “妹妹,你想干什么,还不站回去,事情我会解决的!”任辉看到任燕以身犯险,顿时一惊匆忙的喊道。

    “咦,又是你这个小妞,泼辣的样子真是越看越有滋味。刚才放过你,现在又送上门来,不如乖乖的跟本少爷圆房,说不定心情好放了你哥哥!”。

    刘会刘家的三少爷是个好色如命的大色鬼,早就看上任辉的妹妹。刚才欺负任辉的时候,任燕没有受伤全是刘会吩咐的。

    其他人要给刘会这个刘家三少爷的面子,当然不会动任燕。

    “臭不要脸,给我滚!”任燕看着刘会矮胖的身材,顿时厌恶无比,不由的娇骂道。

    “不识抬举!”刘会被任燕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少爷的脾气瞬间发作,准备动手把人硬抢回去,来个霸王硬上弓。

    任燕没有继续和刘会纠缠,看着任辉眼泪情不自禁的从眼眶内流了下来,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引的刘会食指大动,恨不得扑上去将任燕当场正·法。

    “大哥,上次设计我的人就是任城!”任燕泪眼婆娑的看着任辉大声喊道。

    “你说什么!”任辉双瞳猛然一缩,声音拔高了许多,震惊的问道。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