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永远怀念他_权门婚宠_黑岩阁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权门婚宠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第455章永远怀念他

    冰棺推至跟前,高妈妈扑过去声声唤着高纪钦的小名,高爸爸终于也抑制不住痛哭出声。

    久久呆愣的饭饭,也终于意识到,高纪钦是真的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冰棺里的高纪钦,一身崭新的军装,面部同样以国旗覆盖。

    “我要看一眼我的儿子,我看一眼他。”

    高妈妈试图揭开国旗,立刻就魏男被制止了,“妈,别看了,您会受不了的。”

    高妈妈执意要看看儿子最后一面,又是高爸爸,理智地说:“别看了,咱要给儿子留下最后的颜面,儿子生前最臭美了。”

    高妈妈掩面痛哭,几乎快晕厥过去。

    饭饭也想看,“能不能让我看一看?有没有可能……不是他呢?”

    魏男同样制止,“我们都希望不是他。”

    宋景瑜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这是我们在他口袋里找到的。”

    饭饭颤抖的双手接过照片一看,那是她的,他去当卧底的时候就带着她的照片。

    她拿着照片痛哭起来,“你说过等你回来要带我开飞机在蓝天下翱翔的,你怎么食言了呢?我们还有许多许多事情没有一起做过,你怎么舍得就这样走了?”

    林浅在后边扶着饭饭,轻声劝道:“饭饭,别这样,你这样叔叔和阿姨会更加受不了的。”

    冰棺不能停留太久,亲人过目之后,魏男几个就将冰棺抬上了殡仪车。

    不日还要举行追悼会。

    所有战士们,都沉静在失去战友的悲痛之中。

    看到高纪钦,仿佛看到了以后的自己,看到高爸爸高妈妈,仿佛看到了以后自己的爸爸和妈妈。

    然,强大的信仰让他们不畏死亡,既然当了兵,既然进了野狼特战队,就没有后退一说。

    ——

    部队招待所的房间里,高爸爸高妈妈和饭饭正式见了面,林浅也在。

    他们都没有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见面。

    高爸爸:“高纪钦跟家里说起过你,说你还在上学,还寄了你的照片给我们看,但是今天看到你真人,可比照片上瘦多了。”

    饭饭:“恩,我以前是个小胖妹,现在瘦下来了。”

    高妈妈:“女孩子要胖一点才好看,福气好……”说着说着,高妈妈又开始抹眼泪了,“饭饭啊,你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你的福气还在后面。”

    饭饭:“叔叔阿姨,你们一定要保重身体,高纪钦不但是你们的骄傲,也是我的骄傲,我会永远怀念他的。”

    他们没有聊太久,聊得多了也就是哭,简单的问候几句之后,林浅和饭饭就离开了。

    顾城骁的车就停在招待所外面的路边,魏男、宋景瑜、郑子俊、宁致远,还有沈自安,大家都聚在外面。

    见人来,宋景瑜拿着一架飞机模型交给饭饭,“这是小高子的遗物,如果我们没猜错,肯定是送给你的。”

    饭饭接过飞机模型,小小的模型分量十足,这是高纪钦留给她的唯一能纪念的东西,“谢谢,我会好好保存的。”

    魏男开车,先把饭饭送回了家,然后大家伙一起去了城邸。

    本来就约好今天要来城邸补喝喜酒的。

    老传统说,红事白事不宜相冲,但这条在他们眼里,完全无所谓,思想开明的奶奶专程为大家张罗了一桌酒菜。

    饭桌上,很少有人说话,大家就是闷头喝酒和吃菜。

    本来高纪钦与国际刑警里应外合,有绝对的把握制服华天明,可结果却是鱼死网破,华天明死了,小高子也回不来了。

    魏男:“国际刑警的大队长发了一封表彰信过来,说当时差点让华天明跑了,是小高子一个人,单枪匹马地与他们斡旋,可惜最后交易的仓库发生了爆炸,华天明和小高子,还有其他人,全都没有逃过爆炸。”

    说到痛心之处,魏男放下筷子撸了一把脸,“倒霉的小高子正好炸到了脸,怎么那么倒霉呢?哎……”

    顾城骁随口问了一句,“这是国际刑警看到的事情经过,还是只是他们的推测?”

    魏男:“是推测,当时国际刑警全都被阻拦在仓库外,是爆炸发生之后,才强行破门的。”

    “只是推测?”顾城骁在脑子里记下一笔。

    魏男:“恩,国际刑警说只有这种可能,是合理的推测。”

    顾城骁不再作声,只恨自己当时不在场。

    郑子俊全程都是沉默,至今都没有郑紫琪的下落,万一他的亲妹妹也参与了这件事,那他该如何面对死去的高纪钦,他又该如何面对这些战友。

    “老大,我能不能提一个要求?”

    “说。”

    “让我去吧,如果遇到紫琪,就看看她会不会连自己的亲哥哥也会杀。”

    顾城骁板起脸,“你就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吧。”

    “我想试试。”

    “试什么试?万一真有郑紫琪参与,你去,一眼就认出了你,那还试个鬼?”

    “……”郑子俊无言以对。

    宋景瑜理性地分析道:“子俊,别太早下定论,目前还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紫琪加入了他们。”

    沈自安端起酒杯,自顾自地一饮而尽,喝完,他说:“其实还有一个重要的信息我没有说,是小高子发回的最后一条消息。”

    “什么?”众人诧异。

    “小高子说,华天明,也就是四叔,他的资金全都耗在了林氏集团,林氏一倒,四叔就成了一个空名号,现在真正掌握实权的是范杨木。范杨木有一个得力助手,是一名女性,英文名叫purple(紫色)。小高子虽然没有查出purple的真实身份,但我觉得,真相离我们所猜测的不远,purple,或许就是郑紫琪。”

    听完,郑子俊绝望地闭了闭眼睛,其他人也是深深叹息。

    一直在听大家谈论的林浅,轻声问了一句,“那郑紫琪会不会对顾城骁不利?”

    在郑紫琪去大青山参与医疗救援之后,她曾打过林浅的电话,言语之中尽显威胁,声称绝对不会放过顾城骁。

    后来郑紫琪就失踪了,再后来,特战队就将她除名,以叛国罪论了。

    这么久以来,她一直都在担心着这件事,现在听沈队一说,她就更加担心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