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八荒之心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策杖云水不看花,春风秋月宿谁家?

    莫嫌行脚无滋味,可掬寒泉煮苦茶。

    我们都穿成了农夫的模样,他拄着杖,我背着包袱,彼此搀扶,活成了一对神仙眷侣。

    真正的爱情,不是一见钟情,而是相濡以沫。

    一路上,我和行痴游遍了很多名山大川,在很多乱石上刻下了我们的爱情誓言:情痴!遂天下多出了很多情痴山。

    行痴还俗了,胡子拉碴,黑发成髻,别有一番英俊帅气。

    一年后,我们来到了三生山脚下,想看看这座山上象征忠贞不渝的爱情的三生石。

    在三生山的山脚下有一方客栈,名为三生有幸客栈。

    我们在阳光即将升起的前一刻步入了三生有幸客栈,早晨的客栈冷冷清清,店小二看到蓬头垢面的我们,并没有吃惊,这世界上,奇奇怪怪的人多了去了,尤其是在这深山野外。

    中午时分,我们随意的坐在了大堂内的一张酒桌上,点了几个菜,就低调的吃了起来。

    在我们隔壁桌上,坐着一位酒肉和尚,慈眉善目,笑容憨厚,肚子浑圆,神态超然,只见他异常迷醉的喝了一碗酒,然后便眯缝着眼吟唱道:

    “白衣居士紫芝仙,半醉行歌半坐禅。

    今日维摩兼饮酒,当时绮季不请钱。

    等闲池上留宾客,随事灯前有管弦。

    但问此生销得否,分司气味不论年。”

    行痴听完这首诗,异常激动和欣喜的放下碗筷,来到了胖和尚面前,躬身道:“弟子拜见维摩大师!”

    维摩大师哈哈笑道:“你知道我???”

    “酒肉和尚,却又身披一身琉璃光,这世间除了您,还能有谁呢?”行痴激动道。

    窗外蝉鸣响起。

    “哈哈!”维摩大师有感而发,出题道:“风声水声虫鸟声,总和三百六十口口声声,无声不寂。”

    行痴回想着和我共同披星戴月走过的暗夜,含笑答道:“月色山色烟霞色,更兼四万八千形形色色,有色皆空。”

    窗外凉风吹来,吹淡了夏日的炎热。

    维摩大师满意的点了点头,再度对道:“风即是禅,云即是禅,山耶水耶亦即是禅,钟磐声中随你自寻禅意去。”

    行痴看着我,目光中满含爱意,没有丝毫犹豫的对道:“男可成佛,女可成佛,老者少者皆可成佛,松竹影里何人不抱佛心来。”

    维摩大师举起酒杯,笑盈盈地说道:“公子,我看你,遗世独立,身在闹市而意气干云,心性无染,却和光同尘,是我佛门中人?”

    行痴拒绝了维摩和尚的劝酒,摇了摇头,看着我说:“以前是!”

    “想你悟性这么高的弟子难得啊!”维摩和尚看着我,略带一丝遗憾的对着行痴说:“修佛,最重要的是修心,不是端个样子,那样只会距离我佛越来越远!”

    “我心即佛,尚无悔意!”行痴坚定道。

    “不过,你这个小女友可有点特殊啊!”

    行痴握紧了我的手,我也很紧张,行痴请求道:“维摩大师,我佛慈悲,清月她并未杀生,行痴求您放过她!”

    维摩大师慈悲为怀道:“我能够看得出来,她灵魂之上洁净如白莲,并无杀生歹念,也并未杀生,我这个和尚是非分明,不会伤及无辜。”

    “多谢大师!”我和行痴感激道。

    “两位此欲何往?”维摩和尚问道。

    行痴回答道:“东方净琉璃世界!”

    维摩和尚慢悠悠的喝了一口酒,语气平淡的问道:“所为何事?”

    “求借我佛琉璃光,净化我爱白莲身!”行痴坚定道:“都说维摩大师曾梦入琉璃,求得真经,还请维摩大师指引一条明路!”

    “我乃心中佛,我是尘中客,佛祖心中留,酒肉穿肠过,琉璃曾入梦,真法心中生!”维摩和尚充满禅意的说:“佛度有缘人,今日你我的相遇并非巧合,我佛来来去去满带慈悲,匆匆忙忙为了渡化人间。我就是你们的摆渡人,带你们度过此岸业障,到达琉璃圣光!”

    行痴连忙抓着我的手对维摩大师跪拜了下来,无比感激的说:“多谢大师成全!”

    维摩大师把我们扶了起来,笑道:“小事一桩,何足道哉!今晚是满月之夜,很是不安全,我们多盘桓两日,如何?”

    行痴感谢道:“一切听从维摩大师的安排。”

    “多谢大师!”我说。

    饭后,我回到了房间,行痴和维摩大师还在畅谈佛学。

    ……

    每至夜晚,三生有幸客栈的一楼往往都会坐满客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喧哗热闹。

    但那天晚上例外。

    一楼的几十张酒桌上只坐了寥寥无几的客人。

    体形臃肿的客栈老板眉头紧皱。

    我和行痴也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维摩大师也不像中午饮酒时的那般潇洒不羁,而是眉头微皱,时不时地带着疑惑的目光打量着我和行痴。

    该来的终究会来,宿命,我们逃脱不掉,唯有死,才可以解脱。

    这种无能为力的不甘让我感到屈辱,这种不自量力的反抗让我认识到自己是多么的卑微。

    我们生来就是猎物,只等待卡特琳娜的收割。

    突然,一阵阴风吹过,客栈的所有窗户都猛地砸在了窗棱上,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吓到。

    店小二连忙关上了店门。

    不过众人早已没有了心情吃饭。

    突然,店门又被外力轰的打开,站在门后脸色青白的店小二直接被震飞,砸在了一张酒桌之上,不省人事。

    几位客人都吓得脸色煞白,连忙搀扶起了店小二,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见我们还没有走,客栈老板来到了我们这一桌赔罪:“让客人们受此惊吓,我先在这里给各位赔个不是,今天晚上是月圆之夜,三生山中会有一些狼人进行变身,不过客人不用担心,客栈四周都种满了乌头草,他们不会攻击我们的客栈的,他们只攻击吸血鬼,几位请放心就餐和休息!”

    我瞬间抓紧了行痴的手,很是害怕。

    透过打开的店门看向黑森森的灌木林,鬼影幢幢,黑暗之中隐藏着莫名的危险。

    维摩大师一反往常,目光凝重的说:“狼人现在都狂躁的原因不是因为清月,而是因为有一大堆吸血鬼包围了这里!”

    维摩大师喝完了一碗酒,把手中的碗飞速的甩出了门外,紧接着,便听到了酒碗的破碎声和一声惨叫声。

    维摩大师右手一挥,店门猛地关闭。

    我小声的对着行痴说:“夫君,是不是卡特琳娜啊?他们是不是发现我们了?”

    行痴摇摇头安慰道:“怎么可能?他们不可能找到我们的!”

    “老板,客栈四周种下马鞭草没有?”维摩大师问道。

    客店老板苦涩的摇摇头说:“没有,乌头草和马鞭草不能共生!”

    说完,脸色煞白的客栈老板就丢下了我们,跑进了后院。

    维摩大师看向我们,满带疑惑的问道:“我思来想去,发现吸血鬼包围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们!”

    我和行痴再度朝着维摩大师跪拜了下来,恳求道:“大师,还请救救我们,那些邪恶的吸血鬼是来抓我们的,只要被他们抓到,我们就死定了!”

    我哭泣道:“大师,我和行痴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我求您救救我们!我们可不想被献祭!”

    维摩大师感叹道:“你们的命运隐藏在一片迷雾之中,连我都参不透,所以昨天我才想要了解你们,谁曾想你们竟然会有这样的遭遇?”

    行痴再度恳求道:“清月是命中注定的轮回巫身,他们要用清月来复活一位邪恶的祖魔!我们本以为能逃脱的掉他们的追捕,谁曾想……”

    “复活一位祖魔?这还得了?”维摩大师怒喝道:“好了,好了,我不会袖手旁观的,还不赶快起来,这两天你们都跪了两次了,我又不是你们的证婚人!”

    我和行痴破涕为笑,连忙站起。

    就在这时,店门轰的破碎开来,一脸妖媚的卡特琳娜迈着妖娆的步子踏进大堂,千面鬼君从她身后走出,手持乌鸦羽扇,气息阴冷。

    紧接着,几十个血仆就包围了客栈。

    “行痴小和尚,你可让姐姐好找啊,姐姐可真是想死你了!”卡特琳娜带着魅惑的声音轻笑道。

    “徐无鬼怎么没有把你杀死啊!可惜了!”行痴厌恶道。

    千面鬼君威胁道:“老和尚,将这两个人老老实实的交给我们,我们不会与你为难,否则,定断了你的修行!”

    其实他们这么说并非是出于对出家人的尊敬,而是维摩大师的实力很强,应该拥有天帝境的实力,本身又是佛门中人,身披神圣佛光,对吸血鬼有很大的克制。

    维摩大师浩然正气道:“好狂妄的口气,老和尚我虽然半截身子埋在土里了,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拿捏的!这两个后生,我维摩和尚是护定了!”

    “出家人不打诳语,老秃驴,你忘了这句禅语了吗?”卡特琳娜蔑视道。

    “狂不狂妄,手底下见真章!”维摩和尚趁机交给行痴一串佛珠,叮嘱道:“我先用阵法困住这些吸血鬼,你们趁机先走,记着薅一些乌头草防身,有我的佛珠在身,吸血鬼和狼人是不能把你们怎么样的!一定要拿好佛珠!”

    “多谢维摩大师,您也一定要小心,等你摆脱了他们,我们在三生河前汇合!”行痴说道。

    “我一定会在天亮之前赶到的!”维摩大师说道。

    我和行痴连忙朝着客栈后门走去,连行李都没有拿。

    “老秃驴,你这是找死!”千面鬼君瞬间出手,手中的乌鸦羽扇转瞬间变成一柄锋利的回旋镖,朝着维摩和尚扫杀而来。

    维摩大师虽然胖,但却身形矫健,只见他祭出一盏青灯,轻吹一口气,青灯之上便燃起了神圣的火焰。

    而后,维摩和尚把青灯立在半空,念着咒语道:“燃灯古佛心中生,四方道场任我行,乾坤天地手中掌,魑魅魍魉休得狂!”

    顿时,从青灯烛焰上环放出一股柔和的光芒笼罩住了整座客栈,继而一方金光闪闪的道场盘在客栈上,所有的吸血鬼都被囊括其中,除非破了青灯道场,否则脱身不了。

    “给我上!!!”卡特琳娜招呼着血仆。

    看着飞杀而来的回旋镖,维摩和尚猛地挥出一拳,拳头上金光大放,同时大喝道:“金毛狮子一声吼,惊起法身藏北斗,文殊普贤无处走,碧眼也徒夸好手!”

    瞬间一头威风凛凛的金毛碧眼的雄狮就从金光中跳出,愤怒的咆哮一声,就震飞了回旋镖,同时也震得客栈中的酒桌七零八落。

    金毛狮猛地跃起朝着千面鬼君杀去,千面鬼君收回回旋镖,转而化成一柄巨刀,朝着金毛狮砍去。

    卡特琳娜挥起炼血鞭,急切的想要破除青灯的困扰。

    几十个吸血鬼对着维摩大师一同出手。

    维摩大师依旧风轻云淡,一个个杀招信手捏来。只见他双手猛地一撑,一串十八珠的念珠就崩散开来,化为了一个个光点。

    维摩大师双手合十,念道:“不是心,亦非佛,问君毕竟是何物?昨夜金刚怒目瞋,一拳打破精灵窟!十八弟子领命!”

    顿时,十八个圣光闪耀的菩提念珠瞬间变成了十八金刚罗汉……

    ……

    (本章完)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