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钢铁燃魂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战场这边,第一波诺曼战车被联邦军队集火打爆后,诺曼装甲部队的推进速度大幅度降低,这对它们来说不尽是坏事。被击毁的战车成了一条“天然”的射击掩体,幸存者可以躲在后面使用枪炮攻击对手,顺带审视战场,寻找应对之策。

    这场那端,联邦军队的阻击固然收获了不错的开场,但他们缺乏重武器,枪弹和小口径炮弹很容易被敌军战车残骸所遮挡,杀伤效果随之锐减,而步兵的移动速度,又不足以支持他们实施战术机动。双份的僵持注定是短暂的,率先采取有效应对措施的,将会有极大的机会抢占主动权……

    联邦军阻击阵地上,始终心怀大局的魏斯当然看到了这种变化,也清楚打破僵局的关键所在。可是,炮兵营赶来参战的速度能否再快一些,第37国防师投入战斗的决心能否再强一些,这些都不取决于他的想法,也无关乎霍泽森少校的态度,甚至不是兵团司令部能够完全控制的。环顾四周,眼下靠得住的,还只是侦察营这些新认识的伙伴们。

    “索森军士,看到那边的树丛了吧?对,离我们有些远,带你的分队到那里去,布设一个警戒防御阵地。如果敌人从这一侧迂回,无论如何都要牵制住它们,别让它们轻易攻击我们的后背。哈卡军士,带着你的部队到我们后面去,找个能够策应索森分队的地方,如果炮兵营及时赶到,让他们在你们身后部署一个炮兵阵地。”

    魏斯这三言两语,便将半个连的兵力给派了出去。就在他做出调整后不久,对面的诺曼人不出意外地做出了正面牵制、两翼迂回的战术变化:百余辆战车一分为三,一部分留在原地继续跟联邦军对射,一部分大张旗鼓地向联邦军队右翼突进,还有一股兵力从外围兜了个大圈,悄悄朝联邦军队左翼袭来。

    黎明将至,夜色如墨,凌空绽放的照明弹,也只能照亮一小片区域。当照明弹的光耀黯淡,便如流萤钻进了草丛,火烛落入了深壑,忽闪忽闪的消失不见了。若是仅凭肉眼,根本没办法观察和判断敌军的动向。于是,魏斯接连派人前往营部,提醒霍泽森少校和军官们及时做好应对,派去的通信兵也不断从营部带回有关己方部队的部署动态:炮兵营2连抵达预定阵位……炮兵营3连赶到预定阵位……第37国防师直属侦察连抵达预定阵位……第37国防师3团1营赶到预定阵位……

    增援部队的陆续抵达,特别是炮兵营的参战,使得联邦军队的阻击火力骤增。由他们仓促构筑起来的阻击阵地,也从随时都会消融的薄冰片凝结成为坚硬的厚冰块。魏斯那颗悬在树上的心虽说还没完全落地,至少从危险的高度降到了相对安全的低处。他开始考虑继续抽调兵力增强侧翼和侧后的防御力量,只等己方装甲营的战车一到,即刻从右翼发起反突击。

    想到装甲营,魏斯不由得伸长脖子朝原第793警备团防区的方向眺望。深邃的黑暗中,爆炸的焰光时隐时现,给人一种有人在不远处不断划燃火柴的错觉。战斗还在进行么?是因为那些诺曼人知道援军已至,所以拼了命也要顶住联邦军队的攻击,还是因为阵地战限制了装甲营的战斗力,致使他们后劲不足,难以摆平那区区几百名诺曼士兵?

    正当魏斯深感踌躇之时,营部的一名士官领着数十号联邦军士兵来到了魏斯所在的右翼阵地,告诉他,这伙人是兵团司令部的直属部队。魏斯瞧了瞧,这群新生力量可都是身材魁梧、劲头十足的战士,心中大喜,但转念一想:兵团司令部的直属部队在这儿,那兵团司令部岂不是……

    片刻过后,魏斯果然瞥见一个动作有些笨拙的家伙在几名军官的陪护下来到阵地,他狠吃了一惊,连忙上前道:“凯森将军!您怎来这了?”

    还有半句话,魏斯硬生生地憋回了肚子里:您疯了吗?

    将军可没有精神失常,他大口喘着气,脸上挤出苦涩的笑容:“嘿,代理上尉克伦伯-海森,我们又见面了!你这儿的情况怎么样?”

    魏斯答道:“我们正在全力以赴,但敌人很强,能不能撑到战况扭转还说不准啊!”

    “这是句大实话!”凯森将军道,待呼吸平复了一些,他像是在跟自己的参谋官商议似的对魏斯说:“眼下我们这边的战局很不理想,能联系上的部队居然不足一半,司令部电台收到的基本上都是求援电报。可是,除了警卫团,我能调动的部队加起来还不到半个师,拿什么区救援呢?”

    凯森将军说的也是大实话,魏斯很努力地想了想:“除非航空部队能够摆脱敌人的缠斗,不然的话,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天亮后收拢各部,重新组织战线了。”

    这种不是办法的办法,凯森将军不会想不到,他无奈叹道:“是啊,诺曼人仿佛是夜行生物,一到夜晚就格外的难对付。好了,再有差不多一个小时就天亮了,希望天亮之后情况会有所改观……但愿如此吧!”

    “那您现在有什么打算?”魏斯用参谋官的口吻关心道。

    “从这往东20里有个名为帕拉德的小镇,我原本打算将兵团司令部移防到那里去,但就在二十分钟前,我们遭到诺曼人的袭击,他们只用了少量地雷和炸弹,便让我们心惊肉跳,胆气尽失。在大家的强烈建议下,我们暂时将司令部布设在你们团部所在的小村庄。得知你们正在阻击敌军装甲部队,临时决定过来看看。”凯森将军的回答,不但解答了魏斯的问题,还顺带解释了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胆气尽失?对于这个措辞,魏斯很是无语,几颗地雷、几枚炸弹,就让兵团司令部的军官们打退堂鼓了?名义上是为兵团指挥官的安危着想,说白了,心中还是有“怕”的想法在作怪。

    凯森将军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能安全撤往帕拉德固然稳妥,但他们的意见也不是毫无道理——越是靠近前线的地方,越容易联系指挥部队,而且能够将坚定的斗志传达给军官和士兵们。”

    如果战局不是太过糟糕,立足前线、就地反击的策略确有可取之处。可是,今晚联邦军第9兵团的战线已经被诺曼人打得千疮百孔,大多数部队的伤亡情况也许没有想象的糟糕,大部分官兵也许还在英勇奋战,但是,多支以装甲部队为先锋的诺曼部队已经深入联邦军队的战线后方,他们就如同一群凶猛的啮齿兽,绝对数量也许远远少于战场上的联邦军队,却是极为可怕的对手。等到天亮之后,双方交锋从“暗战”变成“明战”,联邦军队或许有能力从大局上扭转颓势,但如果被诺曼人探知兵团司令部就在他们的活动区域,会给对手留机会?

    “将军,留在这里很危险……”魏斯话刚出口,身后方向突然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间或有零星的爆炸声。

    呃,被敌人偷袭了?

    魏斯急忙开启特殊视野,不远处,绿色虚框组成的防线摇摇欲坠,一群数量不多但势头甚猛的红色虚框猛扑过来。

    那些绿色虚框,应该是哈卡军士率领的战斗分队,他们的主要任务是策应索森分队,顺带为侦察营阻击阵地的后背提供警戒,没想到“本末倒置”,率先发挥了警戒作用。

    这些不要脸的诺曼人!

    魏斯在心中怒骂道,拥有装甲部队、掌握集群战术还不够,居然还搞背后偷袭?有没有一点儿骑士精神?还有没有一点儿勇者气概?

    腹诽归腹诽,他不得不承认,诺曼人今晚这一仗打得“缤纷多彩”,让联邦军队防不胜防,疲于应付。

    见此情形,护送凯森将军前来的一名军官高呼:“手枪连,保护凯森将军回指挥部!”

    就在这时,魏斯在更远处发现了新的敌情,大股诺曼军队正朝着警卫团团部所在方向扑去。由于警卫团的部队基本上都已投入战斗,留守团部的兵力少得可怜,而在警卫团之外,兵团司令部的直属部队仅限于几支担负特殊使命的连级部队,近战能力值得一看的,也就是这支手枪连。

    针对眼下的形势,魏斯果断发声:“等等!兵团司令部现在很危险,将军,您最好跟我们待在一起,等到装甲营赶来,全员向帕拉德转移。”

    在这枪弹横飞、炮火不断的临时阻击阵地说兵团司令部很危险,魏斯的话语似乎有些大言不惭,那名军官正要出言反驳,警卫团团部方向响起了枪声。

    “敌人似乎早已盯上了兵团司令部!”魏斯揣测道,“我们的移动电台一直在工作吗?”

    “那是肯定的。”凯森将军回答说,“你的意思……”

    “对,无线电测向技术!”魏斯猛拍脑袋,“这种技术的作用原理早已被人们发现,此前由于这方面的仪器设备体型庞大而且精度较差,不具备战场应用的条件,但诺曼人既然能够搞出人造星源石,实现无线电测向技术的实用化也不是不可能。对付这种技术不难,要么关闭电台,让敌人无迹可寻,要么制造假目标,诱导敌人做出错误的部署。”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