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三国之北境之王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从县衙一出来,县尉和主簿二人就立即赶到了征兵点帮忙。原本很多还在观望的百姓,看到自己认识的县尉和主簿,来到征兵处,与招募新兵的军爷有说有笑,便打消了心中的疑窦,开始加入了报名的队伍。

    天色渐暗,征兵处附近的人总算渐渐变得稀疏,县尉和主簿见忙得差不多了,便向太史慈告辞,带着帮忙的衙役离开了。

    等县尉和主簿一走,太史慈就迫不及待地问队率:“今日招了多少新兵?”

    队率快速地清点一番后,情绪有些激动地对太史慈说:“回先锋的话,我们今日共招募新兵九百二十五人。如果明日还能保持这种势头的话,我们在一月之内,起码可以招募上万的新兵。”

    “此地的县令,和某是熟人,再加上他很快要被袁术免职,因此我们在这里征兵,他是全力协助。”见队率有些得意忘形,太史慈便泼了他一盆冷水:“假如我们换了一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你认为有几个人能相信我们?”

    有些得意忘形的队率,听到太史慈这么说,心不禁往下一沉,他很清楚这都是事实。如果没有衙役们的帮忙,自己的征兵旗就算树起来,也没有几个百姓过来报名。后来还是衙役们到街上到处去拉人,才陆续有人报名。

    变得六神无主的队率,连忙询问太史慈:“先锋,假如别的地方不准我们去征兵,我们该怎么办?”

    其实队率所担心的问题,也同样困扰着太史慈。虽说他曾经作为刘繇的部下,在扬州待过很长的时间,和不少的县令、太守都认识,可如今自己是冀州牧韩湛的部下。作为冀州军的一员,却跑到丹阳郡来征兵,这多少有点说不过去。

    如果不是袁术挤走了刘繇,并试图将这些地区的县令都换成自己人,想必丹阳令也不会如此爽快地让自己在丹阳县内征兵吧。但这样一来,对自己也是个机会,据县尉透露,他们已经派衙役去了城外的四乡八村,把城里招兵一事通知各村村民,自己争取在丹阳县招募足够的兵员,至于其它地方,能招募就招募,不能招募就算了,不强求。

    如今除了招兵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对招募的新兵进行训练。若是返程时,新兵还没有什么战力,别说沿途遇到的扬州兵、徐州兵,就连普通的山贼或黄巾贼,他们估计都无法应付。

    想到这里,太史慈对队率说:“明日的征兵,你不用去了。”

    队率听太史慈这么说,疑惑不解地问:“先锋,莫非小的做错了什么事情?”

    “没有。”太史慈摇摇头,“今日征兵一事,你做得很好。”

    “既然小的做得很好,”队率委屈地说:“那么先锋为何不让小的再负责征兵呢?”

    太史慈看到对方一脸委屈的样子,立即便想到对方肯定是误会了,便对他说:“你误会了,某不是觉得你做错了什么,相反,某交给你的事情,你做得非常好。至于为何明日不让你去参加募兵,是因为我们今日招募的新兵,需要有人训练他们。某觉得你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队率听完太史慈的解释,立即意识到自己误会对方了,连忙使劲地点点头,回答说:“请先锋放心,小的一定好好地训练这支兵马。”

    …………

    正当太史慈和队率在屋里讨论练兵之事时,远在青州的韩湛,也正和赵云、黄忠、荀攸等人谈到了太史慈。

    赵云有些担心地问韩湛:“主公,子义出发的时间不短了,也不知他是否到达了扬州。他带的人马太少,某实在有点担心他会出事。”

    “放心吧。”韩湛听后不以为然地说:“本侯和陶谦、刘繇甚至袁术等人,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想必他们没有胆子主动攻击本侯的兵马吧。”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我们毕竟是在别的诸侯领地里征兵。”荀攸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不管以前他们是否和我们有矛盾,一旦发现我们在他们的领地里征兵,最后肯定会兵戎相见。”

    对于荀攸的这种说法,韩湛心里也是非常认可,假如谁要是敢派人到自己的地盘来征兵,自己可能会和对方死磕。如果他不是想起丹阳兵是三国最强的兵马之一,他也不会冒着得罪人的风险,派太史慈去丹阳郡征兵。

    “公达,”韩湛等荀攸说完后,补充说:“你说的有几分道理。但本侯之所以派太史慈到丹阳郡征兵,除了那里出精兵外,更重要的是袁术和刘繇两人正在争夺扬州,很多地方都暂时无法顾及,因此本侯才会命子义前往丹阳郡去征兵。”

    几人聊的内容,黄忠有点插不上嘴,他只能等他们都说完后,及时地岔开了话题:“主公,关羽、张飞二先锋近几日又连着攻下了两座城池,不过他们的兵马折算不少,您看是否给他们进行补充。”

    “汉升。”韩湛望着黄忠说道:“若是关张二人手下的兵马折损过大,你们可以立即调土鼓的黄巾,去补充他们所损失的兵马,反正那里还有三十多万人马,从中选出几万可用之兵,本侯想还是没有问题的。”

    “主公说得对。”韩湛的话刚说完,荀攸就附和道:“土鼓的黄巾贼每日无所事事,除了消耗海量的粮草外,还是一个不安定因素,谁也说不清,他们什么事情心情不爽,又重新举旗叛变了。几十万大军云集在一处,就算我军骁勇善战,要想平定他们,势必也会损失惨重。到时就会影响到夺取青州的计划。”

    “此地距离土鼓太远,一来一回恐怕要耽误不少的时间。”赵云对韩湛用黄巾军补充关张二人的先锋部队一事,提出了不同的看法:“我们将土鼓的兵马补充进先锋营内,势必会稀释先锋部队的战斗力,我觉得此法不可取。”

    黄忠反驳道:“难道我们把冀州的兵马,补充给关张二人吗?要知道,他们不过是为了救刘备的性命,才表面归顺我冀州,但始终是心怀二心的。”

    “子龙,”韩湛等黄忠说完后,停顿了片刻,见赵云没有和对方辩解,便好奇地问:“你是否有什么良策?”

    “管亥手下的八万黄巾,经过一番训练,已经颇具战力。”赵云不紧不慢地说:“我们可以从中挑选出足够的人手,充实到左右先锋的队伍中去。至于管亥军中所出现的空缺,再由土鼓的黄巾贼补充。”

    “好办法,真是好办法。”没等赵云说完,荀攸就拍手叫好,抢先说道:“从土鼓调来的黄巾贼,补充到管亥的军中,因为全军上下都是黄巾,训练起来定可事半功倍。子龙的提议真是不错。”

    “既然军师也觉得某的提议不错,”赵云望着荀攸问道:“那我们是否立即传令,让管亥抽调一万人马,去补充关羽张飞的部队?”

    荀攸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韩湛。韩湛摆了摆手,说道:“公达,子龙是东征的主帅,而你是他的军师。军中的一切调动,都由你们说了算,不管征求背后的意见。”

    见韩湛没有越俎代庖的意思,荀攸的心总算放回了肚子里。一支部队最怕的是政出多门,让下面的兵士无所适从,如果在战场上出现这种情况,没准会导致兵马惨败的。想到这里,荀攸朝外面喊了一声:“来人啊!”

    随着喊声,一名军司马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冲着荀攸一抱拳,声音洪亮地说道:“不知军师有何吩咐?”

    荀攸从令匣里抽出一支令箭,对着那么军司马说道:“你立即持令赶往管亥的军中,调一万兵马给左右先锋。顺便告诉管亥,他所缺的兵马,本军师会从土鼓那里的黄巾贼中抽调,让他稍安勿躁。”

    “喏!”军司马答应一声,上前接过了荀攸手中的令箭,转身走出了大帐。

    管亥的营地,在韩湛大营的北面,见到军司马手持令箭走进来,管亥连忙起身,态度恭谨地问:“敢问军司马,主公有和差遣?”

    “主公有令!”军司马将手里的令箭高高举起,大声地说:“立即抽调一万兵马,补充给先锋营。”

    管亥对韩湛的命令是从来不大折扣,等到军司马所传达的命令后,立即叫过青牛角,对他说道:“牛角,主公让我部抽调一万人马,去增援关羽张飞的部队。我看,就由你率兵前往吧。”

    而青牛角听到管亥的这道命令后,却磨磨蹭蹭地说:“我们总共只有八万兵马,今日抽调一万,明日再抽调两万,要不了一个月,我们手下可就无兵可用了。”

    “管校尉莫要担心,”好在管亥的态度,早就在荀攸的猜测中,因此传令的军司马接着说:“主公会从土鼓的黄巾贼中,再抽调兵马来补充你们所缺的兵员。”

    “那真是太好了。”得知韩湛打算用土鼓那里的黄巾贼,为自己补充兵员,管亥顿时喜出望外。要知道,在土鼓那里还有三十来万兵马,多的不敢说,从中挑出五六万可战之兵,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这批兵马到了自己的营里,只要稍加训练,就能成为一支不错的劲旅。

    从县衙一出来,县尉和主簿二人就立即赶到了征兵点帮忙。原本很多还在观望的百姓,看到自己认识的县尉和主簿,来到征兵处,与招募新兵的军爷有说有笑,便打消了心中的疑窦,开始加入了报名的队伍。

    天色渐暗,征兵处附近的人总算渐渐变得稀疏,县尉和主簿见忙得差不多了,便向太史慈告辞,带着帮忙的衙役离开了。

    等县尉和主簿一走,太史慈就迫不及待地问队率:“今日招了多少新兵?”

    队率快速地清点一番后,情绪有些激动地对太史慈说:“回先锋的话,我们今日共招募新兵九百二十五人。如果明日还能保持这种势头的话,我们在一月之内,起码可以招募上万的新兵。”

    “此地的县令,和某是熟人,再加上他很快要被袁术免职,因此我们在这里征兵,他是全力协助。”见队率有些得意忘形,太史慈便泼了他一盆冷水:“假如我们换了一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你认为有几个人能相信我们?”

    有些得意忘形的队率,听到太史慈这么说,心不禁往下一沉,他很清楚这都是事实。如果没有衙役们的帮忙,自己的征兵旗就算树起来,也没有几个百姓过来报名。后来还是衙役们到街上到处去拉人,才陆续有人报名。

    变得六神无主的队率,连忙询问太史慈:“先锋,假如别的地方不准我们去征兵,我们该怎么办?”

    其实队率所担心的问题,也同样困扰着太史慈。虽说他曾经作为刘繇的部下,在扬州待过很长的时间,和不少的县令、太守都认识,可如今自己是冀州牧韩湛的部下。作为冀州军的一员,却跑到丹阳郡来征兵,这多少有点说不过去。

    如果不是袁术挤走了刘繇,并试图将这些地区的县令都换成自己人,想必丹阳令也不会如此爽快地让自己在丹阳县内征兵吧。但这样一来,对自己也是个机会,据县尉透露,他们已经派衙役去了城外的四乡八村,把城里招兵一事通知各村村民,自己争取在丹阳县招募足够的兵员,至于其它地方,能招募就招募,不能招募就算了,不强求。

    如今除了招兵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对招募的新兵进行训练。若是返程时,新兵还没有什么战力,别说沿途遇到的扬州兵、徐州兵,就连普通的山贼或黄巾贼,他们估计都无法应付。

    想到这里,太史慈对队率说:“明日的征兵,你不用去了。”

    队率听太史慈这么说,疑惑不解地问:“先锋,莫非小的做错了什么事情?”

    “没有。”太史慈摇摇头,“今日征兵一事,你做得很好。”

    “既然小的做得很好,”队率委屈地说:“那么先锋为何不让小的再负责征兵呢?”

    https:.

    10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