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八章 朝奇特方向发展的命运(4)_反叛的大魔王_黑岩阁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反叛的大魔王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推荐《仙界的临时工》,菩提小仙的作品,请大家帮忙收藏。感谢“居然有头猪”的万赏,二合一更新,今夜还有一更,时间不定}

    听到成默的提议,沈幼乙迟疑了一下回答:“这样可以吗?”

    “当然可以,有什么不可以的?论文、漫画、剧本不都是两个甚至好几个作者通力合作完成的吗?甚至连网文都有工作室,按照流水线的模式来生产网文,为什么小说就不能两个人一起完成呢?金庸不也请过人代笔吗?”

    沈幼乙摇了摇头,“那可不一样,《天龙八部》倪匡确实代笔过一阵,但那是因为连载的需要,再说倪匡写的只是一段独立的情节,内容是慕容复和丁春秋在客店中的大战,和主线并无必要的联系,出版的时候,只保留了丁春秋弄盲阿紫一节,那是不能删的至于其他的内容全部都删掉了”

    “我们也不一样啊!我只是帮忙建立大纲和主线,并且也不是我全说了算,是我们商量着来大概应该是编辑和作者的关系吧!我想西姐一定看过《天才捕手》,我想我们应该建立的就是那种合作,我不会过度的干涉你的创作,但会叮嘱和督促你在框架之内写故事,另外还会帮你出点子,大概就是你灵感不够的时候,帮你提供点子和创意每个作者都会向身边的朋友询问有些什么有趣的事情,收集素材,然后把它化成自己的桥段写进自己的小说里啊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沈幼乙抿着嘴唇,觉得成默的说法似乎很好,但这一切都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成默有强大的文学素养,有卓越的文学的感悟能力,并且有点石成金的取舍决断。

    学文的沈幼乙自然知道一个厉害的编辑多么可遇而不可求,老舍就曾经说过:编辑是“元帅”,而他自己顶多是个“先锋”,只要元帅有令,自己便会拍马提枪,冲锋陷阵。

    就拿刚才成默所说的《天才捕手》来说,如果托马斯·沃尔夫遇不到一手发掘过菲兹杰拉德、海明威等作家的文学编辑麦克斯·珀金斯,那么托马斯·沃尔夫绝对成不了一流作家。

    沈幼乙知道成默的作文写的很好,知识面也足够广,但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真的能帮助自己成长吗?

    成默知道沈幼乙为什么顾虑重重,毕竟创作其实是件很私密的事情,两个人共同创作一部小说,并不仅仅是文字上的交流,还是心灵上的交流,会把自己的内心完全暴露给对方看,并且当意见不一致的时候,是非常容易发生冲突和矛盾的。

    成默希望自己能让沈幼乙实现作者梦,他觉得自己只要认真,应该能做到,于是他说道:“西姐的强项在文笔,在挖掘人物内心,在营造氛围,我的强项在有丰富的知识,并且能通过我所掌握的知识构建出现实的映照…我们这是取长补短,相信我,西姐,在我的帮助下你绝对能写出一本不错的小说的。”

    沈幼乙收回游离的目光,转头定定的注视着成默的脸,她雪白的脖颈在灯光下凹出了一个弧度,美妙的像是交颈的白天鹅,成默大概能理解那种将艺术品收藏在家的感受了,每次凝视都能体会到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那种至高无上的精神享受。

    沈幼乙在思考了片刻之后,微微张开两瓣可人的嘴唇,像是有些难以启齿般的说道:“那…我们写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成默早就想好了这件事情,不假思索的说道:“既然是我们两个合作,当然是写一个悬疑性质的社会硬派小说,我们,也开创一个流派好了!”

    见成默目标如此宏大,一开始就挑战高难度,沈幼乙有些担心的说道:“社会硬派小说?我怕我驾驭不了…”

    “没关系啊!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反正我们就写着自娱自乐,也不是非要出版或者刊登什么的….先写一点点试看看,西姐要觉得不错的话,可以发在网上连载。”

    沈幼乙笑了笑,“这个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你先想个大概的故事出来吧,不要想那么远。”

    “关于写个什么样的故事,我刚才就有了想法。”

    “嗯,说说看。”沈幼乙变换了一个更加舒适的坐姿,斜靠在沙发上,将手肘搁在了沙发扶手上,撑着脸颊望着成默,这样便不用扭着脖子说话。

    “西姐,应该知道米国留学生张xx失踪的事件吧?”

    “嗯!”沈幼乙点了点头。

    “我们就写个“有关暗网人"koujiao"易”的故事”

    沈幼乙听到成默的提议,一下就又从沙发上直了起来,因为这个点子确实噱头十足,如果能根据这个写出一个故事,属于自带流量,绝对是有天然优势。再者这个点子不仅是当下的热点社会问题,还很有利于挖掘人性,反应社会现实,很容易写的好看又深刻。

    但问题是不了解足够的内情的话,是不可能写的出来的,于是她有些惊讶的说道:“难道你对暗网人"koujiao"易有了解?”

    成默点了点头,“人"koujiao"易自然也包括器官交易我有个专门查这种案子的亲戚,所以了解,实际上暗网上的人"koujiao"易比我们华夏人想象的要猖獗的多,其实我们华夏也有。”

    “啊?不可能吧?从来没有听见警方报道过暗网人"koujiao"易啊只听说有拐卖孩子的!”

    “西姐大概知道网上有传什么男生被女生灌醉,然后被偷走了器官这样的流言吧?”

    “这不是假的吗?”

    “这个当然是假的,但不代表真的不存在,实际上我们国家像我这样每年等待着器官移植的有约150万名患者,然而只有1万余人能进行器官移植,这个比率小的惊人,供需矛盾催生器官买卖的‘地下市场’。

    在黑市***体、受者、中介、医院密切配合,形成一个完整的黑色利益链”

    成默大概的说了一下这些供体在泰国是如何被当成牲口豢养的,那些黑中介通过网络把一些好吃懒做的供体吸引来,让他们免费吃住,还“人性”地买电脑,供他们打游戏,等匹配到合适的受者,就把供体从泰国“空运”到国内。

    这种事情让沈幼乙万分震惊,也看到了一个庞大故事的背景,沈幼乙激动了起来,迫不及待的问道:“我们这个故事应该怎么开始?用你的亲戚作为主角原型?”

    “他不合适既然是西姐写的话,我们就用个女性作为主角,我觉得前段时间沈梦洁的那件事情挺有意思的,要不我们就将那个非法的高利贷公司设计成一个暗网人"koujiao"易集团的外围组织,女主角的妹妹深陷高利贷漩涡,因为长相漂亮,被拐卖到了东南亚,成为了一个叫做人类狩猎游戏的悬赏物品女主在妹妹失踪之后,踏上了寻找她的路途最后女主终于在人类狩猎游戏中获得了胜利,把她的妹妹赢了回来”

    听完成默的叙说,沈幼乙表情激动的站了起来,深吸了一口,两只手捏在胸前,“成默,这个故事实在太棒了!”顿了一下她又说道:“你等等我去拿笔和本子。”

    成默“嗯”了一声,看着沈老师快步向着卧室走去,可以说沈老师背影更让人觉得惊心动魄,让人黏在上面完全无法挪开,相比谢旻韫,沈老师的更加丰腴,但她的四肢并不粗壮,而是圆润的恰到好处,尤其出位就是hcuP匈和蜜桃臀,让前后都有无法忘却的记忆点。

    酥匈、细腰、"qiaotun"和复古气质,加上高辨识度的面容,简直就是男性杀器。

    谢旻韫的风格就完全不同,她是让人无法直视的,让男人和女人都会自惭形秽的高冷,无论男生还是女生看到她的时候都会想看而没有勇气多看。

    而沈老师则是那种让人眼睛根本挪不开的极致诱惑。

    成默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拿沈幼乙和谢旻韫去比较,也许是因为在他看来谢旻韫和沈老师都是这个人间少有的稀有品种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白秀秀,在成默的脑海里印象也很深刻,尤其是白秀秀在音颜酒吧给他留下的那个背影,以及两人在她的卧室里相遇的场景,经常还会闪过成默的脑海。

    其实光论颜值的话,颜亦童也不会差,性格也可爱讨喜,不过颜亦童并不是成默的菜,这绝对不是因为颜亦童的胸不够大,大概是没有能够找到可以产生共鸣的点。

    另外还有同样情况的就是他即将面对的高校医,不过高校医喜欢的是林之诺,并不是他

    成默胡思乱想之际,沈老师已经拿着一个黑色封皮的本子、笔以及墨水走回了沙发边,这一次她没有坐在单独的沙发上,而是径直坐在了成默的身边,再次成默的鼻腔里充盈着浅淡的樱花香气,沈老师离他离的很近,柔柔的发丝在他的胳膊处荡漾着,撩的他的痒痒的,但一点都不难受,反而很舒服。

    沈幼乙将本子翻开搁在大腿上,在伸手将成默送她的艺术玻璃水笔放进墨水瓶蘸了点蓝色的墨水,扭头看着成默:“应该起个什么名字?”

    “名字当然还是你起啊!”成默说。

    沈幼乙用笔杆的顶端点了点下巴,轻“嗯”了一声,再次扭头看着成默说:“那就叫《人类狩猎》怎么样?”

    成默点头。

    沈幼乙便低头在本子上写到“《人类狩猎》人物与大纲”,“那么我们的主角叫什么名字?”

    “随便,这个沈老师自己决定吧!”成默耸了耸肩膀。

    沈幼乙看着成默笑着说道:“要不就叫陈小二!耳东陈,大小的小,一二的二”

    成默自然知道陈就是成的化音,小既是幼,二则是乙,名字有些寓意,但这个名字作为主角实在太不大气了,不过成默并没有反对,只是道:“你要用我没有意见。”

    沈幼乙见成默并没有就她开的玩笑和她互动,莫名的还有些失落,收敛微笑,“还是不太合适女生要不就叫陈西吧接下来就是她的职业、身高”

    沈幼乙一笔一划的写完了设定之后又问:“这个妹妹的角色就按照梦洁来设定好吗?”

    成默摇了摇头,“不能,要给她设置一个值得同情的接高利贷的理由,至于是一开始就写清楚,还是后面反转就看您的想法了另外我觉得,得把他她们设定为双胞胎会更好,这样可以拓展出更多的剧情。”

    说双胞胎的时候成默目不转睛的看着沈幼乙的面容,想从她的表情中掌握一点点关于“沈道一”的蛛丝马迹,然而沈幼乙对双胞胎这个词并没有什么反应,她拿起笔一边在本子记录,一边笑容愉悦的说道:“这个设定不错,那妹妹就叫陈岚好了”

    两个人写人物设定,琢磨故事大纲弄到晚上快要十二点,直到沈幼乙看见成默打了哈欠,才意识到现在已经很晚了,她转头看了眼挂在墙壁上石英钟,将笔和本子搁在了茶几上,接着伸了一下懒腰,“啊!已经这么晚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成默顿时有些看傻了,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沈老师如此放松的姿态,一般情况下沈老师的任何动作都小心翼翼的,深怕展露出她丰挺富饶的匈部,但这个无意识的慵懒的动作,却将她身体的美展露无遗,她的动作优雅的像在跳芭蕾舞的舞者,纤细的手臂在向上伸展着,身体线条蜿蜒而曼妙,尤其是匈前,看上去绵软的像是漂浮在天空的云团

    让人多么想靠上去,闭上眼睛安稳的进入沉睡。

    沈幼乙见成默直愣愣的看着她的匈部,居然一点也不生气,平时她是最讨厌别人盯着她胸看的,但此刻她心中并没有对成默的目光感到反感,她想起成默上次放学了也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的匈部发呆,觉得自己这个学生实在可爱极了,伸出两只手扶住成默的脸颊,将他的头扭正,温言软语的轻笑着说:“小坏蛋,看哪里啊?”

    成默感受到了沈幼乙略微带着潮热的双手,闻着她身体所散发出来的浅浅香气,看到了她肌肤在日光灯的底下亮起无端的绮丽,感觉全世界都消失了,有些人就是这样不讲道理的会在你的心里投射下影子。

    成默觉得有些窒息,胸腔里面像是堵塞了硬邦邦的东西,让他的身体不停的膨胀,像是被灌了水的气球,成默知道自己有些不对劲,他第一次觉得有些慌张,即便在那辆地狱一般的列车上,在面对小丑西斯的时候,他也只是有些许的“紧张”,并没有产生“慌张”这种情绪。

    他连忙拨开了沈幼乙的手,刚打算从沙发上站起来,但多年形成的理智提醒他越是这个时候越该冷静,他强行把微微抬起的屁股又不动声色的放会沙发上,伸手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看都不敢看沈幼乙,顾左右而言它的说道:“沈老师,那我先回去了”

    沈幼乙第一次看见石佛一般的成默脸红,无论面对什么都冷静淡然的气质一扫而空,局促的像个被老师罚站的学生,忍不住掩嘴轻笑,“原来我们的小默默也会含羞啊!真是难得难得!”

    沈老师的肩膀还抵着他的肩膀,他能感觉到沈老师身体的轻颤,成默忍不住将眼角的余光向沈老师那侧扫了扫,便看见了摇晃的海浪

    成默在也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腾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快步朝着门口走去,头也不回的说道:“沈老师,再见。”

    “哎!?成默,你不是生气吧?”沈幼乙也马上跟着站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问。

    “没有。”

    沈幼乙不解的问:“没有?那你跑这么快干什么?”

    成默弯腰将鞋子从门口的地毯上拿了起来,“我一般都会在十二点以前睡觉今天要超时了。”

    这时沈幼乙也走了过来,见成默正弯腰系鞋带,心道:下次要买个小凳子放在这里方便成默换鞋子。不过这些沈幼乙是不会说的,嘴上说的是:“今天真是辛苦你了。”

    成默摇头,“我也没做什么,只是提供了一些脑洞而已,有些东西我也是从我亲戚哪里听来的。”

    “不管怎么样,我都觉得今天很开心,我已经很久没有觉得时间能过的这么快过了谢谢你帮我,成默!”

    成默直起身子,“没必要说谢谢,西姐也尽心尽力的帮过我啊!”

    沈幼乙看着成默的眼睛微笑,“但我能力有限,没有能帮上什么忙。”

    成默转身拧开了房门,:“足够了。”

    “你现在还是住1101房吗?”

    “还住今天一晚上,明天就会搬回去”

    成默的回答让沈幼乙有些失望,犹豫了一下,她小声问道:“那明天还有时间来吗?我还有些关于小说的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

    成默却有些纠结,他很少有会感到纠结的时刻,此刻他却有些纠结。

    沈幼乙见成默没有立刻回答,笑了笑说道:“我忘记了你还是学生,要以自己的学业为主,有什么事情我还是微信你吧!”

    成默点头说了声“好”,又跟沈幼乙说了“再见”,便向秘密基地走了过去,他的背后传来了清幽的关门声,成默回头看了一眼沈幼乙家的方向,觉得这种感觉实在不可思议,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那种渴望爆炸的感觉至今还在他的胸膛和脑海里横冲直撞。

    成默深深的吐了一口浊气,继续向前,走廊里铺满了无暇的月光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