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自古红楼出才子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第73章

    因为王洋准备将在新盐州推行着与联通各州的水泥直道相同的交通模式,那就是车辆一律靠左行驶,另外,在城城中央位置,还会有一个环形岛,另外在城中的一些道路,将会首次采用单行道的方式,以减少未来的交通堵塞。

    对于王洋这些超前的意识流想法,李迵虽然不太理解,但是他却是一位极为优秀的执行者。

    “最多再有十日的功夫,这四面城墙,就可以修筑到了一丈五以上,最迟这个月底,四面城墙便可以完全完工。”李迵满脸成就感的指点着那些已经高出了地面数尺的城墙说道。

    王洋也走到了近前去进行观察,城墙的最外层是红砖修筑,砖缝的填料是水泥砂浆。而是红砖修筑的内中,则是将大大小小从山间采伐而来的石块装到了早已经准备好的那些竹筐之中,然后一个个的摆放到内里,然后再往其中填充水泥沙浆。

    如此一来,城墙的坚固度,怕是绝对不亚于昔日王洋在大宋皇宫之中曾经修筑过的那道令禁军抓狂的水泥城墙样品。

    这堵底部厚度达到了一丈五,顶部厚度一丈,连同女墙,总高度将会达到惊人的两丈一尺的城墙,足以令那昔日赫连勃勃耗费无数载修建的统万城的防御力黯然失色。

    就连当初苏学士在看到了王洋所绘的新盐州的平面图,听了他的详细介绍之后,都不禁有些心动想要改建环州。

    不过最终苏学士也觉得过去主要的军事重镇,一旦有了新盐州在前方,其重新改造的意义并不大。

    #####

    王洋这边很忙,但是折可适那边也同样很忙碌,两人直到黄昏时分又才碰了头。

    “今日,我们又在距离新盐州北三十余里处,拿住了一名探子,经审问,此人自称是例行巡边的,我倒觉得不像,直接拿着他,又往北走了二十里,扔到了不抓到探子不远处的山崖下。”折可适有些疲惫的坐倒在马扎上,大口的灌着清甜的凉白开。

    “而且还做了布置,既然那些西夏游骑再找过去,也只会当是自己的同伴失足摔下了山崖。”

    “兄台你做事我放心,看样子,留给我们的时间不会太多了。”王洋不禁有些烦恼地皱起了眉头。

    就不能让咱们安安静静地修筑一座城池吗?这些西夏人也真是够了贼精的。在这样的时候,居然还不忘记四面派出侦骑。

    “他们应该是在防备我大宋,怕再被我大宋突起大军袭扰罢了,毕竟,兴庆府离盐州实在太近了。”折可适嘿嘿一笑解释道。

    “话是这么说,但还是不得不防。要不,把那五千骑兵也全部调派过来。”王洋想了想,朝着折可适提议道。

    “反正这里相距离老盐州也不过百里,再加上有了那五千厢兵的到来,哪怕是突然出现数万西夏大军,守住盐州也不是难事,更何况还有你率过万精骑游弋在外。”

    “既然你是这么想的,那就如此吧,不过,还是让李茂率领两千骑兵留驻在盐州外围会更好一些。”折可适相考虑了半晌之后同意了王洋的方案。

    毕竟,正在修缮的这座新盐州,无数人都对此充满了期待,总不能半途而废才是。

    “明日开始加派人手,巡逻距离再向外扩展到五十里,让他们注意不要暴露形迹。”折可适喘了口气,朝着身边的副将吩咐道。

    新盐州的西北方,昔日大宋的灵州,如今的西夏翔庆军司治所所在,而翔庆军司都统军野利洪就正在府邸后宅深处的书房内,痛饮着美酒,看着跟前那水灵白嫩的胡妾正在跳着充满着异域风情的妩媚舞姿。

    之所以堂堂的翔庆军司第一把手只敢在这书房之中喝酒看自家小妾跳舞,这也是因为这段时间以来,西夏连番的损兵折将,再加上梁乙逋率大军归降宋国,使得西夏实力大损。

    而后盐又以及宥州、洪州皆被宋国所据,使得西夏人人惊惧,在国主的严诏之下,特别是作为与盐州接壤的翔庆军司,已然成为了兴庆府最重要的一道防线。

    在此期间,敢有不顾军纪,饮酒作乐呷妓者,一律以军法论处,就算是野利洪也不敢违背。也就只能够悄悄的在自己的府邸之中喝点小酒吃点小凉菜,看自家上妾跳上几段助助兴致。

    酒饱饭足,目光渐显迷离的野利洪正要抱着小妾窜到里间去继续后续的活动,却听到了书房外边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将军……”脚步声很快就停在了书房门外,隔着书房的房门,外面传来了低沉的询问声。

    “老夫有些倦乏了,有什么事吗?”野利洪恋恋不舍的捏了一把小妾那粉滑的脸蛋,没好气的扯着嗓子喝道。哪怕是已经年近五旬,这老家伙的中气倒是十足得很。

    “将军,方才耀德城的勃那将军遣人来禀报,说是五日派出去的巡边游骑,有一人两日未归,前日勃那将军派人前往东南方前寻找,在一处崖壁之下发现了那名游骑的尸首之外,却又有两骑失踪,到今日未见踪迹……”

    “那就再让他多找一找,这么大的地盘,走失方向,或者是在野外多耽搁也是常有的事情……”野利洪不耐烦地回答了一句。

    想了想又补充道。“让他们仔细的搜查,不过记住了,切切小心谨慎,不要给宋人留下什么把柄,陛下有严旨,此非常时期,诸军不得擅起边衅,明白吗?”

    “末将遵命。”门外的人赶紧大声地领命之后,这才快步而去。

    而淫心渐息的野利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有些粗鲁地搂紧了小妾在其胸前掏了两把,听着那轻柔甜腻的娇喘之声,抄起了小妾大步地就朝着里间而去,很快,吱嘎吱嘎声有节奏的响彻了书房。

    耀德城指挥使勃那将军于夜晚时分,收到了来自翔庆军大佬的指令,不禁面露不悦之色。“他什么意思,莫非老子的手下让那些宋狗杀了,我也只能不闻不问吗?”

    “将军息怒,其实都统军大人的意思只是希望咱们不要轻易与宋军发生冲突,毕竟现在咱们还需要与宋人交换俘虏,另外,若真起边衅,怕是惹得国主不高兴,到时候……”身边的副将赶紧小声地劝道。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