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0751、古怪的玉佩

    当即,墨玉施了一礼。

    “感谢大王救助楼兰百姓,此物……”

    墨玉说着,双手呈上一物,“乃楼兰至宝,还请大王收下。”

    顷刻间,童格罗迦、休屠耶,看见墨玉呈上的东西很是吃惊,没想到她竟然……?

    不过,刘辩救下整个楼兰,那么楼兰的一切自然也都是刘辩的。

    包括墨玉的手中之物。

    只不过,那块不是普通的玉,于童格罗迦、休屠耶而言,当真是楼兰至宝!

    然,此刻墨玉手中之物,乃是一枚鸡蛋大小的黑色宝玉。

    刘辩对此很是不解,也不知道墨玉又搞什么幺蛾子。

    但,碍于此间人多,刘辩不好拒绝,无奈之下只好勉强手下。

    只是,当刘辩接过玉佩之际,墨玉的脸上却闪过一丝害羞的红晕。

    同时,童格罗迦和休屠耶,他们的眼底反倒闪过一丝喜色。

    不消一刻钟,刘辩一行在众人的目送下,走下王宫前的石阶,走向王城主街,走出王城,骑上骆驼直奔邻国于阗。

    ……

    碍于地理位置的不同,楼兰以西饿的气温愈发转底。

    不过,好在临行前童格罗迦给了很多羊皮,方便暖手、暖脚。

    然,刘辩发现张玉兰的气色很是不好,于是询问是否身子不舒服。

    毕竟,女人都有那么几天嘛!

    岂料,张玉兰扭头开口之际,刘辩的透视眼忽然开启,不巧看见一抹嫣红。

    “多谢主公关心,属下无碍。”张玉兰话音落下,无比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刘辩见状,无奈的摇了摇头,继而单手撑着驼峰,身子一跃而起,随后轻巧落在张玉兰的身后。

    “呃啊……”碍于事出突然,加上张玉兰疼痛难忍,有些心不在焉,是以发出一丝惊呼。

    “分明身子有恙,却要硬撑着。”刘辩说着,通过系统购买了一包红枣酸奶,变戏法似的放在张玉兰手中。

    此时的刘辩正环抱着张玉兰,让外人看来,两人的举动极为暧昧。

    可刘辩是主公,更是救世主,谁敢说半个不字?

    张玉兰面对此时的主公刘辩,心底不由得一暖,好像不那么痛了。

    然,就在刘辩提示怎么喝时,一旁的典韦好心提示道:“主公,不要怪典韦多嘴,这趟外出就不该带着她,毕竟……她是个女人!”

    怎奈,张玉兰闻言瞬间炸毛,怒道:“女人怎么了?敢瞧不起女人,信不信我……”

    张玉兰话音至此,试图扬手祭出符箓。

    张玉兰倒不是想杀典韦,只是生怕主公不带着她,那样就看不到主公了。

    此刻,刘辩忽然挥手打断,小有不快地说:“好了,身子有恙,就不要乱动!”

    张玉兰闻言,面色不由得再度羞红,继而不再对典韦动手,安安静静的喝着红枣酸奶。

    酸奶对于张玉兰而言,味道怪怪的,极为不适用,可毕竟是主公送的!

    既然是主公送的,就没有不喝的道理,更加不会嫌弃。

    可就在这时,刘辩同样数落典韦,“你也是,她是女人,就不知道让着她吗?”

    原本刘辩不想说这种话,毕竟会让张玉兰误会,可此时她身子不舒服,说这样的话反倒会缓解痛楚。

    “诺。”典韦拱手,低头不语。

    不过,刘辩也知道,典韦完全是出于好心,这样说他着实不公平,于是嘴上喃喃道:“其实典韦所言在理,毕竟玉兰身子有恙,关心你是应该的。”

    “多谢主公理解。”典韦忙道。

    “可是……”当即,张玉兰生怕主公反悔,下意识怒视典韦,却不巧撞上刘辩的目光。

    旋即,面对主公的张玉兰收起怒意,反倒像是一个娇羞的小女孩。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刘辩无奈道。

    “诺,属下记下了。”张玉兰低声应下。

    张玉兰虽是有夫之妇,但与刘璋之间几乎毫无感情可言。

    然,她的年纪与刘辩相仿,更加崇拜英雄豪杰,尤其是像刘辩这样的,也就难以掩藏女儿家心底的情愫。

    更何况,当初在汉中,刘辩还曾调-戏过她。

    加上日久天长的相处,以及自豫州返回襄阳偶遇暴雪,导致风寒袭身,是刘辩在身边无微不至的关怀;还有江东之行,若不是主公利用炼妖壶极力施救,恐怕她已经香消玉殒了。

    如此点点滴滴,若说刘辩对她没有丝毫想法,张玉兰相信,可如果说没有感情,绝对不相信。

    ……

    四天后,进入十一月中旬。

    太阳即将落山,戌时。

    忽然北风怒号,很快便天降大雪,天地间灰蒙蒙一片,难辨方向。

    碍于风雪寸步难行,于阗国主、龟兹首领、疏勒侯、休屠耶等人,请求刘辩暂停行走,以避风雪。

    然,即使众人不请求,刘辩也一定会要求暂停。

    殊不知,张玉兰的身子吃不消,刘辩唯恐她支撑不住。

    此时,于阗小卒前来汇报,发现一里外有一座残破的石头城。

    当即,千人的骆驼队直奔石头城。

    不消半个时辰,众人来到残破的石头城。

    然,说是石头城,不过是六七丈长,破败不堪的城墙,方便为途径此地的人歇脚。

    这时,刘辩率先翻身下骆驼,随即将张玉兰抱下,径直走向破败的城墙。

    面对刘辩的举动,张玉兰本想挣脱,要自己下地走,却刘辩制止。

    殊不知,张玉兰非常愿意被刘辩抱着,于她而言是种享受。

    不多时,典韦抱着羊皮铺在地上,供张玉兰坐下,以免受凉。

    典韦并不知道张玉兰具体什么病,只知道理应照顾这个同伴,毕竟她是女人。

    不消片刻,燕云十八骑用羊皮拼凑成一块毡布,刚好放在主公刘辩等人的头顶。

    此时,刘辩与典韦坐在张玉兰的两侧,将他护在中间,尽可能的让她暖和一些,罗成、休屠耶则分别坐在两侧。

    就在这时,张玉兰忽然低声发问:“主公,为何、为何……”

    “为何什么?”刘辩疑惑道。

    “为何主公的手会那么热,身子也、也……”张玉兰知道男女有别,也就难以启齿。

    殊不知,刘辩也很纳闷,尤其是将墨玉送给他的那块玉放在身上开始,一点都不觉得冷。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