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大千劫主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那竖眼金芒之下,辜雀无可遏制般显出了原型,甚至连铜棺都不禁坠落在地。

    这一刻,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这这这”慧能菩萨惊得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大梵天淡淡道:“不知道你从哪里抄得几句精妙的佛箴,再配合这些人的出演,让你变得逼真无比,但你恐怕连大乘劫难都不懂吧?”

    “你于过去成佛子,还是现在成佛子?现在成佛子,必渡贤劫,过去成佛子,必渡*劫,未来成佛子,必渡星宿劫。”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笑道:“你看你现在,像是在渡劫吗?”

    辜雀心中已然泛起滔天巨浪,但脸色依旧不变,双手合十,面容祥和,道:“我于现在成佛,正渡贤劫,故有你出现,施我以诬蔑。你即说我为辜雀,那我便为辜雀,舍肉喂鹰,舍己为婴,望能成贤,苦渡大劫。”

    此话一出,场面又出现了惊转,一切都变得不明朗了起来。

    虽然这边的无量佛子显出辜雀的肉身,但这未必不是障眼之法,他能说出割肉喂鹰这种话来,恐怕也不一定是假佛子。

    一切都太不明朗,甚至连禅祖慧能菩萨都无法确定到底谁真谁假。

    而大梵天眼中却是露出赞赏之色,点头道:“很好,很不错,无论是理论的契合还是反应能力,都证明着你当初败我并非偶然,这片世界能出你这样的人,也算是奇迹了。”

    他叹了口气,道:“既然你执意要争这佛子,那么我便陪你玩玩儿,虚空论佛道,以决胜负如何?”

    靠,我这个半吊子跟你论佛道?那岂不是找死?

    但此刻已然是退无可退了,辜雀双手合十,轻轻一笑,身影缓缓浮起,盘坐在虚空中,脚下生出一朵朵金莲。

    而大梵天看着辜雀浮上来,眼中也露出残忍的笑意,淡笑道:“我轻易可以杀了你,那怕有这个原道高手在,我依旧可以做到,但我给你一个机会,毕竟你曾败过我一次。这一次,我要再与你以同样的方式,决出胜负。”

    辜雀轻叹道:“其实无论你是谁,你是何门何派,只要你一心向佛,意志真诚,未必也不可以是无量佛子,为何要选择假扮呢?”

    大梵天看了辜雀一眼,道:“一直说这个,就没有意思了。更何况,何为佛?”

    此话一出,虚空所有的一切都消失得无影无踪,金莲不在了,古佛虚影也不在了,变成了普通的天地。

    开始了!论道开始了!

    辜雀深深吸了口气,他知道这一次决定着什么,沉声道:“佛?佛为信仰。”

    “何为信仰?”

    辜雀道:“信仰为约束,为皈依,为灵魂最深处的原则。”

    大梵天道:“过去是什么?”

    辜雀道:“过去是已知。”

    大梵天道:“现在是什么?”

    辜雀道:“现在是变数。”

    大梵天道:“未来是什么?”

    辜雀道:“未来是未知。”

    “错!”

    这一声错字而出,整个天空忽然响起一声声惊雷,大梵天目中光芒爆射,大声道:“全错!”

    辜雀道:“错在何处?”

    大梵天道:“过去不是已知,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已知一切过去,哪怕是诸天大空相,也只是无视过去。”

    辜雀感受到天地有一股莫名的压力袭来,似乎要压断他的骨头,他咬牙道:“那过去是什么?”

    大梵天道:“过去是变数。”

    辜雀脸色一变,大声道:“那现在又是什么?”

    大梵天笑道:“现在是瞬间,是存在。”

    辜雀冷冷道:“现在岂非不是变数?”

    大梵天道:“变数是过程,现在是瞬间!”

    辜雀咬牙道:“那么未来呢?难道不是未知?”

    大梵天笑道:“我可看未来,岂是未知?”

    辜雀道:“那是什么?”

    大梵天道:“未来是不可控,却可知。”

    “哇!”

    辜雀一口鲜血喷出,全身骨骼啪啪作响,莫名的压力已然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而大梵天又大声道:“你可知何为错?”

    辜雀咬牙道:“不符合事实!”

    大梵天冷笑道:“不对,错不是不符合事实,是不符合人心。”

    说到这里,他又道:“你可知何为对?”

    辜雀道:“符合人心。”

    大梵天轻轻叹了口气,道:“你已然败了,对,是符合事实。”

    辜雀道:“何为败?”

    听到此话,大梵天微微一愣,随即笑道:“莫非你还要垂死挣扎?当论道变成谬论之时,你所受之惩罚比败还要可怕。”

    “不过,既然你不服,我当然奉陪下去。”

    他淡淡道:“败,是不符合你的心。”

    辜雀咬牙道:“那什么为胜?”

    大梵天眉头皱起,沉默了片刻,才缓缓道:“胜,是符合你的心。”

    “错!”

    辜雀一步跨出,厉声道:“我的心不在于胜败,而在于无悔。”

    大梵天道:“所以无悔就是你的胜,胜的定义,随着你的心而变化!”

    辜雀的身体已然在龟裂,他不得不承认自己陷入了一个死角,无论什么点都显得慌张至极,和之前与之论道根本不在一个状态。

    每一次反击,都显得苍白无力,不但没有令对方失阵,反而自己陷得更深。

    他强迫自己冷静,深深吸了口气,道:“我败了。”

    大梵天瞳孔一阵紧缩,死死盯着辜雀,像是要把他灵魂看穿一般。

    他沉默了很久,一直在心中重复着辜雀这三个字,终于才冷笑道:“你没败!”

    辜雀大声道:“我已经认输了。”

    “哈哈哈哈!”

    大梵天大笑出声,道:“败者,无法决定胜与败,我说你败你才是败,我说你胜你就是胜!倘若我刚才说你败,那便是符合了你的心,符合了你的心,那你就胜了。”

    说到这里,他在真正松了口气,道:“差一点又上了你的当了,你以为你还能像上一次一样,用我的道来灭我吗?”

    辜雀道:“那么你说我现在,我是胜是败?”

    “你当然是败了。”

    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大梵天的脸色已然变了,而下一刻,他一口鲜血已然喷出。

    辜雀大笑出声,摇头道:“你不过如此嘛!”

    大梵天咬牙道:“很好,竟然用两个字扳了回来,‘现在',呵呵!果然精妙,现在是瞬间,你现在没败,你是过去败了。”

    他叹声道:“你到底还是聪明人,竟然把胜败和刚才的过去、现在、未来结合了起来,给我下了一个套。”

    辜雀道:“不,我终究还是败了。”

    大梵天道:“你也看出来了?”

    “是的,我看出来了。”

    辜雀缓缓回头,果然看到了慧能菩萨那充满杀意的眼神,刚才在论道之时,所泄露的信息和表现出的状态,已然证明了自己就是辜雀而不是佛子。

    自己终究还是大意了。

    他摇了摇头,道:“我论道没败,败在了现实,这一次不算你赢。”

    大梵天道:“好,那么还有下一次论道吗?今日你能走得掉吗?”

    辜雀笑道:“以你现在的状态,你能挡住神秀?”

    大梵天道:“他修原道,虽然不是不朽,但已然和不朽平起平坐。按照本质意义来说,他不能参与此事。”

    说完话,他缓缓朝天看去,道:“该出来把他带走了吧?”

    这句话令众人眉头紧皱,不禁朝天看去,只见虚空忽然破开,内里是漫天的星辰,接着无尽的金芒涌出,一股浩荡的威压降临。

    那是无与伦比的圣威,是可以毁灭世界的力量!

    “我的天!那是人皇之冠!”

    “天地七大圣器,怎么又出现了?”

    一声声惊呼响起,虚空破开的地方,一个犹如巨山一般的头冠散发着刺眼的金芒,那果然是人皇之冠。

    大梵天轻轻道:“他该走了,这场角逐,他是破坏游戏规则的人。”

    而辜雀瞪大了眼,忽然忍不住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大梵天啊大梵天!你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

    “你什么意思?”大梵天双眼一眯。

    辜雀道:“天地七大圣器,应该是到了苍穹的尽头了吧,你与那边的人或许认识,他们或许给你面子,帮你清除破坏游戏规则的人。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虽然圣器没有主人,但人皇之冠和我辜雀,却有着深厚的友谊!”

    他说完话,大手一指,厉声道:“人皇之冠,镇压大梵天!”

    话音像是惊破了天地,人皇之冠散发出无与伦比的强大圣威,金芒如圣剑,在瞬间便朝大梵天激射而出,刺破虚空,直接洞穿了他的身体。

    下一刻,他已然化作了齑粉,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人头皮发麻,而苍穹深处也响起了一声令人灵魂颤栗的冷哼。

    场中的时空都像是被冻结了,所有人都不禁朝着苍穹伸出看去,哪里像是住着一个超越了众人理解的存在。

    那一声冷哼,像是普通人面对不朽一般的绝望。

    而此刻,无量界的另一处,一位无量佛子睁开了双眼,冷冷道:“好一个辜雀,我就不信我治不了你!”

    (今天只有两章,太累,写不动了,明天再接着更3章吧。)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