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山沟皇帝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前几天周舒也是被人带着去见过了钱梦久,并且也是知道钱梦久在伪唐那边的地位,乃是属于真正的阁臣。

    他这么认为,并不是因为钱梦久是陆军部尚书,也不是因为钱梦久是大学士,而是因为钱梦久是御书房大臣。

    大唐王朝崛起也有几年了,明王朝这边对大唐的各种官制和政策大多也是有所了解甚至有人会专门去研究,知道大唐王朝那边,其官制有些特殊,并不是传统的六部,而是多达十几个部。

    并且也是在,伪唐那边的尚书头衔虽然也重要,但却不是衡量一个大臣是不是真的核心大臣的因素,因为伪唐那边的尚书就足足有十几个呢,而和尚书基本同级别的督察院左右都御史、大法院的左右大法官还有军方的各部部长。

    基本上,尚书、部长这个级别的高官有着数十人之多。

    至于大学士头衔,伪唐那边也是不太一样,早年间虽然授予了三个大学士的头衔,但是后来却是一直都没有授予了,而且据传其中一个大学士王文华还是个名声远扬的弄臣,颇为伪唐百官不齿,同时此人竟然还没有进入御书房值班。

    所以到了现在,即便是明王朝这边的官员们都是知道,要衡量一个伪唐官员牛逼牛逼,要看他有没有进入御书房,最牛逼的值班大臣,而文武在内也不过区区七人而已,其地位基本上是和明王朝的阁老相当的。

    即便是那十几个行走大臣,其地位也是超过了普通的尚书和部长之流。

    大唐王朝的中央决策层,是在御书房!

    周舒对这个情况是知道的,所以也知道钱梦久这个值班大臣的地位是分量十足的,当初见钱梦久的时候,他就是没有敢有任何的轻视。

    这种不轻视,自然不是代表着他会谦卑,相反,他只是重视钱梦久而已。

    甚至也是做好了和钱梦久大辩论一场的心理准备,但是奈何钱梦久根本就没有和他久谈,只是简单聊了两句,略微试探了周舒有没有投诚之心后就是把周舒给打发了。

    在让周舒说实话有些郁闷!

    这种郁闷,并不是因为其他的,而是一种被轻视,被无视所造成的郁闷感。

    他好歹也是明王朝的尚书啊,虽然这个尚书是南京尚书,但那也是尚书啊。

    你不管是要杀还是要劝他反正,都得拿出重视的态度来啊,这样他才能够根据诸多情况的变化,从而做出不同的选择。

    但是现在,钱梦久却是把他晾了起来,彷佛忘记了他一样,这让他有些适应不了!

    怎么说呢!

    不习惯!

    身处高位久了,这突然有一天变成了可有可无的角色,很多人都是不会习惯的,总会想要的再折腾一二,甭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而周舒并不知道,钱梦久并不是不重视他,而是钱梦久对他的重视有些特殊。

    一开始钱梦久也是想要劝说此人投诚的,但是当时说了几句话后就是被周舒给堵了回来,而且当时周舒的态度是非常的强硬,这让钱梦久觉得多说无益。

    觉得此人又臭又硬,所以干脆也是不搭理此人了。

    但是利用周舒此人做文章,却是不会因为周舒自身的反对而就此作罢的。

    到时候伪造一封周舒的自罪书或者自白书之类的,再刊登到大唐朝报上,照样能够有良好的效果,至于这自罪书是真是假,那重要吗?

    不重要!

    到时候甚至还可以伪造一个,周舒写完自罪书,然后来一个畏罪自杀的场景来,总之这种事大唐王朝干多了,也不在乎做多这么一次。

    反正大唐王朝要的只是政治影响力,而周舒此人的死活以及他自身的真正想法,其实都不重要。

    然而现在的周舒,其实还不知道呢。

    他继续过着被软禁的生涯,虽然衣食无忧,但是这日子是在是有些难熬,无奈之下,也只能是以书画打发时间度日了,好在看管他们这些高级降官的大唐陆军的将士们并没有过多的为难这些人,想要看书的话,也会送来给他们看,笔墨之类的自然也是不会缺乏。

    当然了,如果闲着了想要出门和老友聊天下棋之类的,那是别指望了。

    虽然说软禁,但是这软禁也是坐牢呢,哪能什么都可以做啊!

    不过和周舒一个人被软禁的时候以书画度日不同的是,之前住在他隔壁的魏国公徐鹏举,却是日子过的不怎么好。

    当初徐鹏举身为守备南京,兼掌中军都督事,可以说是金陵城里官帽子最大的武将了,但实际上这几年,他却是没有多少实权的,尤其是王以旗担任南京兵部尚书,督师江南军务后。

    他这个掌中军都督事也只是有名无实而已,手底下虽然还有这么一些卫所兵,但是最近世道变了,这卫所兵不堪用了,真正的军队已经是变成了各种新军了。

    就算是北方的边军,都已经是进行改革,大量装备枪炮,整编为新军了。

    而在江南一地,新军也就是江南新军,那可是王以旗一手掌控的。

    这好不容易等到王以旗在建平兵败身死,他就是联络了其他几人随便找了个罪名,杀了留守金陵的江南新军的副将,试图把那三千江南新军给夺过来,结果这副将虽然完蛋了,但是江南新军的其他几个指挥使也不是好惹的,当场就是率领士兵出走,去了扬州就不回来了。

    这徐鹏举在金陵城里还没有尝到掌控大权的滋味呢,就是被第二军给围了城,然后,然后就是投降了。

    等伪唐贼军进城后,偌大的魏国公府自然也就是分分钟被抄没了,魏国公府虽然还在,但是这府邸却是已经成为皇家别院,而魏国公府里的众多族人以及家仆瞬间就是分离四散。

    对于那些旁支的族人和奴仆们,大唐陆军也不搭理,但是那些嫡系族人却是都被一股脑的抓了起来,和其他投降高官的家眷们一样,被监押了起来。

    而这,还不算什么,让他郁闷的是,前些时候有人给他通风报信,说是他的庶长子徐邦瑞竟然是主动投贼了,还在大唐朝报上以实名发表文章,痛骂他这个父亲和大明。

    同时还摇身一变,直接变成了大唐男爵,被还授予了陆军少校军衔!

    这个竖子,竟然如此不忠不孝,自己当初果然没有看错此人,也不枉费自己颇费功夫,疏通了众多关系后才把郑氏立为魏国公夫人,准备把幼子立为世子。

    当然了,他自然是不会知道,这会他的那庶长子,也就是投贼的徐邦瑞,也是冷哼着:你不仁我不义,既然你想要夺我的世子之位,那么我干脆投贼,直接当大唐的男爵去,总比陪着你们一起死好。

    这魏国公府里最近这些年的变动,妥妥是一场能够吸引无数人目光的豪门恩怨,兄弟之争,父子之争,妻妾之争,真要写仔细了,恐怕能写一本近百万字宅斗小说了。

    既然徐邦瑞那竖子已经是投贼了,而且还是在伪唐那边大肆说自己父子二人的坏话,一个搞不好,恐怕还真要死在此贼的手里。

    沉思了许久之后,徐鹏举拿出纸笔,准备手书一封,这写的信自然不是什么普通的信件,如果是写给其他友人的信件,写了也送不出去。

    他这信,是写给钱梦久的。

    这信里的用词却是不简单,抬头就是罪民鹏举跪禀,而信中对钱梦久更是称呼为大人,这都不能是用谦卑来形容了,而是该用献媚来形容了。

    信中的主要内容,则是说他已经是深刻认知到了自己昔日的错误,希望大人开恩,让他留待有罪之身,为大唐的万世基业贡献微博的一份力量。

    说白了,这就是一封投诚信,顺带还有自罪书的成分。

    钱梦久很快就是收到了这封书信,看罢后,他却是微微摇头,然后对旁人道:“让他再写一封,这写给本官算什么,让他直接写一封自白书,内容要深刻,态度要诚恳,然后和周舒的那一封书信送到朝报司去,估计用不了多久天下人就能够看到,即便是贵为国公、尚书,照样是心甘情愿的臣服于我大唐!”

    他说的周舒的书信,那自然是他精心让手底下的人伪造的,手下的官员们是潜心研究了周舒的众多文章,然后模仿而写,而且还是堂堂正正的盖上周舒的私印,相比朝报司那边对这种文章会相当的欢迎,这可又是一个大好的宣传素材啊。

    至于周舒本人的意见那是不重要的,估计等朝报上刊登出来了,周舒才会知道了。

    对于魏国公徐鹏举的态度变化,钱梦久并没有给予太多的关注,甚至包括周舒在内,他其实都不怎么关心,这些事做好了,顶多也就是让宣传工作更方便一些,而他们不同意的话,宣传工作还会一样做,只不过是没有这么方便而已。

    现在钱梦久在金陵城,最为关心的还是迁都事宜!

    江南的其他地方他不管,也是管不着,但是这金陵城乃至整个承天府,他却是要在陛下到来之前,整顿完毕的。

    这算算日子,给他剩下的时间可不多了,他得抓紧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