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不世妖孽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话音刚落,一名白发女子从树上飘落了下来,一身黑衣更显发丝雪白,玉容犹在,只是眼神中没有了孤傲,变成了孤冷。

    无障见到萧玉甄现身心中一惊,没想到梦雅将他交给了萧玉甄。

    梦雅收回了纤手,转身面向萧玉甄,轻笑道:“圣母来的可真是快。”

    “是不是我晚来一会,等你对这小子有了情谊,便不准备交给我们了?”

    “圣母取笑了,我怎会看上他,我只是担心圣母来的这么早,是否将杨公子带来了。”

    萧玉甄冷笑道:“既然你都将这小子带来了,本宫怎会不让你见上一面呢。”向着身后摆了摆手手势,几名苍山弟子便押着一个俊朗男子走了出来,无障扫了一眼,原来这名男子是杨英杰。

    杨英杰见到梦雅,露出喜色,喊道:“在下何德何能,公主竟为了救我,去冒这等风险。”

    梦雅含情一笑道:“只是举手之劳,公子不必记挂,何况公子还没有将画完成,岂不遗憾。

    杨英杰道:“在下仰慕公主已久,吩咐在下的事情,在下赴汤蹈火也要办到。”

    萧玉甄道:“人也见到了,情话待以后再说,将那小子交过来吧!”

    梦雅看了一眼无障,低声道:“能否逃走,要看你的真本事了。”欲要将缠绕在无障身上的蚕丝收回。

    “且慢,冰蚕丝还是留在这小子身上为好。”杨英杰身后的美貌女子阻止道,无障寻声望去,认出这女子便是虞思思。

    梦雅道:“你们要的人我已经给你们带来了,你们还担心他跑了不成?”

    虞思思笑道:“这小子诡计多端,还是小心为妙。”

    无障开口道:“没想到鄱阳一别,虞姑娘却成了苍山弟子,难道靖公带着‘葬鼎’入了百越帮?”

    虞思思道:“这事你可就管不到了,谁让你轻视我们,放龙人海。”

    “放了你们三人其实也没什么,虞姑娘也不必介怀,只是在下觉得好笑,你们竟又使出‘美男计’出来,想必西施也没杨兄弟这般本事吧。”

    梦雅疑惑看着无障问道:“你是说他们是一伙的?”

    无障道:“也许公主看过了一场戏。”

    虞思思喝道:“少听他信口开河,你若不将他交过来,我便一掌打死杨公子。”

    梦雅一时间很难分清谁说的话是真,面露迟疑之色看着无障。

    无障对虞思思道:“好,你便一掌打死杨兄弟吧。”

    虞思思一怔,没想到自己顺嘴说出的话被这小子抓住了,格格笑道:“你倒是想令我打死他,可不知道梦雅公主肯不肯。”

    梦雅恢复了神色,对虞思思道:“我相信你们,我们同时放人。”说着转过身来,将一个木盒偷偷塞到了无障的手中,低声道:“过去后便将它按开。”

    无障已明其意,令他打开木盒趁机逃走,慢慢走向萧玉甄,这时,杨英杰也正向着梦雅走来,两人在相遇之时,对望了一眼,杨英杰微微一笑,突然抓住了无障的肩头,瞬间制住穴道,“这下你可落到了我的手中。”

    这突变令梦雅甚是惊讶,只这一个动作便已知晓,他们果真是一起演了一出戏,当即呵斥道:“杨公子,你竟敢骗我。”

    虞思思格格笑道:“他便是‘风流才子’,专会骗女人,骗你一个野蛮公主又算得了什么。”

    梦雅大怒,飞身而起,欲要夺回无障,虞思思不待梦雅靠近,手镯接连飞出,射向梦雅,梦雅抽出短剑,绿光闪烁,‘叮叮当当’彩光迸射,尽数将手镯击飞,纤手飞舞,道道乌气盘旋扑向虞思思。

    梦雅的身影尚在半空,十几道乌光便已击出,身影飘逸柔和,手法快而毒辣。

    虞思思知道这越裳公主狠毒,身体向后倒退躲闪,生怕被这乌气击中,无药可救。

    梦雅击退虞思思后,短剑刺向正在提着无障后退的杨英杰,杨英杰来不及多想,急忙挥扇去抵挡,‘当……’兵刃相接,梦雅飘然而起,青纱如同绿水般抚向杨英杰。

    香气扑面,杨英杰暗叫不好,想要再去躲开青纱,已然不及,正在这时,一道黑影闪到他的身旁,衣袖一挥,真气荡出,将青纱逼了回去,出手的自然是萧玉甄。

    萧玉甄不待梦雅落地,衣袖舞动,银光爆闪,数枚钢针激射而出。

    梦雅青纱舞动,将射来的钢针卷飞,‘嘶啦’几声,裙角已划开几道口子。

    “圣母手下留情!”杨英杰阻止道。

    萧玉甄没有继续出手,冷声问道:“你不舍得杀了这毒辣的妖女?”

    杨英杰笑道:“我虽然喜欢欺骗女人,但却不喜欢辣手摧花,这样的美女杀之可惜,更何况她已经将人带来了。”

    梦雅落稳之后,怒斥道:“谁用你求情,你们几个也想伤害本公主。”她从未被人欺骗过,这一次真正明白了什么叫花言巧语,男人的话信不得。

    虞思思得意笑道:“别说是你,恐怕你们整个越裳国都要覆灭啦。”

    “大言不惭。”梦雅说出这话时,便隐隐感觉不妙,望向远处山峰上的风灯,山峰上没有光亮。

    虞思思继续道:“现在也无需向你隐瞒什么,实话告诉你,你的母王危在旦夕,你现在立刻回去,也许在她临死前会见上一面。”

    梦雅怒道:“就凭你们也想伤到母王,你们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

    “我们是伤害不到她,但梦雅公主会靠近她,刺杀她,你为了出来见情郎,难道将找来的替身也忘了。”话音未落,一名青纱女子从虞思思的身后走了出来,这名女子与梦雅模样相同,连姿态和神色都是一样的。

    梦雅如受电击,晃了几晃,险些晕倒,又听虞思思道:“你不是也说了吗,连你自己都分辨不出来,更何况你的母王,你可知她是谁,她便是‘千变妖女’华清月姐姐,你不觉得巧合的事情很多吗,你第一次走出越裳,便在河边遇到被围攻身中剧毒的杨公子,而那些围攻的苍山弟子见到你出现时,便逃得无影无踪,你很顺利解救了英俊潇洒、彬彬有礼的杨公子,又解了他身上的剧毒,短短几日你被他的才华所渲染,痴迷不舍,他为你作画,引得你不愿离去,你希望他能为你一直画下去,又担心误了期限,母王责罚,所以你恰好找来一名身材与你相仿的女子,乔装成你的模样,将族内的事情都告诉了她,让她成为你的替身,使你没有了顾虑,你在外面会情郎,而华姐姐则进入了玉香谷,陪伴你的母王,然而,好景不长,画还没有做完,圣母便现身制住了杨公子,你为了救他,竟答应去捉李先生来换,真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带来啦。”

    梦雅怒道:“闭嘴,我要杀了你们!”冲飞而起,挥剑刺向虞思思,脑中满是愤怒、悔恨、羞辱和绝望。

    虞思思见梦雅几近疯狂,出手已没了章法,一边与其周旋,一边笑道:“让你去捉李先生,是想要支开你,我们在华姐姐的掩护下,潜入了玉香谷,玉香谷的泉水已被我们投了毒,结局自然是不用说了,你的母王毫无防备,我们轻松得手。”

    梦雅已丧失了理智,用的都是狠毒的招式,虞思思已经招架不住,不断退缩,口中仍喊道:“你大逆不道,违反法令,已是害你母王、族人的罪魁祸首,我要是你,哪里还有脸面活下去,不如自杀算了。”

    杨英杰叹道:“既然已欺骗了她,就不要在侮辱她了。”

    虞思思笑道:“你开始心疼了啦?难道你想留在越裳做国王?”

    “我连她的手都没有碰过,怎会心疼,只是觉得事情已经办成,就不要再伤害她了。”

    “斩草除根,天经地义,不除掉她,必留祸患。”

    杨英杰摇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梦雅怒喝一声,炫起一道青光,直刺虞思思,虞思思不敢硬接,喊道:“圣母若再不出手,我可就要……”话音未落,萧玉甄的剑已迎向梦雅短剑,‘铛……’梦雅短剑脱手,身体被强大的真气击飞出数丈之外,重重落地,吐出一口鲜血。

    绿蟒见梦雅受伤,窜到主人身前,引颈吐信,欲要保护主人,但它面前的这两名女子哪个不是蛊毒高手,根本没将这只绿蟒放在眼里,萧玉甄衣袖一挥,数枚钢针便打入绿蟒的头颈中,绿蟒吃痛,嘶叫一声,扭身没入林中逃走。

    梦雅百骸欲碎,踉跄站起,面无血色,眼角满是泪水,又听杨英杰道:“我虽然欺骗了你,但也不忍看着你这样死去,你若放弃复仇,我可以保证留你一条命在。”

    梦雅啐了一口嘴角的血,喝道:“你放心,只要我活着,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杀了你们。”

    虞思思走到梦雅身前,格格笑道:“听到没有,她是留不得的,只好将她结果了,你下不了手,我来!”手镯在手中旋转,欲要将梦雅杀死。

    “这戏演得真好,很完美,不但巧妙,而且狠毒,若换做是我也会中计的。”无障开口笑道。

    虞思思转过身看向无障,笑吟吟道:“能令先生赞美,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无障道:“你们的戏演得虽好,只可惜忽略了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便是越裳近万人你们不可能都尽数毒死,你们实不该种下这个祸根。”

    “黎曼芳一死,越裳剩下的那几人不足为惧。”

    “虞姑娘方才不是刚说完斩草除根吗,这时怎又忘了,在下想,若是越裳人找你们复仇,你们用多少人可以抵挡?”

    虞思思一时间无语了,百越诸国都有擅长蛊毒之人,但越裳国是每个人都擅长蛊毒之术,是以,其他各国不敢招惹越裳,否则,一夜之间一个国都将覆灭,她自幼在南疆长大,这个历史最清楚不过,他们这次行动太过顺利,有些意想不到,甚至觉得并不如传扬的那样可怕,但这样的一个小国,留下仇恨,后果会怎样,的确很难预料。

    “心术不正的人,也许会轻松得到眼前的利益,但却很难得到长久的利益,你们‘葬鼎’便是如此,虽拥有帝王之剑,却不能号令群雄,想要复周,只能越来越渺茫。”

    虞思思冷声道:“你若有先见之明便不会落到我们的手中,你应该后悔,当时不应该将我们放走。”

    “放走你们,我不可能后悔,而事实证明,放走你们是正确的选择,你们的所作所为会使得我大秦收服南疆更加的容易,有些事情,你也许到死了的时候,都不能理解。”

    虞思思道:“我真是佩服你的心态,如此下场,竟然还在说梦话。”

    “这便是我想说的第二个问题,你们不该让梦雅公主去见我。”

    虞思思依然格格笑道:“我们也未想到她会得手,如此顺利的将你捉来,难道你对她的美色动了心?”

    无障道:“在下不敢对梦雅公主动心,之所以如此顺利,是因公主之意,却之不恭。”

    梦雅已经清醒了很多,望了一眼面具,歉意道:“是我害了你。”

    无障见梦雅在如此悲伤愤怒的时候竟向他道歉,心头一热,回道:“在下自愿来此,公主并没有害我。”

    虞思思笑得花枝招展,“你难道是自愿来送死的?真没想到你能说出这样愚蠢的话。”

    “我没有来送死,这也不是蠢话。”只听‘喀嚓’一声轻响,一团红雾从木盒中散出,瞬间淹没了无障与杨英杰,向四周扩散。

    虞思思心叫不好,闭气飞身越开,萧玉甄冷哼一声,仍在原地,衣袖挥舞,将毒雾散尽。

    待能看清之时,无障的身影竟然消失了,中心只余下满身浮肿、僵直不动的杨英杰。

    无障的穴道明明被封,周身束缚着蚕丝,不能行动,怎可能释放毒雾,更不可思议的是,当杨英杰发觉不妙欲要闪开时,才发现蚕丝竟缠在了自己的身上,穴道也被封了,只能留在原地,被毒雾侵蚀。

    虞思思等人还没不明原因,无障已拉着梦雅向谷中逃去。

    虞思思厉声道:“想跑,没那么容易!”

    数名苍山弟子已亮出武器,挡在无障的前方,无障脚尖在地上一戳,飞起一块泥土,顺手抓住,随手飞出,挡在前方的苍山弟子只见到了这个动作,身体便不能动了。

    虞思思等人完全被无障这一手给惊呆了,待到无障拉着梦雅没入林中,虞思思才惊呼道:“快……,快追!”

    萧玉甄并没有去追,对虞思思冷声道:“已得到了法宝,追他们还有何用?”

    虞思思道:“那个小子留不得,必须趁此机会除掉。”

    萧玉甄道:“那是你们的事情,本宫的事情已经完成,现在你应该带我去见止水。”

    虞思思道:“法宝在圣母手中,难道圣母还担心我们不遵守承诺,只是这二人,圣母也见到了,若不除掉,难免要留下祸患,对于我们都不是好事,所以还需劳驾圣母,先除掉他们再去见止水真人也不迟。”

    “本宫可不怕他们来寻仇。”萧玉甄虽这样说,但却带着苍山弟子追向无障逃走的方向。

    虞思思正要跟去,却听杨英杰嚷道:“快给我解毒,浑身太痒了。”

    虞思思只好令华清月带着几人跟去,转身来到杨英杰身边,观察一阵后,道:“这是‘血星菇’的毒,唯有日照才能祛除此毒,千万不要去抓痒处,否则会流血不止,肌肤溃烂,留下疤痕。”

    杨英杰周身奇痒无比,恨不得将皮揭开来止痒,泪流满面、龇牙咧嘴道:“现在是子时,要是等到日头出来,痒也要痒死了,你快想想办法。”

    虞思思略作思考,取出一个香囊,“只好让你在这段时间昏睡了。”捂在杨英杰的口鼻上,片刻后,杨英杰果真昏迷过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