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天下第一医馆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殿内的气氛微变,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墨白。

    几位老将目光凌厉,闪动间,是在军中养成的血气滔天。

    林华耀则是眸光淡定,看不出丝毫意味。

    道门那几位此刻却是眸光没忍住波动了一下。

    至于那位宗王,却是眯着眼睛盯着墨白,神情难分喜恶。

    这些人同时带着各种意味注视着一个人,所形成的势,极其带有压迫力。

    然而墨白盘膝静坐在他们目光之下,却是不动如山。

    他眸光一一回复诸位,与老将对视,眼神深处血色蔓延,有铁血将军,视万千性命如星罗棋子的杀伐气魄在他眼里翻腾。

    将军冷血,可杀遍天下不颤抖。

    诸位将军眼中的光芒,终于还是忍不住微变。

    墨白再与诸文人对视,锋芒顷刻内敛,气质随心而变。

    他身躯微微放松,眸中深邃若海,看似含蓄,却又直透人心。

    文士善谋,有一双能看清杂乱,直指核心的明亮眼。

    他们居于后方,不动声色间,摇动手中羽扇,执笔数言,便可杀人于无形。

    墨白不算文人,但他有这么一双看透世情的眼睛。

    诸文士皆年岁不轻,各为一方之首要,但此刻与墨白对视,原本万年不动的和煦神态,还是不由涌起了一丝防备。

    墨白再看向身边道家诸人,他又变得古井无波,就如一口老钟,仿佛千年前便已安放在此,任凭风吹雨打,锈迹斑斑,我亦岿然不动!

    几位道人,看着这与从前印象中截然不同的墨白,眼中皆是不由自主升起一丝讶异,又感觉有一种无形的压力,笼罩在了身上。

    他们想不到,今日的墨白,居然会以这副姿态来面对他们!

    这是一种境界,一种气度。

    准确的说,是一种道家人才有的境界与气度,可称之为逍遥境界。

    身居高山古观,不动、不言、不语,却一眼看透天下人、天下事,只是不做,不说。

    他古井无波,却又如深埋千年的底蕴般深不可测,有一种真正的不怒自威!

    凡人无感,求道之人,却能很清晰的想到一句话:“方寸之内,我为尊!”

    道家诸位心中顷刻翻起滔天骇浪,这世间竟有人能在逍遥气度上,让他们都不得不心生悸动?

    墨白移开眸光,终于对准了林华耀。

    不得不说,这还是阔别数年,墨白与林华耀的初次见面。

    不,对墨白来说,其实应该是第一次见面。

    但此时此刻,墨白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多余的东西来,没有初次见面的惊讶,也没有打量与观察,只有平静,平静到没有一丝波澜。

    反倒是林华耀的眸光难以抑制的泛起微波,他看着墨白那张脸,看着他的气度,观察着这第一次见面的女婿方方面面。

    他看着如此年轻的他,就在这巨头环绕之中,气势完全不露下风,心中要说没有波动,那怎么可能?

    两人对视良久,墨白突然缓缓再次开口:“本王有话要说,林帅可有意见?”

    林华耀脸皮陡然微微抽了抽,但瞬息便恢复了自然,眸光一扫诸位皆不开口,一副包不得看戏的神色,顿时念头一转,正要说话。

    却突然只听一道声音响起:“六皇子,听说你先前去了金殿,与林帅的人发生了些冲突?”

    这声音响起,顿时让殿中气氛一顿。

    所有人皆看向开口之人,正是那位老宗王。

    墨白方才走入这里,要位列巨头,与所有人都比拼了一番气势,却独独没有与这位老宗王有任何交流。

    此刻这尊老宗王,神色淡淡,眼眸微挑,看似无意的朝着墨白问了这么一句。

    看着这皇家二位不对付,诸人自是不会插嘴,去和缓他们之间的气氛。

    林华耀却自然是不太高兴的,这事无疑对他来说,并不愿提起。

    但此刻,却不好开口,只是眸子微微眯了眯看了一眼那老宗王。

    “嗯,是有此事!”所有人都看向那尊老宗王,墨白却偏偏没看,只是伸手端起茶几上的茶,嗅了一下,随口道:“怎么了?庆王似乎对此事很感兴趣?”

    “倒不是什么兴趣,不过六皇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了林帅的心腹谋士几个耳光,令其吐血昏迷。如今林帅就在现场,想必对此事必然是有兴趣的。”老宗王眼眸一瞥那林华耀。

    林华耀脸色一沉,这让他怎么说,只听他道:“倒要多谢庆王对林某的事上心的很!”

    “我皇家为主,诸位远来,自然不能怠慢,总要周全一些,这是本分,林帅无需致谢!”老宗王摆摆手道。

    “林某入宫后便与诸位在此小聚,倒也听说了前殿的一些情况,只是却着实不知究竟,或许其中应该是有什么误会!林某手下人不似朝中勋贵那般皆出身名门,入了宫中,或许是有些不当失礼之处,不过,今日林某带人来,是为皇后娘娘贺寿,至诚之心是不容否定的,故而,即便真有失礼之处,想必以明王如今身份,也不会与他们计较才是!”林华耀被逼到墙角,不得不正面回应道。

    但很明显,他不可能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但楚若才到底是败在了墨白手上,他也没办法去找个场子,但却输人不输阵,被逼到这份上,也不能不为手下人说话。

    即便明知那宗王是在挑事,他也只能上了,不可能退缩。

    “六皇子,正所谓来者是客,既然林帅有疑义,那我皇家也不能缺了交代,还请六皇子便解释一番!”老宗王笑道。

    “解释?”墨白依然没有看他,只握着手中被子,盯着酒水,轻声道:“林帅刚才不是说的挺好吗?他手下人犯了错,以本王的脾气,本来是决不轻饶的,不过念及今日乃是母后寿诞,故而也就替林帅管教了一番而已。既然林帅也已经服软了,那以本王的身份,也确实不好再多计较,就网开一面,暂时,留那楚若才一命,以观后效便是。”

    说到这里,墨白忽然抬眼,盯紧林华耀:“不过,林帅当牢记这次教训,以后可得管好自己手下那些没规矩的人,若是林帅管教不了,本王倒是不妨替林帅代劳!”

    诸人闻言,顿时忍不住抬眼去看林华耀,想看看他此时脸色。

    只不过林华耀却是人老面黑,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面色不变,只是眼神却是有些深沉,盯着墨白:“多年未见明王,却总是听闻明王尤其喜欢替他人做主,今日一见,果然不虚!”

    说到这里,林华耀眼神一扫其他人,呵呵一笑道:“诸位以后怕是也要多注意些了,说不得哪一日,明王便也要代诸位管一管手下!”

    诸人原本看戏,此刻听闻林华耀的话,又不由心头发堵。

    墨白瞥他一眼,放下茶杯,却摇了摇头道:“单凭今日一面,林帅怕是还不够了解本王,真正认识本王的人其实都知道,本王其实就是个医者,平日里一向脾气很好,爱好和平,见不得他人受苦难。一般来说,如果逼到本王都要发脾气,甚至执刀兵杀人,那必然是有人非要与本王为难。”

    说到这里,看着众人一副难以置信盯着自己的样子,墨白摇摇头道:“诸位也都知道,如今这世道,很多时候也是身不由己的,本王也想以德报怨,可有些人就是记吃不记打,本王让他一尺,他便进一丈。没办法,逼的本王如此慈悲的人,都不得不开杀戒!”

    没人出声了。

    就连林华耀都涨红了脸,盯着墨白,嘴唇微颤。

    可没想到,墨白话音刚刚落下,他又忽然脸色一变,声音微沉:“庆王,你为长辈,我本不该和你计较。但今日坐在这殿中,本王就是明王,你说你也是半截身体入土,只剩下一口气的人了,怎么说话还如此没有分寸。什么叫让本王给林帅个解释?连林帅自己都知有错,向本王服软,你贸然就让本王给他解释,合适吗?陛下让你来此主事,是对你的信任,这是什么场合,你也能口无遮拦?今日若不是看在你是长辈的份上,本王会视作,你在挑衅本王!”

    说到这里,墨白第一次看向那庆王,眼中却是完全冰冷,一字一句道:“本王脾气好,这一次不与你计较,也提醒你一句,本王今日打的不止林帅手下那些不知所谓的人,亲王不懂事,也挨了本王一巴掌!”

    “你……”老宗王顷刻变色,一把站起身来。

    “给本王坐下!”然而,墨白却是眼中厉光陡然一闪,声音如雷绽开。

    老宗王脸色一白,身形不由自主的一软,果真坐下了。

    这番变故,让诸人看的眼花缭乱,看着那年轻的明王,心中不知该怎样形容。

    就这一会功夫,他便拳打脚踢,抓住谁就开干,果然混不吝!

    传言不虚!

    “你……你敢……”那老宗王反应过来,顿时羞恼万分,要说话。

    墨白没有再理他,却是直接道:“看来诸位对本王坐在这里,都没有意见,那本王就有话直说了,诸位方才提了很多意见,涉及战事,本王毕竟不是军将出身,所谓不懂不言,不知不讲。今日本王,就只补充些本王懂的东西。诸位皆知,本王出身道门,在这方面,想必在场诸位,还没有谁会质疑,本王觉得,除了诸位所补充的那些之外,尚还有一件事,需要在战前定下决议。众所周知,一旦国战启,必是方方面面,无所不用其极,之前在道门曾有一个协定,说什么互不参战。本王倒是要问一句,大战一起,诸位可觉得这约定还有用?”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