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设计诱北宫(1)_血狱江湖_黑岩阁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血狱江湖 >

2018注册送体验金的娱乐平台

    

    

    

    

    

    这六名银面魔卫娴熟挥舞系银网锨链。银网也不断张开翻飞。随着越舞越急,六人突然同时松开手中钢链。于是六张银网从几个方向罩向左朝阳和那人。

    六张网同时而掷。几乎封死了所有方位。还有两张网是从头顶罩下。就算在平时左朝阳也难避开。何况此刻左朝阳被这个武功厉害的人急攻纠缠,他根本再难应付这些铺天盖地的银网。

    于是左朝阳和那人同时被网罩住。

    这网罩在人身上便开始紧缩。

    二人也从空中朝地上落去。

    一名银面魔卫飞身接住那名厉害高手。

    左朝阳却“嘭”一声结实的摔在地上。

    然后两名银面人掠到左朝阳身边,一人用剑抵在左朝阳脖子上。另一人将左朝阳身上穴道封了。

    那名接住主人的银面魔卫落地,然后小心翼翼将那人身上罩裹的银网解开。

    那人先朝园外道:“贼已擒,你们都退下吧。”

    于是园外那些士兵高手们相继散去。

    那人走到左朝阳面前,他命人将左朝阳身上的银网去除。左朝阳坐在地上,他被封了穴道也动弹不了。

    左朝阳心里叫苦不迭,现在他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左朝阳仰面盯着那人。

    现在他对此人身份充满解析的好奇。

    左朝阳道:“你到底是谁?!”

    这时十二个银面人围在四周。其中一人喝道:“瞎了你的狗眼!这是相爷!”

    这真是让左朝阳大感意外。

    他真是万万没想到,这个武功高强的人竟然就是当朝宰相陆畴敏。虽然二人只交手了三四十招。但是左朝阳感觉出,陆相的武功在他之上。

    当然,如果不是被重重围困又被银面魔卫用网罩住,陆相想打败他也不是件容易事。但是不管打多少招,最终还是他败。

    尤其对方武功克他的龙象神功。

    当朝宰相,竟然还是绝顶高手,这也真是让左朝阳震惊。

    陆相爷也对这个夜闯相府的高手好奇。

    他亲自将左朝阳面罩拽下。

    陆相认出左朝阳,他有几分诧异。

    “原来是飘零岛左岛主,难道武功这么高!”

    左朝阳戏虐道:“难道我的大名连陆相也如雷贯耳了?”

    原来林屹和令狐藏魂在勃海之滨决战时候,陆相也带着十二魔卫乔装打扮去观战。当时左朝阳擂鼓朝林屹狂叫“哥哥”让陆相记忆深刻。陆相爷遂记住了左朝阳。

    陆相爷道:“左岛主,你为何夜闯我府?老实回答!”

    左朝阳当然不能说实情,他道:“来京城办事,听闻相府戒备森严飞鸟难入,一时兴起便闯府一试。”

    陆相爷何等人物,当然不会相信左朝阳的谎话。

    陆相爷道:“哦,既然一时兴起闯相府。那我就得尽地主之谊好好款待你了。也许我‘盛情款待’之下,你还会再招出些别的事来。”

    左朝阳明白陆相爷的“盛情款待”八成就是用刑。

    陆相爷朝手下命令道:“带下去!好好‘款待’!”

    左朝阳忙道:“且慢!”

    陆相爷道:“难道左岛主改变主意了吗?”

    左朝阳道:“相爷武功我佩服。我夜闯相府是我不对。想杀想剐任相爷处置。但是我有一事困惑,就是相爷你用的是什么武功?为何能轻易破我的‘龙象神功’?请相爷相告,这样我死也能做个明白鬼。”

    陆相爷道:“那就等你死的时候我再告诉你。不过再你未说真话前,你不会那么快死的。”

    陆相爷说完摆了一下手,左朝阳便被两个银面人拖了下去。

    然后陆相爷对一名银面人道:“左朝阳不是一般人。他夜闯相府目的也定不一般。宏恩,想办法从他口中撬出实情。在事情未明了前,不能伤他性命。免得无回旋余地。这背后,一定有大事。”

    那名银面人道:“属下会掌握。”

    然后他去审左朝阳了。

    陆相爷又让其余银面人回屋。

    原来陆相爷无论夜宿那处院子,十二魔卫都会同院护卫。

    魔卫们回屋,陆相爷又走到池边坐下。

    陆相爷又伸出手指搅动了一下池中的月。那月又凌乱散开。

    陆相爷自语道:“龙象神功虽然是飘零岛第一绝学,但我祖上是一代奇侠。他凭着一身盖世武学平定江湖……我陆家神功还又克龙象神功,当年飘零岛主余苍生都败在我祖上神功之下。你这个毛头小子又怎么是我的对手呢。只是,你到底为什么闯相府呢……”

    ……

    呼延钰儿被左朝阳点了穴道昏睡过去。

    两个时辰后,呼延钰儿被封穴道自解醒来。

    呼延钰儿看到自己躺在左朝阳床上,而屋中也不见左朝阳,她赶紧起床出屋。

    呼延钰儿问院中巡夜守卫可见左朝阳,几名守卫都说未见。呼延钰儿心想“嘎噔”一下。她心想坏了,便赶紧敲响林屹房门。

    林屹夫妇被急促敲门声惊醒,苏锦儿穿了衣裳把门打开。

    呼延钰儿进屋。

    林屹忙问道:“钰儿出什么事了?”

    呼延钰儿焦急道:“朝阳不听我劝阻去闯相府了。现在过了两个时辰了他还未回来……”

    林屹夫妇听了顿时愣了。

    夫妻二人没想到左朝阳竟然去闯相府。

    左朝阳夜闯相府,直到现在都未归。林屹知道左朝阳定是出事了。

    苏锦儿对林屹急道:“朝阳这次真冒失了,你快想办法!”

    呼延钰儿也心急如焚道:“哥,怎么办?”

    二女急,林屹更急。

    左朝阳可是他亲弟弟。

    林屹赶紧把萧怜琴叫来。

    萧怜琴听了这事也甚是震惊。

    萧怜琴道:“也不知现在朝阳是死是活……”

    林屹面色凝重道:“现在就当他活着。怜琴,你仿我笔迹替我写封信。”

    萧怜琴到桌着提笔蘸墨,然后看着林屹,等着他口述内容。

    林屹思忖一下道:“陆相尊鉴。南境和相府素无任何瓜葛。我弟朝阳夜闯相府实是图一时之快,并无图谋不轨之心。现我弟落入陆相之手,还望陆相不要加以伤害。如果我弟有闪失,林屹保证日后相府定将永无宁日。两日内,我会和相爷当面协商妥善解决此事。落款,南境王林。”

    萧怜琴写好后林屹忙道:“怜琴,快!快派人送到相府!要快!”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